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除了入市干預別無他選

大陸除了入市干預別無他選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政府入市干預股市是迫不得而,因爲在政治經濟層面上,它已經沒有更好的對策。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國在經濟上陷入兩難已經不是第一天的事。它要開放市場,尤其是金融,就會出現比現在股災更嚴重的災難。現在的金融業已經有很大的限制,但依然阻止不了大上大落的憂患;假如完全開放,整個資本市場缺少了分隔,出現股災就會直接讓融資渠道斷裂。以前所謂的「港股直通車」就是因爲這擔憂而緊急叫停。

它不開放,它就得繼續依賴寬鬆財政政策和出口優惠去帶動經濟,因此有人民幣匯率低、購買力(所謂的内需)弱和儲蓄率高的問題。太低的利率也會推動資產價格上漲,擴大貧富差距,造成社會動盪。這也是加入世貿的其中一種後遺症,因爲加入世貿就代表要大幅減少工業政策的運用,各國都只能以貨幣政策去爭出口上的優勢。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要走出這兩難是難於登天的事,當年日本也做不到。要人民幣升值就代表出口下降,而且現在絕不是升值的適當時機。它可以有基建投資去帶動經濟,所以高鐵對它無比重要。但投資有個限度,基建投資也不會擠入更多私人投資,因爲過去幾十年的高增長已經使產能過剩。也因爲這原因,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的邊際效果也越來越低。

我會認爲有目標指向的競爭型工業政策,加上知識型經濟的開放,包括傳播、文藝、高科技消費者產品,尤其是軟件、互聯網應用等能更有效的刺激經濟,但中國的政治環境不容許這些政策,因爲上述都得建築於政治、制度改革和思想開放上才能達到效果。

中國政府入市干預股市是迫不得而,因爲在政治經濟層面上,它已經沒有更好的對策。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Facebook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