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天鵝」柯普蘭打破種族屏障 晉升美國芭蕾舞團首位非裔首席女舞者

「黑天鵝」柯普蘭打破種族屏障 晉升美國芭蕾舞團首位非裔首席女舞者
Photo Credit: Misty Copeland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柯普蘭說,「很多有色人種的芭蕾舞者,年紀輕輕就不再跳舞了,因為她們都不相信這條路會屬於她們,但我希望能改變這種觀念。」

美國7年前出現首位黑人總統,現在又出現首位芭蕾舞團黑人女首席舞者。32歲的柯普蘭(Misty Copeland)快速在美國竄起,成為名氣最響的芭蕾女伶,不僅登上《時代》雜誌(Time)封面,也是社群媒體寵兒,並多次在知名芭蕾舞團擔綱演出,但卻老是與另外一個角色無緣:首席舞者。

中央社報導,總部設於紐約的美國芭蕾舞團(American Ballet Theatre)是名聲響亮的芭蕾舞團,成立75年來廣納頂尖國際舞者,6月30日宣布將柯普蘭與另一名美國人艾布瑞拉(Stella Abrera)晉升首席舞者行列。在個人故事與社群媒體力量的推波助瀾下,柯普蘭終於打破芭蕾舞界根深柢固的刻板印象,並跨越種族偏見,成為美國芭蕾舞團首位非裔首席芭蕾女舞者。

By @amytastley via @RepostWhiz app:Surprise! Celebrating the New York debut of beloved ballerina @mistyonpointe in Swan Lake with @abtofficial @abtheatre(#RepostWhiz app)

Posted by Misty Copeland on 2015年6月29日

中時報導,獲悉自己獲得拔擢後,柯普蘭在記者會上淚流滿面。過去一年來,她擔綱演出的舞碼每每造成轟動。上周她一人分飾《天鵝湖》的白天鵝與黑天鵝,是美國芭蕾舞團創團以來首度由非裔芭蕾女伶擔任主角。在以白人舞者為主的芭蕾舞界,黑人舞者所受到的對待難以想像。對於渴望在芭蕾舞界登峰造極的目標,柯普蘭一直都直言不諱。

這股柯普蘭現象得歸功於社群媒體、主流媒體推波助瀾。柯普蘭形容她的舞蹈啟迪過程,跟許多小女孩的經驗雷同,跟著流行明星瑪麗亞凱莉(Mariah Carey)與喬治麥可(George Michael)的歌曲一同舞動。柯普蘭也提到她童年時遭遇的困境,在洛杉磯地區周圍跟著一個又一個有時難搞的繼父生活時,對未來充滿不確定感。

許多芭蕾舞者都是在路還走不穩時,展開嚴格訓練,但柯普蘭不是從小學習芭蕾,而是13歲才開始學舞。還因為年紀大、身材不夠標準,被美國芭蕾舞學院拒之門外,但她從未放棄夢想。柯普蘭2001年加入美國芭蕾舞團,並於2007年在年僅24歲時晉升為獨舞者。2012年演出《火鳥》一鳴驚人,後卻因受傷而與晉升首席舞者失之交臂。但她並未灰心喪志,依然努力朝首席舞者目標邁進。

柯普蘭努力的故事贏得大批粉絲支持。她在照片分享網站Instagram有50多萬名追隨者。她為體育用品拍攝廣告,傳達激勵人心的訊息,在YouTube吸引800多萬次點閱。她出版回憶錄,暢談習舞歷程,講述當年的艱辛往事,不懈的努力,終於讓她在這項由白人壟斷的藝術事業中,成為佼佼者,鼓舞眾多追求芭蕾夢的少數族裔孩子。

柯普蘭在回憶錄《律動中的生命:不可思議的芭蕾舞者》(Life in Motion: An Unlikely Ballerina,暫譯)寫道:「(外界認為芭蕾舞)對少數族群來說很怪,即便是去買票看表演,也被認為這不該是我們的生活內容,我們不屬於這世界。」「我擔憂的是,另一名非裔女子爬到我在菁英芭蕾舞團的地位,還要20年。」她在書中說:「如果我沒有升到首席舞者的位置,人們會覺得我讓他們失望。」

Photo Credit: Gilda N. Squire @ Flickr CC By SA 4.0

Photo Credit: Gilda N. Squire @ Flickr CC By SA 4.0

出生堪薩斯市(Kansas City)的柯普蘭承認曾有過放棄的念頭,因為在清一色白人的全球古典芭蕾舞界,她不確定非裔女性能爬上巔峰。她說:「同時,這也讓我非常渴望投入心力培育下一代。爬上這個位置的不只有我而已。」她說:「這個位置屬於在我之前的每位前輩,是他們讓我取得這個地位。這個位置也屬於從我身上看到自己的所有小女孩,這給了她們更光明的未來。」

柯普蘭說,「很多有色人種的芭蕾舞者,年紀輕輕就不再跳舞了,因為她們都不相信這條路會屬於她們,但我希望能改變這種觀念。」柯普蘭不但實現了夢想,還因此成為今年《時代》雜誌的封面人物,並被《時代》雜誌評選為100大最有影響力人物之一。她在影片中說:「樹立健康形象與芭蕾舞者樣子的榜樣,對我來說很重要。」

(相關報導:時代百大影響力人物:柴靜、艾瑪華森、村上春樹上榜

蘋果報導,美國芭蕾舞團1997年聘請非裔舞者李察森(Desmond Richardson)擔任首席男舞者,但事隔18年,美國才出現首位黑人女首席舞者。柯普蘭說,前天早上,美國芭蕾王子、俄羅斯莫斯科波修瓦劇院首位美國舞者霍爾柏格(David Hallberg)告訴她:「挑戰才正要開始。」但她不怕吃苦,願意繼續努力,同時希望她的成功能讓其他非白人的年輕舞者不會輕易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