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需要認清的事實是:「彩虹跟風」作為一種「從眾」,其實亦是一種進步

你需要認清的事實是:「彩虹跟風」作為一種「從眾」,其實亦是一種進步
Photo Credit: 中國國民黨 KMT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彩虹換照的旋風絕非只是嘴上說說的cheap talk,而是重要的催化劑,催化了廣大民眾性別意識的啟蒙與性別平權價值的內化。其影響力不在此刻,而是遠大的「未來」。

文:李明勳(台大政研所碩二)

美國最高法院於2015年6月26日通過全美同性婚姻法案,為了紀念這歷史性的一刻,Facebook推出了讓大頭照變成六色彩虹旗的「彩虹大頭照」程式,而台灣民眾也紛紛響應,頓時間掀起一股驚人的彩虹風潮。

如果不知曉此事來龍去脈的話,可能還會以為台灣是否也通過同性婚姻法案,抑或是台灣突然成為美國的第51州。

對此,不少人提出質疑,認為這正是唯美國馬首是瞻的文化霸權、盲目跟風的展現。然而,真的是如此嗎?本文試圖提出一些不同的看法。

唯美國馬首是瞻的文化霸權?

文化霸權論述下的「同性婚姻」淪為一種「西方」文化的產物,成為一種西方舶來品。的確,無論是「同志」、「LGBT」,還是「同性婚姻」,其概念均崛起於西方,但這不意味著它「向來就是」西方。

事實上,它並不完全屬於西方,因為它沒有內在於西方文化,沒有一個西方國家向來就存在同志的概念,也沒有一個西方國家向來就支持同性婚姻,他們都是歷經時代演進而逐漸產生的概念,是故與其說是西方,不如說是「現代」的產物。

隨意扣上「文化霸權」的帽子,容易忽視可能存在的「在地性」。也就是說,這些地方可能也存在相似的聲音,只是他們過去不是以同志、人權的話語來述說。

因此,我們應該放棄「同志、LGBT、同性婚姻、人權=西方、文化霸權」這種二元論思維,從僵化的二元對立中「歇息」(take a break),正視「在地」這些相似的聲音,即像台灣這種非西方社會也同樣存在「同志」,以及對「同性婚姻」的渴望。

這並非唯美國馬首是瞻的文化霸權之展現,而是全球化與在地化、西方與非西方相互互動後的結果與共鳴。

從眾也是一種進步

彩虹旋風只是一種「盲目跟風」?從國際法上的涵化(Acculturation)理論可知,「從眾也是一種進步」。從國際人權政治的角度來看,世界各國的人權政策愈趨同質化,但這不意味著他們「完全內化」了人權的價值,很多時候,往往只是一種「從眾」。

簡單來說,所謂「從眾」,即是周遭的人都這麼做,所以我也這麼做。這些大家一窩蜂跟隨的行動,並不以「內化」為其前提。也因為如此,使一些人認為這種彩虹旋風只是一種盲目跟風,因為他們並未真正內化彩虹背後所象徵的意義。

然而,筆者並不這麼悲觀看待,反而認為「跟風其實促進了性別平權價值的催化與內化」,因為從眾隱含著一個假設是,個人做為社會中的一份子,其行為會受到參考團體(reference group)及更廣大的文化脈絡所影響,從而產生行為改變的同化壓力,這些壓力來源分成認知壓力與社會壓力。更重要的是,並非因為先內化價值才產生從眾,而是從眾本身即催化了價值啟蒙與內化。

比如說針對國民黨臉書專頁也換上彩虹照,但國民黨本身對於同婚的立場向來抱持反對態度,是故換上彩虹照的舉動立刻遭受同志族群的批評。但深究之會發現,國民黨臉書專頁換成彩虹照的舉動其實反映了它認知到整個社會氛圍某種程度上反映了同志權益的趨勢,是故其舉動只是迎合了該文化脈絡變遷的一部分,至於它是否真心誠意的認同這些價值對他而言並非那麼的重要。

尊重多元,讓彩虹被看見!今晚的金曲獎,你準備好參與這場台灣年度音樂盛會了嗎?祝福大家所欣賞的音樂工作者,都能得到肯定!

Posted by 中國國民黨 KMT on 2015年6月27日

然而,涵化認為即便如此,這種廉價表態仍促進了價值內化,因為它勢必得面臨這種認知不一致的窘境,即它換成彩虹照表示他支持同志平權,但國民黨向來對此持反對態度,則如此到底是支持還是反對呢?它必須設法處理這種認知不一致,否則會產生認知失調。

為了減緩這種自相打臉的窘境,它勢必要做出一些改變,使其行為更加一致,是故長期來看,仍會往內化同志權益的方向邁進。至於長期是多長,就要看它感受到的認知壓力與社會壓力有多大來判定。

性別平權價值的啟蒙與內化

從這波彩虹旋風可發現,許多素來未表態的異性戀族群也紛紛換上彩虹照,不論它是否內化彩虹背後本身的意義,其行為本身就有其意義,即便這種行為本身只是最低程度的支持與表態,因為從眾本來就不需要付出太多成本。

基本上,這種彩虹跟風的意義在於,一方面增加了議題顯著性,讓大眾有意無意的注意到該議題的始末;另一方面也對那些不甚熟悉此議題的異性戀族群或是剛發覺自己可能是同志的人,有了進一步性別啟蒙的契機,因為從眾本身即帶來一種壓力,即大家都換了,如果你不換,會顯得你不合群,因此人們為了證明自己跟大家一樣,也會跟著換照,從而啟動價值啟蒙與內化的機制。

彩虹跟風作為一種從眾行為,對外界而言即釋放一個訊號,即你大致支持同志權益,雖然你本身可能不這麼認為,因為你可能沒有意識到該行為背後的意義,遑論真心認同之。

然而,正因為你有了換照跟風的舉措,你就已經成為該文化脈絡變遷的一部份,如果你事後產生前後不一致的行為,會立刻遭致同儕壓力的(社會性)譴責。為了彰顯自己在社群中的地位,也為了緩解自己認知不一致的窘境,會逐漸意識到該行為背後的意義,從而催化了性別意識的啟蒙與性別平權價值的內化。

總之,為了化解這種認知不一致的窘境,必須盡可能使其認知一致,是故你不是進一步的支持,就是往反方向退回更保守的立場。但若是往後者的方向邁進,通常會遭遇更大的聲譽成本(reputation cost),因為人們就有足夠理由批評你之前的行為只是一種「收割」、「偽善」以及「信用不良」,如此將來若再發生類似事件時而你卻表態支持,其支持的承諾信度將會大打折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