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青年的好萊塢驚奇之旅—《玩命關頭7》特效師陳敦恩

台灣青年的好萊塢驚奇之旅—《玩命關頭7》特效師陳敦恩
Photo Credit: 編劇人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特效是依據鏡頭、分鏡製作,劇本理想與否則不太會有影響。但如果看到好劇本,其實是能夠激勵我把這一部電影做得更好,因為想要成為這電影的一部分;反之則激發出藝術家的堅持,讓作品不至於糟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我相當榮幸能夠邀請到目前於好萊塢工作的特效師:陳敦恩。他任職於洛杉磯電影特效公司PIXOMONDO的特效合成師,製作過近期在台灣非常知名的大型商業巨作,並於《玩命關頭7》擔任視覺特效合成技術指導。他將與我們分享自己在好萊塢的歷程,以及如何進入舊金山藝術大學(Academy of Art University)攻讀視覺特效:

當初是因為什麼契機而開始電影特效製作?

其實是一路誤打誤撞並摸索自己的道路。大約是在美國動畫研究所才確定想要走特效,然而對影像的熱情倒是從高中就開始。就讀高中時創辦了大眾傳播社,由於是第一屆,學校沒有預算,還記得當時的老師籌了一筆錢,幫社團買下昂貴的DV攝影機,拍攝完後還要剪接。剪接可不像現在數位化來得方便,因為需具備兩台錄影機同時運作,才能進行相關後製,並央求父母買了一台即時特效機,可以在兩台錄影機中切換、淡入淡出、去藍幕。就是從那時打開自己在特效的道路。

後來在世新大學讀廣播電視電影系,又再一次深掘對影像的喜愛,去學校上課竟然是享受。一路走來我都在做我喜歡的事,我沒有質疑自己太多,就是因為喜歡與不斷堅持,才創造了契機。

為何會直奔美國攻讀電影特效?

當時並不知道那是電影特效,本來以為偏向頻道包裝。兩者都包含大量的藝術理念,並富含視覺動態,也是我非常喜歡的事。退伍後在台灣鑽研動畫,並準備國外學校的考試。最初考慮是想去英國,但因美國在這方面的資源比較多,才決定去美國;後來也順利地考上舊金山藝術大學。

好萊塢是否對華人不友善?

如果單以特效工作而言,好萊塢對華人還滿友善,因為他們認為華人吃苦耐勞,並且擁有不同的聰明。電視影集裡的華人大概都是醫生、工程師、會記師這類偏向知識經濟的職業。而好萊塢在其它方面是否對華人不友善?我說不凖,但如果是做特效則不用擔心這項問題,至少我經歷到的都偏正面。

Photo Credit: Shinya Suzuki CC BY-ND 2.0
如果華人電影工作者想要進入好萊塢,你會如何建議?

其實你的作品夠好,加上足夠的英文能力,可以直接申請喜歡的公司。但因為有工作簽證問題,透過留學管道則能得到更多的機會。現在選擇加拿大研讀特效,相對較有優勢。因為租稅優惠的緣故,使電影特效的製作重心,逐漸外移到加拿大。我由衷建議將英文學好,畢竟在美國工作都還是以英文為主。

除了《玩命關頭7》之外,還有製做過哪幾部大型商業電影?

特效不僅是電影才有,現在電視影集也會使用大量的特效,兩類我都製作過。而大家較熟悉的電影應該含括《飢餓遊戲》(The Hunger Games)、《不可能的任務:鬼影行動》(Mission: Impossible – Ghost Protocol)、《創:光速戰記》(Tron: Legacy);影集則是《檀島騎警》(Hawaii Five-0)。現在正製作暑徦檔期的《驚奇四超人》(The Fantastic Four)

以一位特效師的身份而言,如何看待不盡理想的劇本?

特效是依據鏡頭、分鏡製作,劇本理想與否則不太會有影響。但如果看到好劇本,其實是能夠激勵我把這一部電影做得更好,因為想要成為這電影的一部分;反之則激發出藝術家的堅持,讓作品不至於糟糕。因此不論劇本好壞,我都想把電影做得更好,使其盡善盡美。

好萊塢電腦特效,帶給電影產業的影響是威脅還是進步?

如果以票房而言,那當然是進步。目前全美十大賣座電影,大概有7到8部是特效為主的電影。之前相當知名的《華爾街之狼》(The Wolf of Wall Street)也是特效,雖然看起來不像,但則是由演員站在綠幕前演戲,再透過特效與後製推疊而成。畢竟特效是電影的一項工具,這項工具的持續創新,也大大地幫助電影票房,因此我認為這是進步。

你如何看待好萊塢?

如果我們從產出的電影來看,確實會覺得好萊塢的電影工業很好又令人敬佩。而我的工作環境跟各位相差不大,辦公室覆蓋著大量的電腦,每天海量地製作特效,而特效只是電影產業的其中一環。好萊塢就是一群很認真且專業的人,不斷地將電影做得更好,市場也夠大,分工相當細。雖然一切均為商業導向,但對現在成長很快的中國大陸、以及電影發展較有規模的國家而言,好萊塢仍然是可學習的標的。

未來20年,電影的發展趨勢將走向何處?

我先引述之前史蒂芬‧史匹柏在南加州大學的演講,他說:「電影將趨向家庭市場,因為Netflix、Hulu、HBO這些針對家庭市場的企業興起,使電影觀眾轉移至家庭。只要在家就能看到電影,那為何還需要進電影院?」以及之前的《名嘴出任務》(The Interview)單單透過線上頻道的收益,就將近回本。

Photo Credit: Jay Phagan CC BY 2.0

在美國,電影院會抽50%的票房、通路費用大概抽23%到25%、13%付給內容創作者,電影公司的收益難以兩平,因此販賣電影周邊來提高收益。若是利用上述的發行方式,電影公司的收益會提升許多。然而,在電視與電影間界線越來越模糊的情況下,未來的電影將可能走向家庭,不一定會上映,但會透過網路釋出,付費下載。而如果是特效為主的大型商業電影,可能還是會在劇院上映,票價反而會提高。面對電視業第二次的黃金時代,我們還是能夠在電影院看到電影,只是可能沒有現在的數量。

我很感謝陳敦恩與我們分享了許多自身的經歷與看法。他現在正於好萊塢製作《驚奇四超人》的特效,而電影將於8月上映。各位觀影完可別急著離開,一起在工作人員名單中找找他的名字:陳敦恩。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