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不下殖民建築 比利時建築師:香港築於貪婪之上

容不下殖民建築 比利時建築師:香港築於貪婪之上
Photo Credit: Leo Cheung Leo CC BY 2.5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香港曾經擁有浪漫的殖民建築,但政府看不出有甚麼經濟價值。可悲的是,香港的浪漫建築沒有生存空間,一切都是金錢作祟。」

文: Brian Leung

香港對文物保育意識不高,傾向以經濟和物質因素來衡量生活。居港11年的比利時知名建築師Jean-Michel Gathy,接受《南華早報》訪問,狠批香港金錢作祟,使浪漫建築和迷人舊區在逐利的城市沒有生存空間,認為香港應該向新加坡借鏡。

Photo Credit: Mine 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 Mine flickr CC BY 2.0

投身建築界30多年的Gathy,是設計高級酒店和渡假村的頂尖設計師,作品遍佈世界各地,由馬爾代夫Cheval Blanc Randheli渡假村,到邁阿密The Setai渡假村等。

保育賺不到錢 就成推土機亡魂

Gathy曾於1981至1992年期間於香港生活。他喜歡香港,但生活所費不菲,「簡單來說,香港金錢掛帥。」城市發展講求利潤,如保育項目賺不到錢,都會成為推土機下的亡魂。「香港曾經擁有浪漫的殖民建築,但政府看不出有甚麼經濟價值。可悲的是,香港的浪漫建築沒有生存空間,一切都是金錢作祟。」

新加坡幾十年前已有活化計劃,去保育和改造舊區,克拉碼頭和小印度等地已成為遊客和當地居民的熱門去處。Gathy認為香港的城市規劃師應該參考獅城的做法,近年新加坡亦成功改造濱海灣地區,發展公園、表演場地、酒店和休憩設施。「香港都可以做到,一旦發展海傍,市民就可以踩單車,跑步和吃東西。」

向獅城借鏡

Gathy於1992年進駐馬來西亞,近年參與多個中國酒店發展計劃。他認為可持續發展需靠法例推動,那客戶和建築師才會加以考慮。「設計一間酒店時,法例規定要考慮計劃的可持續性。我們沒有選擇,惟有顧及環保因素。」

Photo Credit: William Cho CC BY 2.0

新加坡幾十年前已有活化計劃保育舊區|Photo Credit: William Cho CC BY 2.0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