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財富像一座山,我們該追求越高越好?那你一定要聽一下司馬庫斯部落的故事

假如財富像一座山,我們該追求越高越好?那你一定要聽一下司馬庫斯部落的故事
Photo Credit: YiKuen Tsai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假如財富像一座山,應該追求的是適合自己住的山,一味追求山的高度不應該是唯一的重點。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 / 王志鈞

假如財富像一座山,我們應該追求的是適合自己住的山,一味追求山的高度不應該是唯一的重點。

許多人喜歡追求財富的高度,最好財富像喜馬拉雅山一樣高才快樂。但不曉得這些人有沒有想過,像喜馬拉雅一樣高的山,適合人住嗎?你又爬得上去嗎?就算爬上了,又睡得安穩嗎?不要說喜馬拉雅山,台灣三千公尺的高山一堆,但是有時間、體力和精神爬上去玩耍一番者,實在少之又少。

假如財富像一座山,追求其高度,該是重點嗎?像我常在老家陪我媽泡茶聊天,大門口望出去,遠方的雪山山脈總是白雲靄靄,層巒疊翠,煞是好看。雪山山脈有多高?平均約在三千公尺以上,最高峰三八八四公尺,位於苗栗縣泰安鄉與台中市和平區中間。但雪山不是因為山上飄雪而得名(雖然大家都喜歡顧名思義,想當然耳),而是因為泰雅族人稱「岩壁的裂溝」為「Sekoan」(雪高翁),後來這個音譯才被簡稱為「雪翁山」或「 雪山」。

岩壁的裂溝,生動地說明了這條山脈的地形特色。雪山山脈好住人嗎?如果你去過新竹司馬庫斯部落,答案可能是好住,也是不好住。不好住的原因很簡單,你得開車三小時,在山路上繞來繞去、繞到發暈,你才能見到這人間仙境般的美地。但它好住人嗎?當然好住啊,不然怎麼會被稱之為「上帝的部落」呢?

Photo Credit: YiKuen Tsai  @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 YiKuen Tsai
@Flickr CC BY 2.0

聽我這樣講,你一定覺得模稜兩可,到底好不好住人啊?我會說,看你是哪種人?原住民?漢人?或者是都會地球人?我指的不是血緣上的人種,而是生活方式。先補充說明一點,雪山山脈雖然並非台灣最高的山脈,但是,台灣原住民所居住的最高部落,可是在這裡呢!

你一定又以為是司馬庫斯,對吧?(廢話,因為這裡顧名思義是最接近上帝的天堂啊?!)但錯啦,司馬庫斯部落海拔才一千五百公尺左右,隔著一條溪谷(塔克金溪)的對面,還有個部落被稱為新光部落,泰雅族語一樣被稱為Smangus(漢字被寫為斯馬庫斯以做區隔)者,其實才是「叫我第一名」的台灣最高部落。新光部落有多高?海拔一千七百公尺。我們印象中很高、很高的阿里山,世居其地的鄒族部落圈,居地海拔也只在一千三百公尺左右或以下。

好啦,我不是要跟你炫耀你所不知道的台灣,而是要說,Smangus的意思是什麼?它其實是泰雅族話,指的是塔塔加櫟,這是一種遍生於雪山山脈之司馬庫斯、新光部落附近的銳葉高山櫟樹。泰雅族人來到塔克金溪兩側的高山上,看到這裡滿是櫟樹茂密、落葉滋潤土壤肥沃,加上森林裡的動植物物種豐富,因此選擇在此落腳。

所以這裡好不好住?當然好住,但這是指對原住民而言。因為這裡太好住了,因此,屬於泰雅族Knazi支族的斯馬庫斯(新光部落)人與Mrqwang支族的司馬庫斯人都跑來搶占左右山頭,兩邊還常隔著走路要走五小時的塔克金溪溪谷打來打去,相互出草獵人頭。那誰比較占優勢呢?請別再輕率說出現在比較有名的司馬庫斯部落了,答案是—塔克金溪左側的新光部落,因為這部落占有清晨陽光的第一道日出(泰雅族語:鎮西堡Cinsbu)與水源之地(泰雅族語:馬里光或馬里闊丸,Malikoan),因此比較強盛。日治時期,兩大部落還打過一次群架,最後日本人把不少司馬庫斯人遷下山,才稍稍解決紛爭。

這意思也就是說,新光部落雖占據高處,但比較適合人居,所以他們打贏了,繼續占有高山沃壤之地。一直到1979年司馬庫斯有電、以及1995年有對外道路之前,Mrqwang支族的司馬庫斯人都必須走路涉深谷到對面新光部落上學和補給。又一直到21世紀之後,司馬庫斯才礪精圖強,大力發展觀光業而打開知名度,大幅超越了對岸的宿敵(當然,今天大家早已握手言歡了!)。

講了這麼多,主要是要告訴你:高山也未必不適合人居。只要你有本事過高山族生活,那裡可是水好、空氣好,最接近天堂的美地呢!但如果你是漢人,以農耕為主要生存方式呢?拜託,我曾去過新光部落的鎮西堡部落,當地種水蜜桃的農家告訴我,小時候冬天大雪可及膝蓋,冷得半死,近來拜氣候暖化所賜,冬天雪沒那麼多,只有淺淺一點點。如果你是種稻子的漢人,跑來這高山幹嘛呢?不是自找麻煩?

當然多數的讀者和我一樣,也不是種稻的漢人了,而是享受現代科技文明的都會人,我們偶爾會去司馬庫斯看看神木,或者選擇到鎮西堡部落看第一道日出。這樣的生活確實很詩情畫意,但你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要住在這裡,保證你會…滿無聊的。

好啦,我到底想說什麼呢?結論是:假如財富像一座山,我們應該追求的是適合自己住的山。像我喜歡在我家的山上小社區看雪山山脈的美景,就好像在台北的深巷裡欣賞帝寶的燈火,想像那些被指指點點的富豪們如何小心翼翼地固守他們的地盤,我一點也不覺得我的財富有比較少。

如果你喜歡像泰雅族人一樣追求山的高度,那就要小心,高山上的美地可是部落、企業相互競爭的危險地盤,那裡雖然財富的高度很高,但也很危險,要時時小心財富會被市場競爭對手給推落山谷。假如財富像一座山,我寧願找一個有水井的小小地方,也許那裡山不高,但與世無爭,一片逍遙。

本文獲台灣會計記帳網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林佳賢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