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考放榜分發了,覺得制度不公嗎?制度公平與否,全看你從誰的公平去談

會考放榜分發了,覺得制度不公嗎?制度公平與否,全看你從誰的公平去談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聯考對中產階級最有利,尤其是白領中產階級,最大宗是父母親為公教的子女。因為聯考的題目是可以藉由大量練習,參加補習去鍛鍊的,熟能生巧,白領中產階級最能夠提供教學資源。而這一套制度對中下階層,特別是藍領勞工最不利。

國中升高中的分發剛結束,自然是幾家歡樂幾家愁,然後不意外的在選填志願時,有家長跟學生跑來詢問,也有人考完後來感謝教學成果,還有人痛罵制度更改不公平等等。

總之,社會百態很有趣,光聽家長跟學生的抱怨,不出兩句就可以知道,這家子人對於教育的意識形態是什麼。若配合家庭背景一起探討,是很有研究價值的,可惜筆者手上個案不足以達到寫論文的標準,殊為可惜。

筆者這篇要談的,是兩個容易被搞混的結果,「是否有效」以及「公平與否」。前者是基於某種手段而產生的結果,後者是一種價值觀建立起的標準,但實務上遇到的狀況是,家長通常比學生更難理解這兩者的差異。

以筆者當年的聯考來說,高中聯考滿分七百,實質上的意義等於把學生分為七百級;基測的總PR五百,意思也是差不多,把學生分為五百級。所以聯考到基測的轉變,家長學生實際的反應,很少聚焦在分級不公平,而多著重在教材的變更,考試的難度是否產生不了鑑別度。

基測的另一個面向,是增加了不少徵試名額,其實所謂的怪獸家長,並不是真的吃飽撐著到學校去抗議差幾分,實在是推徵甄試的分發制度造成的。有的地區推薦徵試採取的是分數分發,形同實質的兩次聯招,但有的地區看的是在校五學期成績表現,這當然會讓家長在學校對分數錙銖必較。

用社會科學的用語來說,就是「誘因很重要」,你提供家長什麼制度,自然產生出不同的結果。就以聯考到基測的轉變來說,學校到補習班只要微調就可以,大家公幹比較多的是教材教綱本身。尤其是國中的課程難度開始下降,這在九五教綱到九九教綱轉變期特別明顯。

原因說來話長,總之就是國中的難度已經下降,但是高中教師改變的速度太慢,很多學生上了高中後,有些基礎題目老師根本不教,有學生跑來找筆者抱怨,說國中沒教過,高中又說教過了不用再講,完全聽不懂。結果又跑去補習班,再被罵說教改圖利補習班,這真是天大的冤枉。

但無論如何,三五年過去了,亂世結束後大體上大家都抓到新的模式,也就自然相安無事。誰曉得我們的馬總統選舉前提了個根本沒人知道的十二年國教,教育部只好打蛇隨棍上,推了多元入學,考試變成會考制度;這問題大嗎?大到不行。

原因是多元入學的選填志願策略很複雜,習慣算分數分發的家長腦筋無法適應,其實也沒特權跟不公平的地方,但多元比序的項目沒研究真的不知道會怎樣,尤其是志願序選填,很像是全縣全市的學生,一起來玩膽小鬼遊戲,這真的應該讓行為經濟學的教授來做研究才是。

我們還是先不提這種多元比序的東西,就直接講會考制度,會考本身只有分三級,由於每一級只有差兩分,總分三十等於只有十五分。呃,基測是分五百級,而且實際上要念書的人大概都有六十以上,再怎樣都有三百級分的範圍可以刪選,但會考的分級變成只有十幾個?所以家長就翻桌了,學生也要翻了,雖然筆者不知道到底為何要翻桌。

其實,問題不是出在公平與否,因為公平不公平,可以顯示出家長對於教育的價值在哪。基測改會考,就以手段來說極為有效,會考的分級很少,所以可以有效的打擊明星高中,讓學生均質化、在地化的就近入學。以這兩年的成效來說,實在非常卓著,太多學生家長依照過去的排序來選填,又要擔心人太多填不上,往後選滾雪球變成落榜。

難怪家長受不了,學生也覺得不公平,跑來抱怨隔壁班的某某某積分比較低,卻進了比較好的學校。

學生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呃,當老師的是不方便當面打學生槍啦,但實際上這制度講很清楚,就是要你依照自己的志願,填你想要念的學校,打一開始就沒有要你依照過去的排序來選填,上課已經講了幾百次,你不聽也沒辦法。好吧,所以會考的改變,效果來說極為顯著,所以教育部的諸位大德成功了,可喜可賀。

好玩的還沒開始,因為會考打亂了明星高中的排序,收到的學生開始均質化,逼使各間學校努力去設立科學班、數資班、語文班,無所不用其極的招收好學生,但實際上筆者這種第一線看到的狀況是,還真的是打亂得相當徹底。大致上來說就是,第一志願雖然還是第一志願,但已經有不少原本都會念第一志願的,擔心落榜都選填第二、第三志願,其他第二、第三志願學校亦同。

結論就是,會考第一屆再下一年度就要準備去大學聯考了,這些人會把傳統的大學入學榜單徹底打亂。你以為建中的頂大升學率還是很好,結果跟北一女一起掉下去,隔壁的過去第五志願,突然頂大錄取人數跑出一大串。嘿嘿嘿,真這樣下去,明星高中還明星嗎?

這充分顯示兩點,第一點就是我國高中的教學水準其實普遍來說不怎樣,高中補習班的成效不彰,這其實都有論文可以查。不然為何每間高中都努力搶好學生?真的教的好,拿出入學基測、會考成績,跟三年後的大學學測指考成績來比一比,到底學校會不會教,豈不是一目瞭然?補習班的金榜不是成分更好?

第二點,就是家長其實不在乎真實的教學優劣,他們相信的是學校風氣之類,還有名校情結,所以才死命地都要把子女送進明星學校,就算過來人都告訴你,這明星學校的教學實在普普。

講這麼多,筆者還是沒談到公平,因為公平是一種價值觀,當一個家長相信聯考可以帶來公平,那麼這種聯考最公平就是信仰,談再多也沒用。筆者個人的經驗,還有翻過一些資料的看法是這樣的。

聯考對中產階級最有利,尤其是白領中產階級,最大宗是父母親為公教的子女。因為聯考的題目是可以藉由大量練習,參加補習去鍛鍊的,熟能生巧,白領中產階級最能夠提供教學資源;反之,這一套制度對中下階層,特別是藍領勞工最不利。

如果聯考的題目可以佐以大量申論,依照英法的標準批改,其實也不是說聯考就一定是不公平的,但問題是習慣單一標準答案的台灣家長,尤其是白領中產強大的政治能量,根本上就是無解,再說這也沒法驗證了。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基測呢?其實改變並不大,對中產白領階級依然最有利,真正對這些人產生威脅的不是勞工子女,是教材的變化導致題目簡易化之後,讓原本處於劣勢的學生,不需要投入太多資源也可以獲得相同的成果。

加上基測這段時間,中小型安親、補習班的設立變簡單了(原因很複雜、略過不提),所以看起來補習盛行,其實只是人數打散,變成一堆小班制,這反而對資源比較不足的學生有利。以往大班制補習班,後段學生幾乎是被犧牲,但小班制卻可以讓原本後段的學生接收密度較高的資源。

簡單的說,聯考到基測,看來變得公平或不公平,有很多因素交雜在其中,包括少子化造成學校投入學生資源密度變高,補習班安親班競爭激烈,價錢降低跟教學密度也提高。再加上大學普設,給了許多原本不會鼓勵小孩念書的家長希望,更進一步的推升小孩動力。反正,要歸咎到單一因素,或是直接懷念聯考是比較簡單,但無助於理解實際狀況。

至於會考就好笑了,就假設多元比序都同分,大家只看會考跟志願序選填。會考滿分的人當然會進第一志願,這本來就跟以前一樣,但差一點滿分的同學,心裡就七上八下了。這造成了傳統上得利聯招制度的白領中產階級無法接受,所以這批人最多的台北市才會造反,直接給你會考分多一點級距,不過顯然還是回不去了。

白領中產倒楣,不代表藍領勞工得利。因為全數打亂,過去依照排序收學生的學校,瞬間發現收進來的學生什麼碗糕都有,一點都不單純。而過去排序較高的高職,反倒收到一批很優秀的學生,中後段的也收到比以往好一些的同學。我們現在看到的批判,其實大多來自於白領中產階級的那一些家長,筆者是深感同情,畢竟過去有利的制度改掉了,他們又無法接受新的玩法,自然在那邊該來該去。

但會考跟志願序扣分的制度,一定是不良的影響嗎?這筆者可不敢講,因為高中職看的還是學測指考跟統測。後年我們就會知道結果了,筆者個人的預測是,傳統的第一與第二志願,頂大入學人數會減少很多,但是第三志願之後,屬於中段的學校則會緩慢提升,而前段高職會因為收到不少原本是高中程度的學生,在統測中斬獲不少,中後段的職校則差異不大。

筆者想說的是,制度的變革無所謂公平與否,因為每一種制度都會產生有利與不利的結果,對於相較以往吃虧的白領階級,筆者是認為造反有理,民主國家本就要替自己爭取最大利益。但筆者可不認為這種改變是不好的,最起碼可以讓我們看到一個現象,那就是台灣的教學效率實在不怎樣。

資優班的學生放著不管,自己讀都可以去台大,這還要你教?有補習班收了好幾個數資班學生,後來只有這批人上台大,還敢貼榜單,真是有臉。而處在第三第四志願學校的學生,顯然也沒因為學校臥薪嘗膽而突飛猛進。筆者的想法是,這樣搞個幾年,大家也許會慢慢認真的面對,台灣的教學資源其實很少的事實。

為何很少?去看看我們的教育預算,大部分都用到哪去了,很多道理明白的很,看你願不願意相信而已。再說,少子化後該面對的就要面對,不管是學校還是補教業的同行,醒醒吧。

全文獲授權刊登,文章來源:王立第二戰研所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孫珞軒


猜你喜歡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共感」,是張瑞夫當時成立萬秀洗衣店社群平台的發想原點,與長輩一起做一件有感覺的事情,正是共感所想傳達的念頭。同樣在台灣機車品牌中,SYM也以「共感」為核心,讓許多消費者有著相同的共鳴,透過對生活的觀察,找到了車款與生活中的相同頻率,隨之而來的熱烈反應,就如同深入人心的萬秀洗衣店一樣,正是「共感」效應的合理發酵。

不改變對方 「共感」是找到彼此對頻的節奏

「過去,與阿公與阿嬤相處時,總想要改變對方,逼對方找到與自己相處的模式。」身為萬秀洗衣店的主理人,張瑞夫回憶起過去與長輩相處的方式,不禁感嘆。但後來發現,要能達到生活的平衡,是要讓彼此相處和諧,不是要改變對方,其中的「共感」就很重要。「也就是雙方感受同一件事物,發現彼此對應的頻率,不求改變對方,而是找到彼此生活光譜中那一條相同的色彩。」張瑞夫分享著當時創立萬秀洗衣店的歷程與初衷。

當萬秀洗衣店在社群平台上爆紅後,張瑞夫也發現,原來在社群網路上,人們的聯繫,也同樣透過「共感」來找到彼此有感的節奏。「網友們看見我的分享,紛紛回應說原來長輩的衣服如此有型、也分享了相當有想法的阿公與阿嬤等訊息,透過我與網友間的分享,我們也找到了彼此感動的點、找到了彼此共感的關鍵。」

DSC0907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如何從與長輩、網友的互動中,體驗到「共感」的精神

所謂的共感,其實就是能夠換位思考,找到在不同個體、群體間,都能獲得同樣感受的人事物。在全球競爭最激烈的台灣機車市場中,SYM重新思考著以消費者生活為出發點,觀察的民眾的生活習慣後,以其需求打造出適合的對應車型,以合適的車款來讓民眾的生活更便利、更增色,SYM將自身擅長打造車輛的頻率,對應到民眾生活的節奏,兩者對拍後所譜出的結晶,就是如滿足有裝載需求而來的4MICA、滿足熱愛玩樂需求打造的KRNBT,更有瞄準喜愛長途旅行、騎車環島族群而來的MMBCU最新機種。SYM導入的造車新思維,不也是與民眾用車需求間的一種共感結果嗎?

DSC09332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與SYM以共感為精神打造出來的車款MMBCU

放下自認為的理所當然 挑戰傳統會有驚人成果

看著家裡洗衣店堆積如山、忘了取回的衣物,張瑞夫靈機一動成立了「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平台」,為了這些被遺忘的衣物找到重新「活化」的舞台。透過祖父母的智慧,張瑞夫分享了衣服保存的方法、穿搭的新想法,在採訪這天他就身穿來自爸爸衣櫃裡的牛仔外套。除了創新之外,最重要的是「從平淡生活中實踐永續的價值。」張瑞夫強調著,自從循環機制成立後,萬秀洗衣店成為了台灣很多永續品牌展現自我價值的舞台,甚至也讓傳統洗衣店看見了改變的可能性,「對於許多長輩、傳統品牌而言,要他們改變,是不容易的事,但透過新型態的方式,我們做到了。」

在機車市場中同樣是老字號的SYM,能在競爭激烈的當下,勇於做出創新與改變,同樣是讓張瑞夫感到激賞且共鳴的事。「以前我認為台灣打造的機車差異只在排氣量的不同,外型上都很類似。」但沒想到SYM透過對於消費者的資訊整理,重新規劃了旗下產品陣容,願意改變既有的研發、生產車輛的習慣與傳統,「這真的很不容易,畢竟很多人最害怕的就是改變。雖然審美觀因人而異,但對於我而言,SYM近年來所推出的每一款車型我都覺得越來越好看、越來越有自我的風格!」

DSC09164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萬秀洗衣店與SYM同樣從老品牌開創新局面的共鳴

「萬秀洗衣店」、「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等社群平台的創立後,網友們各式各樣的回覆,才發現原來自己從小所累積對於衣物保存的知識,竟然是別人眼中的寶貴資訊。「自己認為的理所當然,並非每一個人認為的理所當然。」過去台灣機車大廠也習慣著當車輛研發出來之後,自然就會有消費者購買,但當重新修改的研發思維,共感車主日常生活中的需求打造出來的車款,所獲得的共鳴,就是近年來SYM繳出的優異成績單。

第一台機車就是SYM 與品牌共譜的生活回憶

提及SYM,張瑞夫不僅止對於眼前的MMBCU極為激賞,「我人生中第一輛車就是SYM巡弋!當時是我阿公在我要上大學之前買給我的一輛二手車。」一聊起生命中的第一輛機車,張瑞夫的回憶不斷湧上,想起當時巡弋搭載著同級罕見的陶瓷汽缸、騎著巡弋夜衝去看跨年後的第一道曙光…「我還記得小時候生活中部時,親朋好友還有鄰居幾乎都騎著迪爵,就是我們心目中的國民神車。」

DSC0915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興奮地分享與SYM的共同回憶

除了對SYM有著許多共同的回憶,在代步工具的選擇上,張瑞夫對於機車更是情有獨鍾。「就算現在有了汽車,但有時候要機動性,我還是喜歡騎車。」雖然沒有騎車環島的經驗,「但我記得人生第一次環島是坐火車,但每到一個城市之後,我就會租車進一步的深度旅遊。」張瑞夫一聊起機車,話匣子停不了。

DSC0942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試乘SYM最新的MMBCU車款

從巡弋到MMBCU,張瑞夫對於SYM的進步大感驚艷,「這曼巴綠的烤漆會在不同光線照射下產生變化,竟然還可以把蛇腹的紋理呈現!」此外,身高178cm的張瑞夫,在MMBCU找到了相當舒適的騎乘姿勢,順暢且飽滿的動力輸出,讓初次體驗的張瑞夫愛不釋手,就算拍攝結束後仍騎乘了好幾回。「騎著這一款車確實可以感受到SYM當時研發的初衷,在設計、機能與動力等面向,都有適合長途騎乘的優點。」

DSC09233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感嘆SYM如何應用精緻的工法,將蛇腹紋理呈現在車體上

當「共感」成為核心精神 張瑞夫與SYM重新觀察生活後獲得的豐碩果實

愛好騎車的張瑞夫與機車大廠SYM,兩者同樣找到了對於「共感」的共鳴,透過對於平凡生活的觀察,注入不同世代的想法與創意,激盪出的豐滿果實,無論是平凡的洗衣店、被遺忘的衣物、視為日常工具的機車,都能重新賦予生命與嶄新價值。

DSC0936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想為生活日常找到新的可能性?不妨穿上衣櫃中那被遺忘的衣服,跨上MMBCU來趟對於台灣土地的深度旅遊,這個假期,一定會很不一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