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宣布台灣「免簽」與其說是好心讓利,不如說是加深台灣對中國的依賴

中國宣布台灣「免簽」與其說是好心讓利,不如說是加深台灣對中國的依賴
Photo Credit: See-ming Lee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7月1日,中國宣布的「台胞證免簽」已生效實施,由於中國與台灣之間的特殊與緊張關係,使得輿論界議論紛紛,分歧也頗大。

7月1日,中國宣布的「台胞證免簽」已生效實施,由於中國與台灣之間的特殊與緊張關係,使得輿論界議論紛紛,分歧也頗大。目前看來主流意見只有兩種極端的說法與評論,卻都沒有劃到重點,不但是未搔到癢處,更有可能是在誤導視聽。對此,本文試圖去破解這些所謂的「主流」說法。

(相關報導:中國政協主席:未來台胞往來大陸免簽注

兩種對於中國宣布「免簽」的誤會

第一種,就是強調這個免簽是中國好心讓利。這種說法努力的強調免簽、往來便利,所以任何有疑慮的人都是多心;同時,又不斷拿出數字強調省下多少錢云云。這種說法又隨之帶來了兩個問題:台灣是否把越來越多的雞蛋都放在中國這個籃子裡了?以及,是否日漸在經濟與社會方面依賴中國了?

而另外一種說法,就是不斷複誦這是一個「內國化」的政策,是中國併吞台灣的一個作為,這種說法是有正確問題意識的說法,可惜對實況的描述差了點,講好聽是只有危機意識,講難聽就是誤導視聽、用錯精力。

我們仔細思考議題本身就可知,一個國家提供另一個國家免簽,難道就是發給另一個國家人民「國民身分證」?中國喜歡用占便宜的方式來搏版面早已不是新聞,就像之前也曾經「派船繞行釣魚台」,但是並不代表成功在實質上併吞了釣魚台。所以,要達成併吞,是需要很多條件的,絕對不是今天發了免簽就往被併吞邁進一大步。

台灣對於中國宣布「免簽」應做的功課

面對中國提供此一免簽,台灣到底該用什麼心態面對與做怎樣的準備?首先,我們不能不正視中國確實有併吞台灣的意圖與符合其方針之實質作為。而中國併吞台灣採用的策略其實是一種「拼圖」的概念,簡而言之要完成併吞有分三個層次:加深依賴、化解敵對與塑造一「國內事務」之形象。

同時,各種要素要進行直到實體國家的最後防線(一般來說指的是獨立行事的政府與國防)能夠被瓦解或名存實亡,才算完成中國併吞台灣的藍圖與操作。所以,免簽政策其實際效果可以說是「消解敵對關係」而已,畢竟很少有敵對國家會互相提供免簽的。

Photo Credit: Yi-Ting Chen @Flickr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Yi-Ting Chen @Flickr CC BY SA 2.0

如果再往外推深一些,可能就是加深依賴,這就是呼應前面提到的問題──台灣自身的社會、經濟發展如果沒有一套長遠且健全的規劃,那麼「便利來往」將只會使得台灣在社會與經濟層面愈加依賴中國。

所以,塑造一國內政架構可能不是主要效果。總而言之,免簽有其在統一拼圖上發揮的功效,但比起其他更重要的拼圖(服貨貿、自經區、和平協議)則重要性與影響程度並沒有那麼誇張。

台灣還可以怎麼辦?

假使知道了免簽有這樣的效果,台灣人還可以做什麼呢?難道就只能放任不管嗎?那也未必。因為,每片拼圖都會各自發揮影響,所以能拆掉或是抵銷一片拼圖絕對是好事。以免簽政策為例,其主動權是在中國單方,也就是實際上是他想要給就給,不想給就可以收回。

因此,這個政策真正發揮的重要性是成為將來中國要求台灣方面進行開放的相當有利的籌碼;畢竟,一年可以讓台灣人省下上億台幣的金錢,中國怎會不要求台灣也要開放相對應的事務呢?

所以,台灣的對策就是要先分析我們還有什麼的開放是中國站在併吞台灣的立場所想要的,接著就是想辦法使中國無法得償所願。其最主要的關鍵在於:「我們真的這麼需要中國的免簽嗎?」雖然節省金錢帳面上的數字很可觀,但是我們自身的發展是否健全了?是否以世界做為展望而不是把雞蛋放同一籃?

在做好這樣的準備之前,我們似乎也不必特別倚重中國的免簽,如此一來可以減低被中國勒贖的可能性。當中國要求我們開放時,我們能夠不被免簽給綁死,甚至當中國說要取消免簽時,我們是否可以站穩腳步?

當然,台灣的健全程度已經在馬政府的「努力」之下已有一定比重之減損,但這是改革者必須解決的問題,不可概括承受因循茍且,同時,也是有心要為台灣謀福利的政治人物所必須放在心上的。

結論

總而言之,台灣必須要對中國的併吞方式有較完整的認知,如此才不會被莫名其妙的言論唬住。同時,要了解國家的發展要以健全與國際多邊交流為導向為優先。然後,檯面上的政治人物對於問題本身的了解,是否清楚且正確而不是只會打迷糊仗,並觀察他們能不能在對中國的談判上減低台灣的負擔,或是提出政策來沖銷既成協議與政策造成的傷害。

然而,如果台灣的主要政黨與政治人物在這方面的表現是不及格的,那我們對於台灣在面對中國的併吞意圖時也就更加憂心了。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鄭少凡

Photo Credit: See-ming Lee @ Flickr CC BY 2.0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