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給世界的禮物

臺灣給世界的禮物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Photo Credit:  Emiliano Ricci  CC BY 2.0

Photo Credit: Emiliano Ricci CC BY 2.0

編註:本文為《少年臺灣史──寫給島嶼新世代和永懷少年心的國人》書稿選刊:第一篇第二章,獲原作者周婉窈教授授權轉載自《臺灣與海洋亞洲》。文內小標為《Mata‧Taiwan》編輯所加。

作者:周婉窈(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教授)

2000 年 2 月 17 日,英文科學週刊《自然》(Nature)刊登一篇題為〈臺灣給世界的禮物〉(Taiwan’s gift to the world)的文章,作者是 Jared M. Diamond。《自然》創刊於1869年(臺灣還在清領時期),是非常重要的世界性科學週刊。

“Taiwan’s gift to the world" 第一頁(局部),該文可從Nature週刊線上版下載。

臺灣給了世界什麼禮物?

這篇文章寫些什麼?臺灣給了世界什麼禮物?簡單來說,距今約五千年前,臺灣原住民開始將他們的語言傳布到東南亞,之後講這個語言的人群又將他們的語言傳布到更廣大的區域,結果是:從東南太平洋的復活節島到非洲馬達加斯加島之間廣大領域的人群,都講同一語系的語言。這個語系叫做「南島語系」,詳細內容,我們留待下一章說明。除了語言之外,許多研究者認為臺灣原住民還將當時的農業技術,以及一種做陶的技術(拉匹達文化,Lapita culture),傳布到東南亞。這就是臺灣原住民給世界的禮物。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CC BY 3.0

這篇文章提到,臺灣原住民約在六千餘年前,從今天中國東南(華南)一帶,遷移來臺灣,在臺灣停留約一千年,才有一小部分人群再往菲律賓群島一帶遷移,帶去了他們的語言。

若臺灣原住民來自「中國東南」,那他們是「中國人」嗎?

從「中國東南」來?那麼,臺灣原住民是「中國人」?當然不 是。「中國人」的前身是「華夏」集團,「華夏文明」在原住民遷來臺灣後二千五百年才出現,也就是距今約三千五百年左右。換句話說,原住民移來臺灣後很久, 華夏民族才形成。

你們也許聽過這樣的說法:人類的祖先是從非洲出來的,透過粒線體DNA的研究,從女方的系譜往前追溯,我們都是一位叫做「粒線體夏娃」 (Mitochondrial Eve)的老祖母的子孫;這個名字是科學家給她的暱稱。這是二十餘年前,科學家根據各種研究所獲得的看法,牽涉到很多學科,學問很艱深。

我們的祖先,相對於之前的人類,被稱為「現代人」(modern humans)大約在距今二十萬年前出現,他們原先居住在非洲,我們的老祖母「粒線體夏娃」大概活在距今九萬至十四萬年前。(年代差好大!科學研究在某些課題上就是沒辦法很精確。)大約在距今六萬至十萬年前,有一小群「現代人」從非洲出來,往外遷徙,我們都是這一小群人的後代,後來外表的不同,如黃皮膚黑頭髮、高鼻子白皮膚藍眼珠、大個兒小個兒,都是演化的結果。

在我們的「現代人」祖先離開非洲之前,「人類」(humans)在和黑猩猩分途演化之後,已經有好幾波的人群「出非洲」(out of Africa),遷移到其他地區,但他們都沒存活下來,都不是我們直接的祖先;約三萬年前,我們的祖先取代了所有其他「人類」的後代(主要是尼安德塔人),成為世界上唯一存在的「人類」。因此,許多考古發現的人類化石,如著名的北京猿人(約五十萬年前),其實和我們的「現代人」祖先沒有關係,算是早就分家的「遠遠親」。雖然仍有人努力想證明北京猿人和當代中國人之間的演化關係,但實在欠缺基因學的證據。

「現代人」同出一源,來自非洲,是過去二十餘年來科學界的共識,或許將來會被修正,但那是另外的問題。總之,那些在非洲之外發現的、早於十萬年前的 人類化石,和我們這支「現代人」祖先是沒有直接關係的。當然,他們也是我們了解人類演進的重要關鍵,但脈絡不同,不能混在一起談。

我們的「現代人」祖先出非洲之後,有一小支人群往歐洲和亞洲移動,他們和後來的歐洲人、亞洲人與美洲人有密切的關係;另外,有一小支人群於五萬年前來到今天的澳洲,成為澳洲土著的祖先。現代人遷移歐洲的過程,很複雜,在這裡,我們只談亞洲部分。

吳越非華夏子孫,西施是江南原住民

根據科學期刊《科學》(Science)最新的基因學研究(2009 年 12 月),人類出非洲之後,經過中東、印度、中南半島,抵達今天的華南,然後再往北遷徙,換句話說,東亞人群的祖先來自華南。請看下一頁的人類遷徙圖(授權洽商中,還無法附在這裡),我們可以看到有幾支人群經由不同的路徑往今天的東南亞各島嶼遷徙。在這張圖上我們特地析出華南到臺灣、臺灣到東南亞的階段性路徑。

一般認為現代人大約在六萬年前抵達華南,他們在這個地方停留很長久一段時間,有幾支人群再往北遷移,約在四萬年前抵達中國黃河流域一帶,而他們的後代就成為華夏文明的主人。華夏集團勢力變大以後,往南擴張,逐漸把原本不同的族群納入自己的文化系統中,例如,吳越本來不是華夏民族,在二千五百年前左右開始「華夏化」── 美麗的西施可是江南原住民,不是華夏姑娘!至於漢文化抵達今天福建和廣東一帶,不過是一千六百年前的事。


猜你喜歡


台灣人偏好的威士忌風味?甜美風味是大宗,帶果香、蜜香風味威士忌男女皆愛

台灣人偏好的威士忌風味?甜美風味是大宗,帶果香、蜜香風味威士忌男女皆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每人一年平均品飲2.3瓶威士忌。不過,隨著女性愛好者逐年增加、族群年輕化的全球趨勢,威士忌的喜好風向正默默地變化著,更同時影響著國際酒廠推出熱門酒品的未來計劃。TNL Research 關鍵議題研究中心針對普羅大眾進行了威士忌的品飲喜好調查。

每年近800億元規模的台灣酒類市場中,威士忌最是一大重點。然而,近年來品醇族群結構的變化,加上酒友們對風味的求新求變,不少品牌開始尋覓下一個令人沈醉的風味。未來台灣威士忌市場主流,將吹向哪種風味的酒品呢?TNL Research 關鍵議題研究中心針對普羅大眾進行了威士忌的品飲喜好調查。

根據蘇格蘭威士忌協會公佈的2021年國際出口市場表現報告,台灣這個僅2300萬總人口的市場,一年竟進口了將近新台幣85億元的蘇格蘭威士忌,在全球排名第三。若再加上日本、美國等其他產地的酒品,統計資料也顯示全年威士忌市場消費總金額約550億新台幣,台灣每人一年平均品飲2.3瓶威士忌。不過,隨著女性愛好者逐年增加、族群年輕化的全球趨勢,威士忌的喜好風向正默默地變化著,更同時影響著國際酒廠推出熱門酒品的未來計劃。

三分之一女性愛好者 有力影響威士忌市場風潮

根據TNL Research關鍵議題研究中心於7月11~12日,針對年齡分布於30歲以上ShareParty會員所進行的「威士忌品飲習慣調查」,分析376份有效回收問卷之後發現,40.9%受訪者有品飲威士忌的習慣,且男女比例已達逼近2:1之譜,顯見女性在威士忌同好族群中已成長至三分之一的比例,其風味喜好必將更具市場聲量。

風味偏好調查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然而,再進一步詢問關於威士忌風味的偏好,倒是能從中一窺在男女族群上的異同處。台灣民眾近年來普遍偏好風味較為甜美、順口易入喉的威士忌,而兼具有果香者獲得最多受訪者的喜愛(57.4%),其次則是帶有蜂蜜風味之酒品(36.3%)。至於較具獨特個性的煙燻風味,訪問後倒是出現了35.9%男性喜愛,但僅有14.5%女性能夠接受的明顯差異。

提到風味甜美的威士忌,深諳威士忌的酒友們,腦海中必然會浮現百富單一麥芽威士忌的名稱。百富的傳奇首席調酒師大衛史都華(David C. Stewart),運用將近60年的經驗和深厚的製酒工藝,讓標誌性的「香甜蜂蜜」風味在每一款百富威士忌中都有一致但又獨特的展現。而大衛史都華更令人讚賞不已的,是他於1980年代所發明的「過桶」(Cask Finish)工藝:先將威士忌置於傳統橡木桶中熟成若干年後,再移至另一種橡木桶進行第二次的熟成,而二次熟成的時間並非定數,全靠大衛史都華帶領團隊的耐心定期監控,直到風味達到標準之後方才進行裝瓶。40年來運用「過桶」工藝,百富將酒廠經典的蜂蜜、香草基調,變幻出多樣的迷人風貌,因而廣受全球消費者歡迎。

私聊聚會 最是品飲威士忌的好時機

配圖警語_3
Photo Credit: 百富

關於最適合享飲威士忌的生活情境,則有近七成(68.8%)受訪者鍾意於私人會所或家庭聚餐時,與三五好友共享黃金酒液,其次還有「商務應酬場合」(35.9%)及「餐廳等公開場合聚會」(35.6%)成為品飲威士忌的常見場景;也有超過三成(32.8%)受訪者鍾愛與另一伴在家中親密啜飲。

若要在私聚餐會上品飲明顯具有果香風味的威士忌,百富12年雙桶DoubleWood是威士忌愛好者的首選之一。百富首席調酒師大衛史都華精選首次裝桶之Oloroso雪莉桶,陳放9個月過桶的百富12年雙桶單一麥芽威士忌,從1993年販售迄今已近30年,為百富的最經典酒款。此外,百富酒廠歷史上推出的第二種過桶酒款:百富21年波特酒桶PortWood威士忌,經長時間窖藏熟成,醞釀極具深度的風味,是百富獲得首獎最多,也是首席調酒師大衛史都華個人最愛的酒款之一。

首創過桶工藝 讓百富威士忌在甜美蜂蜜風味上 更增添多變的層次

配圖警語_2
Photo Credit: 百富

最後,綜合分析威士忌市場的主流風味,果香、蜂蜜、煙燻和花香是台灣民眾鍾愛的四大風味。然而,想要品飲這四種風味,藉由百富首創的過桶工藝,體驗品牌經典的香甜蜂蜜風味之餘,如果想要體驗熱帶水果的果香,就可選擇百富14年加勒比海蘭姆桶單一麥芽威士忌。過桶加勒比海蘭姆酒桶(Rum)的金黃酒液,先帶來熱帶水果、熱帶香料及太妃糖的香氣,再引出香草、橡木桶甜味,口感濃厚圓潤,餘韻柔和且綿長。若是喜歡煙燻泥煤風味,百富故事系列14年泥煤週威士忌是個很好的選擇,溫和的煙燻泥煤融合著細緻奶油蜂蜜氣息與淡雅花香調,品飲時還能感受到些微的柑橘和橡木氣息,猶如天鵝絲絨般的滑順飽滿口感,加上引出水果香氣的尾韻層次變化,怎會不讓人念念難忘。

配圖警語_4_V2
Photo Credit:百富

近來領先全球、在台首發上市的百富16年法國皮諾甜酒桶單一麥芽威士忌,是百富首席調酒師大衛史都華的最新傑作,先在美國橡木桶陳年16年,再經由法國皮諾甜酒桶二次熟成,讓百富的蜂蜜甜香層疊出更多層次感,不僅讓品飲者能嗅聞到美妙平衡的蓮花與天竺葵花香,更有蜂蜜基調和細緻蜜餞、嫩薑辛香,加上清爽順口的尾韻,豐富感受、很是令人著迷。

一心一藝,百富持續以「過桶工藝」在標誌性的香甜蜂蜜風味之上,尋找新的可能。相信只要曾感受過桶工藝的魔幻般奧妙,肯定會為台灣日益增長的威士忌愛好者族群,開拓出更為寬廣多元的嗅味覺體驗疆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