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給世界的禮物

臺灣給世界的禮物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Photo Credit:  Emiliano Ricci  CC BY 2.0

Photo Credit: Emiliano Ricci CC BY 2.0

編註:本文為《少年臺灣史──寫給島嶼新世代和永懷少年心的國人》書稿選刊:第一篇第二章,獲原作者周婉窈教授授權轉載自《臺灣與海洋亞洲》。文內小標為《Mata‧Taiwan》編輯所加。

作者:周婉窈(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教授)

2000 年 2 月 17 日,英文科學週刊《自然》(Nature)刊登一篇題為〈臺灣給世界的禮物〉(Taiwan’s gift to the world)的文章,作者是 Jared M. Diamond。《自然》創刊於1869年(臺灣還在清領時期),是非常重要的世界性科學週刊。

“Taiwan’s gift to the world" 第一頁(局部),該文可從Nature週刊線上版下載。

臺灣給了世界什麼禮物?

這篇文章寫些什麼?臺灣給了世界什麼禮物?簡單來說,距今約五千年前,臺灣原住民開始將他們的語言傳布到東南亞,之後講這個語言的人群又將他們的語言傳布到更廣大的區域,結果是:從東南太平洋的復活節島到非洲馬達加斯加島之間廣大領域的人群,都講同一語系的語言。這個語系叫做「南島語系」,詳細內容,我們留待下一章說明。除了語言之外,許多研究者認為臺灣原住民還將當時的農業技術,以及一種做陶的技術(拉匹達文化,Lapita culture),傳布到東南亞。這就是臺灣原住民給世界的禮物。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CC BY 3.0

這篇文章提到,臺灣原住民約在六千餘年前,從今天中國東南(華南)一帶,遷移來臺灣,在臺灣停留約一千年,才有一小部分人群再往菲律賓群島一帶遷移,帶去了他們的語言。

若臺灣原住民來自「中國東南」,那他們是「中國人」嗎?

從「中國東南」來?那麼,臺灣原住民是「中國人」?當然不 是。「中國人」的前身是「華夏」集團,「華夏文明」在原住民遷來臺灣後二千五百年才出現,也就是距今約三千五百年左右。換句話說,原住民移來臺灣後很久, 華夏民族才形成。

你們也許聽過這樣的說法:人類的祖先是從非洲出來的,透過粒線體DNA的研究,從女方的系譜往前追溯,我們都是一位叫做「粒線體夏娃」 (Mitochondrial Eve)的老祖母的子孫;這個名字是科學家給她的暱稱。這是二十餘年前,科學家根據各種研究所獲得的看法,牽涉到很多學科,學問很艱深。

我們的祖先,相對於之前的人類,被稱為「現代人」(modern humans)大約在距今二十萬年前出現,他們原先居住在非洲,我們的老祖母「粒線體夏娃」大概活在距今九萬至十四萬年前。(年代差好大!科學研究在某些課題上就是沒辦法很精確。)大約在距今六萬至十萬年前,有一小群「現代人」從非洲出來,往外遷徙,我們都是這一小群人的後代,後來外表的不同,如黃皮膚黑頭髮、高鼻子白皮膚藍眼珠、大個兒小個兒,都是演化的結果。

在我們的「現代人」祖先離開非洲之前,「人類」(humans)在和黑猩猩分途演化之後,已經有好幾波的人群「出非洲」(out of Africa),遷移到其他地區,但他們都沒存活下來,都不是我們直接的祖先;約三萬年前,我們的祖先取代了所有其他「人類」的後代(主要是尼安德塔人),成為世界上唯一存在的「人類」。因此,許多考古發現的人類化石,如著名的北京猿人(約五十萬年前),其實和我們的「現代人」祖先沒有關係,算是早就分家的「遠遠親」。雖然仍有人努力想證明北京猿人和當代中國人之間的演化關係,但實在欠缺基因學的證據。

「現代人」同出一源,來自非洲,是過去二十餘年來科學界的共識,或許將來會被修正,但那是另外的問題。總之,那些在非洲之外發現的、早於十萬年前的 人類化石,和我們這支「現代人」祖先是沒有直接關係的。當然,他們也是我們了解人類演進的重要關鍵,但脈絡不同,不能混在一起談。

我們的「現代人」祖先出非洲之後,有一小支人群往歐洲和亞洲移動,他們和後來的歐洲人、亞洲人與美洲人有密切的關係;另外,有一小支人群於五萬年前來到今天的澳洲,成為澳洲土著的祖先。現代人遷移歐洲的過程,很複雜,在這裡,我們只談亞洲部分。

吳越非華夏子孫,西施是江南原住民

根據科學期刊《科學》(Science)最新的基因學研究(2009 年 12 月),人類出非洲之後,經過中東、印度、中南半島,抵達今天的華南,然後再往北遷徙,換句話說,東亞人群的祖先來自華南。請看下一頁的人類遷徙圖(授權洽商中,還無法附在這裡),我們可以看到有幾支人群經由不同的路徑往今天的東南亞各島嶼遷徙。在這張圖上我們特地析出華南到臺灣、臺灣到東南亞的階段性路徑。

一般認為現代人大約在六萬年前抵達華南,他們在這個地方停留很長久一段時間,有幾支人群再往北遷移,約在四萬年前抵達中國黃河流域一帶,而他們的後代就成為華夏文明的主人。華夏集團勢力變大以後,往南擴張,逐漸把原本不同的族群納入自己的文化系統中,例如,吳越本來不是華夏民族,在二千五百年前左右開始「華夏化」── 美麗的西施可是江南原住民,不是華夏姑娘!至於漢文化抵達今天福建和廣東一帶,不過是一千六百年前的事。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