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戰中小人物的無奈,倖存神風特攻隊員的告白:我根本不想加入特攻隊

大戰中小人物的無奈,倖存神風特攻隊員的告白:我根本不想加入特攻隊
手塚壽(Hisashi Tezuka)現年93歲,當年是神風特攻隊的一員。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年的神風特攻隊員,現在已白髮蒼蒼,一位倖存者表示,他們是被迫加入特攻隊的,話語中透露出戰爭期間小人物的無奈...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今年正值二戰終戰七十週年,當年倖存的日本神風特攻隊員接受美國媒體採訪,透露了被迫參戰的無奈。

手塚壽(Hisashi Tezuka)現年93歲,當年是神風特攻隊的一員,忠正岩井(Tadamasa Iwai) ,現年97歲,當年受訓成為人肉魚雷,用來攻擊美國的軍艦。然而他們都厭惡戰爭,戰後都成了堅定的和平主義者。

被迫當人肉魚雷的忠正岩井(Tadamasa Iwai)回憶,在戰爭後期的幾個月,隊員們搭乘著潛水艇,等到敵方軍艦靠近,他們就被塞到魚雷裡,關上艙口,接著就被發射到目標上。

「我第一次看到人肉魚雷,我發抖地想著,這就是我的棺材了,這是一個十五呎長的鐵條,座艙很小,根本塞不太下人。」

他覺得人肉魚雷很荒謬,「我們的感覺是長官們是看卡通才想出這策略的。」

戰爭結束前幾個月,忠正岩井得了結核病,這讓他的任務延後,因此救了他的命。

他後來駐兵到廣島市,目睹了改變戰爭的關鍵:「八月六日早晨我們在開會,突然天空出現一股漂亮的白光,接下來就是一陣巨響,廣島被毀滅了,幾天之後,我們才得知那是原子彈,之後很快戰爭就結束了。」

AP/達志影像

AP/達志影像

聯合報導,美國政府的「戰略轟炸調查報告」與東京靖國神社圖書館保存的資料顯示,約有2500名神風特攻隊隊員死於二戰。有的史書記載的人數更多。約有五分之一的特攻隊飛機撞上目標。

神風特攻隊員手塚壽(Hisashi Tezuka)回想當年,當時飛行員們被叫到房間裡,一人給一份問卷,上面有三個選擇:我想熱烈地想加入神風特攻隊、我想加入、我不想加入。

而第三是不被允許的選項,當時23歲的手塚壽(Hisashi Tezuka)回憶,有同袍選擇了第三項,被指揮官指正這是錯誤的答案。另外也有很多同袍很快地選擇了前二個選項,很快地走出了房間。

他自己則坐在房間裡數小時難以選擇,最後,他選了第二個選項,並在一旁寫上「我會加入」,他說:「我不會說我『想加入』,我根本不想。」

手塚壽當時是東京大學的學生,由於神風特攻隊不選擇長子加入,而他有六個兄弟,又不是長子,所以就被選上了,他在大學讀的是經濟,個人研究的領域是美國經濟,他了解美國工業實力雄厚,知道這場戰爭日本不可能贏。

就在他前往四島去執行任務的火車上,日本天皇宣布投降,兩天前他才剛接到任務命令,他說:「如果我們是坐飛機的話,在戰爭結束前就會到達目的地,這就像命運伸出她的手。」

他提到自己很愛駕駛「零式戰鬥機」(二戰期間日本重要的戰鬥機種),戰後不習慣開民航機,他厭惡戰爭,不想加入自衛隊,所以創辦進口顧問公司。他常拜訪美國農民,但從沒透露自己特攻隊隊員的經歷。

手塚拿起女兒送的模擬零式戰機,笑著回憶說,受訓時駕機飛過森林和湖泊,那美景讓人忘掉身處戰爭年代,「你知道開飛機的時候,彩虹看起來像什麼嗎?」他的眼神閃耀著孩子般的興奮光芒,「那是個完美的圓」。

AP/達志影像

AP/達志影像

手塚很多隊友死於訓練階段,他們的訓練是將飛機拉到三千英尺高,然後垂直俯衝到練習的目標,他的一位朋友就死在訓練當中,他說:「我很遺憾,不是因為他的死,而是因為他沒在執行任務時死,大家對訓練都很嚴肅,因為沒人想無意義的死去。」

在訓練中心時,前線會用摩斯密碼傳來犧牲隊員的消息,「當密碼的聲音停止,我們知道隊友已死去,然後大家會伸出手悼念。」

「我根本不想死」神風特攻隊倖存者的告白(聯合)
In the Cockpit With Japan’s Kamikaze Pilots(Bloomberg)
Japan’s real kamikaze: surviving pilots debunk stereotype in stories of sacrifice(The Nation)

如果您認同TNL的選文標準,歡迎在這裡推薦您認為「應該」要報導的新聞給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