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程中的「驚喜」:第一次睡機場就上手

旅程中的「驚喜」:第一次睡機場就上手
Photo Credit:Mike GiffordCC BY SA 2.0
Photo Credit:Mike GiffordCC BY SA 2.0

Photo Credit:Mike GiffordCC BY SA 2.0

這次農曆春節由於假期較短,原本打算悠閒地過,每天睡到自然醒。但不知是幸或是不幸,在去年10月底逛背包客棧時,無意間看到全日空打算成立一家廉價航空(註)子公司香草航空,並會於去年12月中旬開始運營東京到桃園航線的消息。

基於過去對全日空服務的良好印象,加上也沒有遇過搭乘廉價航空的不快經驗,經過了一番折騰,訂到全家於農曆春節的東京來回機票。雖說每人台幣一萬出頭的票價以平常日的標準來說並不算太便宜,不過相對於春節期間的票價,也算不無小補了。但也因為如此,讓我遇到終生難忘的睡機場經驗。

事隔多日才寫這篇文章,對那些曾歷歷在目的事,情緒早已如同一把燃燒殆盡熄滅的火焰,如今只像個局外人,冷眼看著一幕幕放映中的影片淡入淡出,以下就讓我娓娓道來吧。

2/4預定晚上十點二十分班機回台,準備隔天開工上班。

當天,東京下了今年度的第一場雪,彤彤雖然到過雪地,卻沒有見過下雪,自然興奮地又叫又跳,我們也不以為意,就隨她去吧。

來到溫暖的機場後,我們不做它想,反射動作把厚重的圍巾帽子等丟到託運的行李箱中,俐落地準備輕裝搭機。

晚上十點十分左右機組員登機準備,一切如常,彤彤和寶寶在機場追逐嬉戲好不開心,接著,老婆帶寶寶躲到角落餵最後一次奶。

本來預計二十分起飛的班機,拖延至五十分終於宣布登機了。上飛機後,寶寶乖乖睡著了,機長廣播因為飛機除霜關係要延後起飛,沒關係,我有帶這次讀書會的「冤罪」,老婆帶的是「愛因斯坦的太太」、彤彤也有羅德達爾陪她,就這麼不知不覺、輕舟已過萬重山,在位置上坐了半個多小時,毫無起飛跡象,此時機上乘客已越來越焦躁不安。

我旁邊坐了一對日本小情侶,因第一次相偕出國旅行而興奮不已,女孩兒看看窗外,再緩緩側過臉,看著男孩輕盈溫柔笑著,兩人眼神深情交接,手也慢慢相握,我在心裡捲起毛球,彷彿正沐浴在一場侯孝賢電影中,二十歲的飛揚、大把大把可以揮霍的青春啊。

接近凌晨時,空姐廣播本班機因為成田機場有宵禁無法起飛,機長正在跟機場交涉延遲運用許可。

又過了約半小時後,空姐廣播確定本班機無法起飛,要改為早上六點四十五分起飛。由於廣播只以英、日文進行,而機上旅客大部分是台灣人,再加上空姐也沒說得很清楚,一開始似乎不小心說成班機取消,不少人氣憤大聲鼓譟,也有人跑去交涉,寶寶被吵醒了,在走道開心跑來跑去。

不久後,空姐廣播稱公司方面在安排乘客住宿事宜,後來又改口說入出國管理官員都已經下班無法退關只能在候機室休息。另外,因為要搭空橋而且機門只能從外面開,而機場人員都下班了,公司正跟成田機場聯絡中,請乘客們稍待片刻。

旁邊許多人已忍不住開始高聲開罵,有幾位搭乘1/30班機赴日,被香草臨時取消,只好臨櫃買昂貴單程票,還有一位阿桑誇張地說道她坐幾次香草就睡幾次機場,都是台灣人太好講話了,大部分人竟還乖乖坐著,應該要群起站立抗議,「快,身強體壯的男人快衝去對付機長,會說日文的一定都要站出來團結奮戰!」機組人員沒有一位會說中文,溝通不良導致情況更加惡化。

此時寶寶哭鬧討奶喝,因為當時很多人站著,老婆只得帶著他到飛機最後方機組人員休息椅子餵奶,前方已吵成一團,彤彤在旁邊看戲看得笑咪咪興味盎然。反正本來每一件事就無所謂絕對好或絕對壞,是你對它的感受、詮釋與對應它的心態,自己去決定它是件好事還是壞事。

凌晨兩點左右終於可以下飛機了,只能在登機口附近封鎖線範圍的候機室休息,可能因為機場已經關閉的緣故,候機室根本沒有暖氣,當時溫度約零度。

寶寶一個晚上會喝好幾次奶,得去隱密的地方餵他,我找了一間殘障廁所當全家人的落腳處,日本廁所很乾淨、溫度比候機室稍高、又有隱私,可以偷笑了。

當然,「進駐」殘障廁所前,我已經確認過此舉不會造成任何人困擾。因為,封鎖線範圍內有很多間一般廁所及殘障廁所,該區域僅供我們班機乘客使用,而我們班機上並沒有殘障人士。

我把廁所中的大位–殘障床位(真的有床,但不大!)讓給老婆躺餵弟弟,我和彤彤猜拳一個睡馬桶旁、一個睡垃圾桶旁,「爸媽年紀那麼大才第一次睡機場,妳八歲就可以體驗,太棒啦,回去可以寫一篇第一次睡機場就上手的文章,哈哈哈!」話一說完,我突然想起電影美麗人生。

呃,曾聽人說過「人一定要有很多抽屜,哪怕每個抽屜並未塞滿,抽屜越多代表人生越豐富。」的確,感受人生各種滋味,必然能領會生命裡的各種風景,看來日後我也可以拿此事來驕傲說嘴:「林北可是有睡過機場的喔。」(喂)

磁磚地板很冷,我脫下唯一外套給彤彤鋪地板,太冷了根本無法入睡,乾脆縮著繼續看「冤罪」。

清晨四五點,老婆被冷醒,巴望著有人施捨一條毯子,「搞不好大家都有毯子了,因為我們在廁所裡頭,外面什麼事都不知道,唉,以後要多多捐發票捐款給創世,睡室內就那麼難受了。」

我奉命走到外頭一瞧,哪有半條毯子的影,倒是看到一堆人像遊魂般走來走去,每個人的眼神都活像打到岸上的死魚,我抓著一個問:「航空公司有發啥東西嗎?」

那人無奈遙指櫃檯三寶:飯糰、三明治、烏龍茶。

「大家幹嘛走來走去?」

「那麼冷……」

唉,還是繼續回廁所看「冤罪」吧。

早上七點,坐在飛機上,「冤罪」已幾乎看完,對照起書中蒙冤服刑十七年半的菅家利和,再抬頭看看睡得香甜的妻小,簡直是恍如隔世,能夠活在自由世界已屬萬幸,春暖花開、面向大海,人生多美好。

早上近十點,終於抵達台灣,我們一家緩緩隨著疲憊的人流登岸,走出機場,外頭是陽光明亮的整座城市等著我們,而人生,何嘗不就像是這段旅程,把每一次的苦難當成祝福,在被安置的地方,努力開出燦爛芬芳的花吧。

後記(小建議):

一、 避免在有宵禁的機場搭過晚的班機,以免因班機遲延而無法起飛,陷入需要臨時找住宿地,甚或入出境管理官員下班而必須睡在機場的窘境。去過日本那麼多次,我還真不知道成田機場有宵禁,以後還是要事前做足功課啊。(菸∼)

二、 天氣屬難以事前預測的因素,但由於廉價航空為節省成本,往往飛機調度較為吃緊,不似傳統航空通常會較有餘裕加開班機。所以,冬天前往可能下雪地區、或是於颱風季節前往颱風多發地區,雖說都可能遇到班機因天氣因素取消,但搭乘傳統航空公司是較有應變空間的,此些情境應盡可能不要搭廉價航空。

三、 冬季搭機,隨身衣物還是要多帶一些,以免萬一要睡機場時,不會冷到受不了。

註:廉價航空一詞容易使人產生誤解,認為廉價航空機票一定比較便宜。但廉價航空票價是以單程票為計算基礎,隨時依各航班需求而可能有大幅變動,去程加上回程票價不一定會比傳統航空多以來回票為計算基礎的票價便宜,所以稱呼為低成本航空(Low Cost Carrier,LCC)或許比較能反應其營運模式。LCC多是藉由飛機調度,餐食、行李及機上娛樂系統等的另外收費等方式,達到其降低營運成本、提高獲利的目標。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