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護人員請見諒?」家屬有悲傷反應,那我們的悲傷呢?

「醫護人員請見諒?」家屬有悲傷反應,那我們的悲傷呢?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用悲傷反應的概念看待家屬的負向言語或行為,不是為了要原諒他們,而是要放過我們自己,別把那些傷人的箭撿起來插到自己身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葉北辰(基隆長庚癌症中心 諮商心理師)

其實我原本的標題是「家屬的「送錯醫院說」也可能是一種悲傷反應」,非常感謝關鍵評論網的編輯幫我加上這句帶有正向力量的話語「醫護人員請見諒」,因為加了這句話,這篇文章才有機會被多一點人看見!

但隨後看到了許多醫護人員的文字,我心中開始隱約覺得有一種不舒服的感受,一個朋友提到「你真是好人,在醫療圈這麼多年,我對人性是很悲觀的,以德報怨,何以報德?」,對某些醫療夥伴來說,「請見諒」彷彿是一種道歉,想要邀請他們釋懷。

然而,我開始想像如果我是醫療團隊的一員,在不眠不休地積極搶救後,拖著著身心耗竭的步伐出來看到「請見諒」,可能會覺得太沈重而更覺得情緒爆炸,因為那樣彷彿暗示著:「不夠諒解的人才會OOXX…」,原本中性的文字在這樣的解讀下,看來像是一種指責了。醫療團隊成員可能會在心中吶喊「家屬有悲傷反應?那我們的悲傷反應呢?」。

臉書上一個朋友回覆我的文章

我能理解家屬在第一時間的反應,但我很氣媒體為什麼要在這種時間問這種問題,根本在製造紛亂,讓醫護人員受傷。剛剛我有一個新的想法冒出來,就因為醫病關係緊張很久了,醫護人員受的傷及委屈沒被看見與撫慰,以至於,一遇到說他們的言語,他們也無法同理了,他們也立即掉入受害者的位置 。我想,如果台灣都不曾發生過或很少發生這些不公的醫療糾紛,醫護人員絕對會說 我理解家屬的傷痛 只是~~~ 唉!!!

記得之前上醫療糾紛調解關懷員培訓時,講師李詩應醫師和陳永綺醫師(著有相關專書)就有提到,醫療糾紛中一定有那種惡意或故意來亂的,這種就不用客氣了,直接跟他上法院。然而需要注意,避免總是把每一次醫病衝突都當成對方來亂的,原本可能只是誤會一場,但認為對方是惡意的,會讓醫療人員想要反擊回去,而對方遭到反擊後也開始攻擊,最後形成惡性循環。

我不否認人性善惡皆存,有些家屬的言行舉止真的很過份,那種故意來亂的就不用多說,直接先阻止傷害,保護自己,把心力花在值得的人身上。不過在某些中性或並非全然惡意的狀況下,值得試試看用失落悲傷的觀點來看待病人或家屬的反應。

這絕對不表示「這是她的悲傷反應啊!醫護人員應該要原諒她!」而是當我們醫療團隊的夥伴願意重新架構(reframing)家屬的反應,用新的眼光來看待時,或許有機會發現:

…這些說法並不是針對我們,而是來自於家屬的內在世界,他們的悲傷反應,他們的焦慮、憤怒、無語問蒼天!我們不用認同他們的負向言語,只需要看到這些對我們很有傷害性的語言,其實來自於家屬自己的受傷。當有人因為受傷向旁邊的人亂射箭,我們除了盡量不要被箭射到之外,也要避免把沒射中我們掉在地上的箭撿起來往自己身上插…(引述前文

舉例來說,如果病人死了,家屬哭到崩潰,醫護人員的感受可能是不捨,並且覺得「唉~她一定很傷心,這麼重大的失落,會哭成這樣也是正常的」;但這時家屬說了「送錯醫院」,醫護人員的感受就變成了生氣或心灰意冷,並且覺得「什麼鬼啊!不知感恩就算了還落井下石,這麼重的傷本來就很難救回來,我們盡心盡力還被指責,不要太過份!」。

某種程度(我只是說某種程度,不是必然或完全),或許那句「送錯醫院」和「哭泣」是極度相似的?然後我們聽到那句「送錯醫院」時,可以解讀到那句話說不定就和家屬放聲大哭一樣,都是一種個人的悲傷反應。

當我們有機會看到多元的可能性,就會在心中有不一樣的解讀,能夠重新架構和詮釋,我們醫護人員自己的感受就更有機會調整,至少,不再那麼受傷吧?

所以用悲傷反應的概念看待家屬的負向言語或行為,不是為了要原諒他們,而是要放過我們自己,別把那些傷人的箭撿起來插到自己身上。

後記

我從不覺得需要請醫護人員去「體諒」病人或家屬,因為寬恕是自然湧現的,不是告誡出來的,引用余德慧老師在《宗教療癒和人文身體空間》中提到,只談悟性並無法達到療癒,還需要入行:

…譬如談寬恕,世界上沒有單純的寬恕;真正的寬恕,先是「我永遠不寬恕你」,然後復仇到某個狀態,最後看見自己也與他人一樣的邪惡,反身看見自己的醜陋之後,才有真正的寬恕湧現。如果只是在意義層面上言說,勸誡著「上帝要人寬恕」等話語(註:只講大道理),就絕對不會產生寬恕。只有「心」真正在油鍋裡面煎熬過,才會真正明白寬恕的道理…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