他們前半生是殺人武器,退休後卻致力於歌頌和平

他們前半生是殺人武器,退休後卻致力於歌頌和平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當我們想到槍,聯想到的大概會是戰爭、死亡;當我們看著槍,我們總能感受到它冷冰冰的氣息襲上心頭。但槍,終究只是一個器具。善與惡,是取決於使用器具的人,取決於他的信念、他的信仰。

Pedro Reyes是一位藝術家,他也有槍,而且他擁有非常多把槍。這些已經「退役」的槍是來自於墨西哥政府的捐贈。不同的是,Pedro把這些槍變成了撫慰生命的工具。

Pedro收集這些來自政府捐贈的6,700支槍,一個個的把它們切割、焊接等加工之後,變成鼓、吉他、鐵琴、手搖鈴以及長笛等樂器,並組織了一個樂團在許多聽眾面前演奏這些樂器。Pedro希望,透過演奏這些完成之後的樂器,能夠除去存在武器之上的惡魔,同時也將音樂作為安魂曲紀念這些已經失去了的生命。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演片中演奏的這首1971年由John Lennon所寫,歌詞中充滿了和平、反戰主義的的作品《Imagine》,搭配Pedro的藝術創作,衝突中更突顯了這項藝術創作的意義:槍也能轉換成歌頌生命的基石。這樣的結合,將槍與「生」的概念這兩者間的矛盾想像表露無遺。

歌詞中提到:

Imagine all the people Living for today
想像一下,所有的人都活在當下

Imagine there’s no countries
想像這世界上沒有國界

It isn’t hard to do
其實這是有可能的

Nothing to kill or die for
沒有殺戮,沒有犧牲

And no religion too
也沒有宗教之分

Imagine all the people Living life in peace
想像全人類,都生活在和平之中

如果世界上沒有戰爭,我們都能把其他人看成自己人,槍,也不過只是能發出聲音的另一種樂器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