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英格蘭超級足球聯賽與全球化(二):我的青春「藍鳥」一去變「紅龍」

淺談英格蘭超級足球聯賽與全球化(二):我的青春「藍鳥」一去變「紅龍」
Photo Credit: Jon Candy CC BY SA 2.0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Photo Credit: Jon Candy CC BY SA 2.0

試想一下,若今天有外資看中台灣棒球的發展,買下兄弟象,並將標誌性的黃杉換成了紅色,你會有什麼反應?

相信多數球迷會是憤怒的,因為這等於改變了一支球隊的傳統。而這正是發生在英超隊伍卡地夫城(Cardiff City)身上的故事。

卡地夫城俱樂部成立於1899年,是一支威爾斯地區的球隊,傳統上來說當然是要加入威爾斯的聯盟,但他們在成立的當時尚未有威爾斯地區的聯賽,因此加入了地理位置最近的英格蘭聯賽系統。百餘年來球員來來去去,球隊浮浮載載的在各級別聯賽中闖盪,他們以「藍鳥」的象徵在威爾斯足球歷史上豎立了自己的標誌。然而,這一切卻在馬來西亞富商陳志遠(Vincent Tan)2010年以6百萬英鎊收購之後,完全變了樣。

這位富商是馬來西亞成功集團的創始人,早年靠引進麥當勞至馬來西亞發跡,之後透過大量併購建立起集團在馬來西亞的地位。他的做事風格相當獨裁,上任後隨即在球迷一片反對聲浪中,將卡地夫城沿用百年的藍色球衣換成紅色,球隊徽章的圖樣也從「藍鳥」(西方傳統上象徵幸福、快樂)變成「紅龍」(東方傳統上象徵富貴、吉祥)。理由是希望球隊能打入亞洲市場,而紅色在亞洲是比較討喜的顏色,更可藉此將卡地夫城打造成威爾斯地區共同支持的俱樂部(註:威爾斯國家隊傳統球衣顏色為紅色)。

Cardiff City FC logo 2008-2012/Photo Credit: Wikipedia
Cardiff City FC logo 2012-present/Photo Credit: Wikipedia

他獨裁的作風引來相當大的爭議,關於當時的球衣顏色更換風波,他曾對媒體公開表示「就像一般的生意,只要讓75%~80%的人是開心的,就可以接受了」、「他們有用藍色球衣拿到什麼獎盃過嗎?如果沒有,那到底在堅持什麼?」他的作法給人一種「我都把錢砸下去了,當然是老大」的感覺。

他也常常未跟教練討論就擅自簽下球員,甚至指定買入出生年月日當中有8的球員(若有網友生日是1988年8月8日,或許可以考慮去應徵一下,相信他會有機會把你簽下來)。其它獨裁的行為包括直接干擾戰術運行、公開譴責球隊的教練,在接手初期還曾考慮把名稱改為「卡地夫紅龍(Cardiff Dragons)」。這些舉動在屬地主義濃厚的歐洲足球世界裡,都是相當不可思議的舉動。

陳志遠(Vincent Tan)/Photo Credit: Wikipedia

你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嗎?陳志遠最令人傻眼的事蹟,莫過於在去年他一度要任用一位23歲的油漆工,來取代經驗豐富的俱樂部轉會總監,只因這位油漆工與他的兒子私交甚篤,幸好後來因工作簽證處理失敗而打退堂鼓。這些舉動已經讓球迷們忍無可忍,在這季卡地夫城主場的賽事進行時,往往可以看到球迷拿著「獨裁者滾吧!」、「還我藍色!」、「成功是一時的,但傳統卻是永久的」等標語,對許多英國人來說,他就是一個只會砸錢卻什麼都不懂的足球白痴。

多數人可能會納悶,陳志遠在短短3年內,注入大量資金(據傳已經高達1.5億英鎊),為球隊進行建設並買入球員,把卡地夫帶到最高級別的英超聯賽(要知道這僅僅是威爾斯地區50年來第2支打進頂級聯賽的球隊),為何他還是如此不得球迷的心?

在足球世界裡,俱樂部的本意是給一群喜愛踢球的人聚在一起,球隊原先是屬於這群愛踢球的人,而非所謂的「老闆」,是後來商業的演變,才使得足球俱樂部成為現在的樣貌。陳志遠真正惱怒這些球迷的點,在於它打破了傳統俱樂部跟球迷的關係,完全忽視球迷的意見。即使是在美國這種球團跟球迷的關係比較像是企業與顧客的地區,球團的重大決定(例如遷地、更名)多半還是需要球迷參與表決的。陳志遠把球隊當成是自己的東西,恣意地更換球衣顏色、發表不適當的公開評論,也難怪會引來球迷如此大的反彈。

歐洲的足球發展歷史悠久,俱樂部跟地區的情感往往根深蒂固,多數低級別俱樂部靠的是許多熱情的社區民眾進場來維持營運;即便人們都知道英超節奏明快比較好看,但還是會進場支持自己的家鄉球隊。就像台灣人明明知道MLB水準比較高,但還是願意進場支持中華職棒。

職業運動終究還是要回歸到地區的。不論是「藍鳥」還是「紅龍」,球迷抗議規抗議,其實大部分內心都還是很愛這支球隊。正所謂「不離不棄,是我兄弟」,即便球隊處於戰績的低潮期,球迷們每到周末多半還是會乖乖進場或在家裡打開電視機來表達對球隊的支持。

或許在這位大馬商人的帶領下,紅龍真的能闖出自己的一片天,成為威爾斯足球史上最成功的球隊,但卡地夫球迷是否能像以前一樣開心?相信這將會是陳志遠最大的課題。

延伸閱讀:

當藍鳥變成紅龍-卡地夫城的荒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