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病床前無孝子...「老年照顧虐待」不能以一般家暴事件處理

久病床前無孝子...「老年照顧虐待」不能以一般家暴事件處理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統計,失智失能需長照的老人家,至少有四成都遭受過虐待,四成!台灣呢?只會更多!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台灣社會又傳出長照悲歌!高雄一名四十九歲失業又酗酒的蔣姓男子,在醫院將住院中的中風、洗腎,且意識不清的七十七歲母親悶死,被逮後他供稱,乃因不忍母親長期受到病痛折磨,才結束她的生命。

調查發現,蔣母臥病已有三年,大都由蔣男照顧,去年蔣男曾在酒後毆打蔣母三次,遭社會局申請家暴保護令隔離,並在半年前要蔣家將蔣母送至護理之家安置,未料此次蔣母因生理健康惡化住院,蔣男又前往照顧,而發生憾事。蔣男另有姊弟,但都在工作,加上父親年紀也大,只有他可以照顧蔣母。

出事後社會局說:「沒想到蔣母因感染住院,家人卻還讓蔣男二十四小時照顧母親」。為什麼沒想到?這是老年照顧虐待的常態啊!這類照顧者的施虐,本質上是照顧不能、心力交瘁而失控打人,不能以一般家暴事件來處理。為什麼?很簡單:你把照顧者隔離了,試問,誰來照顧老人家?

其他家屬?如果他們有能力有時間,還須交給施虐的家屬照顧嗎?送安養中心?一個月至少兩、三萬元,誰出錢?新聞沒提到蔣母被安置在護理之家後,照顧費用誰出,是社會局還是家屬自付?如果是社會局,可以代付多久?而如果是家屬自付,蔣家經濟狀況許可嗎?

這次蔣母住院,乃因生理狀況惡化,護理之家無法照顧而送至醫院,這時也出現了新的照顧問題:誰到醫院二十四小時陪伴照顧?

蔣家其他家屬?除非請假不工作。請看護?醫院陪病看護一天費用至少要兩千二,負擔是安養院的三倍。當然照顧重擔又落到了酗酒且身心疲憊的蔣男身上。

發生老年照顧虐待,代表家屬的照顧網絡崩盤,不堪負荷,這時該做的,是協助家屬重建支持系統,而不只是將老人家與主要照顧者隔開。沒有重建穩固的支持系統,老年照顧問題猶在,即使一時隔離,也容易回流,再度由施虐者照顧。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老年照顧虐待非常普遍,如果每個個案都施以隔離,根本沒有那麼多安養院。日本統計,失智失能需長照的老人家,至少有四成都遭受過虐待,四成!台灣呢?只會更多!

失智失能需長照老人家,沒有能力反抗,也無法通報,使得絕大多數的老年照顧虐待,都在陰暗的房間、餐廳與浴室裡進行,沒有人發現。其他家屬呢?有的上班上學,有的住在外地,只有老人家與主要照顧者相依為命,這是最常見的照顧圖像。

不是至親至愛嗎,為什麼要施虐?久病床前無孝子,大家都知道,但失智失能老人家的照顧,比長期臥病還辛苦、還漫長!臥病在床,給予食衣住行協助,只要耗費體力,但失智失能以後,老人家經常有「照顧抵抗」行為,你要幫她洗澡,她無法了解意圖,嚇得拉扯你的頭髮,你痛得反射式給她一巴掌,然後打成一團。

以新聞中的蔣男來說,他酗酒,加上照顧壓力導致心力交瘁,這時社會局應該建議他就醫,接受精神醫療,或許情緒狀態改善以後,也未必不能照顧母親。此外,家屬照顧技巧的學習也很重要,可以減輕照顧負擔。家屬之間如何分攤照顧工作,如有「外人」幫忙協調,比較可以客觀安排。最後,公家提供的長照服務,對於減輕家屬照顧負擔也有幫助。

只是台灣社會目前能提供多少長照服務給蔣家這樣的家庭?居家照顧至多一個月九十個小時,平均一天三小時,送到安養院接受喘息照顧,每年上限二十一天,其他時間,不好意思,請自己想辦法。

為什麼政府不提供更多的長照服務?因為一年的長照預算只有幾十億,而全台至少有四十萬失智失能需長照老人家。

那要多少長照支出才夠?一年一千億。要怎麼籌措?最可行的方法就是施行長照保險。

長照保險法與長照服務法合稱「長照雙法」,長照服務法已在兩個月前三讀通過,而長照保險法也送進立法院審議當中,預計最快在2018年上路。如果立法順利,屆時像蔣母這樣的需長照老人家,就可以接受持續的長照服務,居家照顧或者機構照顧都行,家屬只需自費一成五。甚至,家屬也可以接受專業人員的支持與諮詢。

長照建制不能再拖!

2018長照體系即將上路,這三年是關鍵的「練兵」階段
蔡英文為什麼會認為一年三百億就足以做長照?
台灣準備迎接長照時代的到來:讓失智失能長者每天都過得快快樂樂,是世上最有意義的事之一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沈政男』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