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菲力普西摩霍夫曼功成名就,為何戒不掉酒藥毒癮?

影帝菲力普西摩霍夫曼功成名就,為何戒不掉酒藥毒癮?
Photo Credit: Wolf Gang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Wikipedia

好萊塢最為人熟知的臉孔之一、許多電影的最佳綠葉、並以《柯波帝:冷血告白》一片得到2005年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的菲力普西摩霍夫曼(Philip Seymour Hoffman),過世了,享年46歲,死時手臂上插著針頭,身旁擺著明顯是裝有毒品海洛因的塑膠袋。

希斯萊傑麥可傑克森惠妮休斯頓艾美懷絲,然後是菲力普西摩霍夫曼。有人酗酒,有人濫用鎮靜安眠藥物,也有人吸毒,短短幾年,走了好幾位名人,歐美影藝圈的酒藥毒癮問題有多嚴重,可見一斑。

Photo Credit:  Wolf Gang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Wolf Gang CC BY SA 2.0

其實整個歐美社會的酒藥毒癮問題,都非常嚴重,影藝圈只是一個小縮影。菲力普西摩霍夫曼從影藝學校畢業以後,二十出頭歲就開始酗酒與吸毒,後來據說曾戒掉,維持清醒二十幾年,但兩、三年前,因為服用鎮靜安眠藥物成癮,以及施打海洛因,再度進入戒癮中心。

菲力普西摩霍夫曼曾說自己「無法節制飲酒」,也就是每喝必爛醉,這是典型酒精濫用者的主觀經驗,清醒的時候知道杯中物不能沾,但一嚐到醺醺然的滋味,所有金科玉律、耳提面目,馬上從腦海一掃而空,大喝特喝。

他酗酒又施打海洛因,有經驗的精神科醫師都知道,酒癮與吸毒是兩群不同患者,兩種物質都成癮的狀況並不多見。但他戒癮二十幾年以後,再度沉淪,就幾乎是常態了。

海洛因是一級毒品,成癮性不是「非常高」,而是「100%」,沒有人可以用了海洛因一次,說一次就好,然後全身而退。天眼不能開,海洛因這種嗎啡類毒品,會改變腦中神經迴路,讓你永遠記得吸毒的滋味,即使中斷了幾十年,只要一絲誘惑與暗示,就可能將你拉回萬丈深淵。

菲力普西摩霍夫曼在演藝圈奮鬥了那麼多年,這些年終於功成名就,而且家庭也幸福美滿,照理說什麼也不缺,何以還會酗酒嗑藥?這就是酒藥毒的厲害之處,一開始或許因為壓力情緒或好奇而接觸,但成癮以後,這些行為自有生命,像病菌一樣自來自去,已經跟壓力情緒沒什麼關聯。酒藥毒,成癮習慣寄居人體,靠的是兩大法寶,一個是戒斷症狀,也就是突然不用以後種種身心劇烈不適,另一個就是上面提到的,靠著宛如鄉愁一般的恆久記憶,喚起渴望之感。

酗酒跟吸毒的族群不一樣,而鎮靜安眠藥物濫用,也是另外一種人。鎮靜安眠藥物濫用,比酗酒吸毒更廣泛,卻更隱微,不容易被發現,因為這類人不像酒鬼毒蟲那麼惡名昭彰,很多人都是工作與社交正常,只是必須靠大量服藥入睡、減輕焦慮或者憂鬱情緒。

要避免酒藥毒濫用,最重要的,就是不要嘗試。酒癮是體質性,家族裡如果有人酗酒,要特別當心酒精的吸引力;鎮靜安眠藥物經常是情緒壓力睡眠問題,沒有從根處理,而只是過度倚賴這類藥物的後遺症;至於海洛因或其他毒品,從來就只有一種入門,就是交到壞朋友,進到大染缸,受到唆使誘惑。

雖然酒藥毒不好戒,但只要有心去戒,明天一定會更好,一定會。戒酒藥毒的一個重要概念,是清醒一天是一天,少用一點是一點,只要有一些些進步,都值得肯定,千萬不要因為戒了一段時間以後又再用,就以為前功盡棄沒有用,乾脆自暴自棄,不再努力。

台灣也有不少藝人吸毒酗酒,社會看待這些名人,應該多鼓勵其接受戒治,而不只是當其再犯時冷嘲熱諷。

戒酒藥毒,可以採門診為之,必要時也能全日住院。台灣現在已有不輸國外的公立戒毒復健村,為酒藥毒癮者,提供一個嶄新的人生。

本文獲得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沈政男部落格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