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媒體的「災難新聞SOP」,你背起來了嗎?

台灣媒體的「災難新聞SOP」,你背起來了嗎?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觀眾是否也已經習慣於聳動式與腥羶色的類戲劇節目報導風格,逐漸被養成不夠露、不見血即失去閱讀興趣的口味?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徐涵(資深媒體工作者)

那一夜,剛參加完朋友的婚宴,一夥人正興高采烈討論下個行程,卻收到八仙樂園爆炸慘案的消息,而我認識的一位大學生,也因此送醫急救中。

台灣媒體與各界對災難新聞的一套SOP「操作」流程如下:

(1) 事發當時,因為相關訊息混亂未明,細數過往媒體報導經驗,通常估算的傷者人數在初期皆難以掌握,電視與網路的災難新聞,即使播報系統啟動,第一時間也幾乎只能以網友拍攝的一片火海照片為主。

(2) 隔天平面與電視媒體,紛紛刊登樂園裡留下的大片現場凌亂畫面,並以聳動標題指出「一片燒焦味」、「滿地都是皮」的字眼,令人看了忍不住作噁。

(3) 災後兩三天,家屬哀痛與求助無門的樣態、主辦單位負責人下跪與遊樂園負責人落淚道歉的畫面被媒體聚焦呈現。

(4) 緊接著談話性節目名嘴以「事後諸葛亮」之姿出場,振振有辭地以類戲劇表演的言詞分析批評,猜測化、缺乏完整邏輯性的究責口水,開始漫延堆積。

這兩年台灣媒體的災難新聞報導,逐漸引發部分觀眾與網友的撻伐,甚至對於新聞媒體素質多所貶抑,但有趣的是,新聞媒體單位往往會將責任推歸於「觀眾愛看」、「收視率主導使然」等理由。言下之意,暗指因為觀眾愛看,所以媒體只好不斷製作這樣的素材迎合,媒體與觀眾之間的對話,雞生蛋,蛋生雞,各說各話,難以聚焦。

即使新聞報導追求「真實性」,然而,如此血淋淋的畫面與文字操作,其必要性與可讀性仍待商榷;對觀眾及受害者家屬所造成的心理衝擊,更是需要衡量。

翻開傳統新聞學教科書上,所謂新聞的定義,總愛以「狗咬人不是新聞,人咬狗才是新聞」切入討論,顯示新聞本身帶有的追求新鮮與奇異性特質。然而,新聞學教育也諄諄教誨從業人員,應秉持第四權的責任感,發揮適度監督與為民喉舌角色功能,督促政府與社會各方朝向健全發展。

可惜的是,當代台灣媒體非但沒有因頻道多元化而良性競爭,反而為了追求收視率或點閱率,往往把求快求刺激視為最高準則,新聞報導應重視的實事求證精神反遭忽視。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台灣觀眾是否也已經習慣於聳動式與腥羶色的類戲劇節目報導風格,逐漸被養成不夠露、不見血即失去閱讀興趣的口味?在日漸麻痺與難以被刺激的感官收視行為中,不再能夠靜下心來深入閱讀新聞報導內容?導致於新聞媒體因而捨棄認真製作、長時間追蹤分析報導的意願?

一件社會災難事件的發生,總是在提醒大家哪裡出了問題,關於新聞媒體報導的該與不該,也需要閱聽眾進一步的自省與監督,透過實際行動,除了批判過度嗜血的媒體,更別吝嗇給予用心的報導多些肯定與按讚,如此才能促進良性循環。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孫珞軒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