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菜鳥總冠軍教練Kerr:我們每晚只讓Curry打32分鐘是有原因的

NBA菜鳥總冠軍教練Kerr:我們每晚只讓Curry打32分鐘是有原因的
Photo Credit: Keith Allison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實際上Kerr說,如果這些球員之後真的受傷,而他在知道警訊的情況下沒有決定輪休,那他永遠不會原諒自己。」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作者:睿啃盒子

「我們當然可以讓他們打更久,但Steph, Klay和Draymond每晚只打32分鐘是有原因的。」勇士總教練Steve Kerr說。

「原因就在於,我們要讓他們休息,而且我們的表現也經得起讓他們休息…我不確定Steph是不是喜歡有18場比賽在第四節坐滿整節這件事,但我想他是懂的,他得以持續在今年保持高檔的表現。」

在總冠軍系列戰期間,美國的CBS Sports刊出了一篇《Warriors ‘wearable’ weapon? Devices to monitor players while on the court》的報導。

內容詳細介紹了金州勇士球團是如何掌握球員的身體狀態,以及球員和管理階層對此的想法,也讓我們一窺職業運動該追求的科學方法。

Photo Credit: cbssports截圖

我們認為大家都已經到了極限 …

當Kerr在三月中決定要一口氣輪休4名球員的時候,他可不是抽籤或是憑感覺決定的。

實際上,Kerr參考了穿戴式裝置所蒐集到的資訊,在NBA快速演進的分析時代,穿戴式裝置將會是下一波的浪潮。

當時,在9天6戰的客場之旅過後,球員們紛紛回報他們都累壞了。

勇士隊的運動表現總監Keke Lyles每天早上給球員們填調查表,讓他們回報自己的痠痛程度、疲勞程度、睡眠品質,等等對於預防運動傷害很重要的幾個項目。

除了球員們的調查表之外,Lyles也交叉參考一整季從NBA的SportVu攝影機,以及練習時穿戴式裝置上所蒐集到的數據。

「我們認為大家都已經到了極限。」Lyles說。

「有很多非碰撞性的受傷,都是跟疲勞有關。」Lyles說:「如果(從比賽影片中)我們發現過去幾場球員的速度一直在下降,同時我們從練習時(的生理數據)也得出同樣的結果,那這些資訊就是在告訴我們,球員真的累了。」

「這時候我們得想得長遠一些,當他們疲憊不堪,那就是代表著高風險。」

如果球員受傷,那Kerr永遠不會原諒自己

「我們也不喜歡輪休,因為球迷就是為了他們買票進場的。」勇士助理GM Kirk Lacob說。

「這個道理我們當然懂,但是我們必須知道,當情況已經逼近臨界點,我們是應該要讓他們休息。」

所謂「臨界點」,指的是Lyles和他的團隊所定下的危險指標,當明星賽週末之後,幾個勇士球員,尤其是Curry和Thompson,都亮起了警戒燈。

「我們發現好幾名球員的狀態已經越過了紅線。」Lacob說:「下這個決定其實不難。」

「實際上Kerr說,如果這些球員之後真的受傷,而他在知道警訊的情況下沒有決定輪休,那他永遠不會原諒自己。」

Photo Credit: cbssports截圖
球團和球員都能得利,何樂而不為?

這些小裝置,大多都有著室內GPS定位、偵測啟動和煞車的加速器、測量身體彎曲和扭曲的陀螺儀、和紀錄方向的磁針。

大約有半數的NBA球隊,都在訓練時佩帶這些裝置,再加上心率帶,教練團就可以即時監控球員的體能狀況和生理反應。

「這也會導致一連串很有趣的問題,像是:什麼資訊是我們可以理解的,而它又會多有用?」Lacob說。

「第二個問題是,球團有權力做到什麼程度?有多少資訊是球團道德上可以知道的?僱主對員工的資訊可以知道多少?員工又應該讓僱主知道多少資訊?」

「這些問題都會在CBA被提出來。(編按:collective bargaining agreement, 勞資談判協議)」

目前在NBA,穿戴式裝置只允許在訓練時使用,如果要開放在比賽中使用,一定要經過聯盟跟球員工會充份地討論和溝通,而工會的常務董事Michele Roberts也看見了它的價值。

「如果開放之後,球團和球員都能因為擁有更多資訊而得利,那何樂而不為?」Roberts說。

No science is perfect

「要避免偶發意外還是很難,但我相信它可以幫助一些人。」Shaun Livingston說:「任何我們可以得到的資訊,我們都盡可能去用它,尤其在這個層級,它對我們只有好處。」

就像進階分析早期在NBA的發展一樣,科技和資訊的輔助比純人力更有能力去消化場上發生的事情。

但沒有一樣科學是完美的。

訓練員和教練團也了解,不可能找到一個方法可以保證預測傷痛。對現階段而言,雖然講起來像是鄉野傳奇,但成果確實是屬於正面。

對Kerr來說,他頓悟的時刻,實際上是在那場一口氣休4名球員的比賽三天後,Thompson在對戰湖人時扭傷了腳,缺席三場比賽。

「這不是一個完美的東西,但是球員們真的就在過度使用的懸崖邊緣,然後其中一名球員就在一個普通的play中扭傷腳踝。」Lacob說。

「對我們來說,這就足以說明一切了。」

修正訓練方法

其他隊伍也有因為蒐集球員在比賽中的資訊,進而去改變訓練方法的例子。

比如說,暴龍隊的運動科學總監Alex McKechnie,發現球員在場上80%的移動方向是側向和後退,那有什麼道理在訓練體能時,都是在向前奔跑呢?

他當然就改變了訓練球員體能的方法。

McKechnie的觀察來自於上一季D-League的比賽數據,球員只有15.5%的移動是在往前。

同時穿戴式裝置也可以偵測,當球員在切、跳、著地的時候,是不是有偏向一邊。也許都是受傷、肌群不平衡、或是行動機能不良的徵兆,就可以提早接受訓練和治療。

Michael Jordan不需要這種東西?

不過,也不是所有教練都買單。

去年教練經紀人Warren Legarie在芝加哥發起的一次穿戴式裝置簡報時,時任公牛教練Tom Thibodeau當場舉起了他的手。

聽眾們都知道要發生什麼事了。

聯盟的消息來源指出,目前已經被公牛炒魷魚的Thibodeau,曾經堅決反對管理階層使用穿戴式裝置來監控球員的身體狀況。

他基本上是質疑說:「Michael Jordan不需要這種東西。」

Photo Credit: Keith Allison
@Flickr CC BY SA 2.0
只要它不要喧賓奪主,它會是雙贏

「我是有點擔心,某種程度上,資訊有點過量了。」Curry說:「就像進階數據和屋頂上的攝影機那些東西一樣。」

「對我來說,我想它一定有好處。不過我還不知道,到底哪些資訊是我該花心思去注意的,哪些不是。可以說這領域還在持續建立當中。」

「只要它不要喧賓奪主,它會是有幫助的。」Curry說。

「想像一下它開始進來影響比賽,教練仰賴這些資訊臨場調度、我們比自己覺得可以的少打五或十分鐘,因為數據說我要撐不住了?」

對於在比賽中戴這些裝置,Curry也說:「我不喜歡,我得先習慣習慣。」

想像一下這個畫面,板凳上有一名教練拿著iPad,告訴Gregg Popovich說:是時候把Tony Parker或Tim Duncan弄下來坐坐了。

「Pop不需要這些電腦。」Kerr說:「他會用自己的腦袋,蒐集所有的資訊,然後他自己會用他的方法去做決定的。」

不過,其實馬刺從2011年之後也有在使用這些裝置。

「我總是跟球員說,這是為了你好」勇士隊的運動表現總監Lyle總結:「為了你的生涯,為了你的薪水。我試圖幫助你,最終,球團也會從你的健康中得利。」

對球員來說也是。

「真的。」Lyles說:「這是雙贏。」

但,是的,沒有一樣科學是完美的。

延伸閱讀:

本文獲運動視界授權刊登,原文請見:Steve Kerr:我們每晚只讓Curry打32分鐘是有原因的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