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知使人謙虛:或許「一知半解」的國際觀才是最可怕的

無知使人謙虛:或許「一知半解」的國際觀才是最可怕的
Photo Credit: epSos .de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不同的文化,某些事情被連再一起,形成了每個文化獨有的刻版印象。因此當我們聽到幾個畫面,便會根據自己的經驗擴大想像,卻忘了在別的文化這些事情毫無關聯。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黃素君(對研究的熱情將我帶往世界,期待有天能將最新的醫學影像技術帶回台灣。距離帶來了思考空間,我開始用全新的視野審視台灣。我感動於台灣文化的謙遜善良,也看到了台灣社會的困惑掙扎。)

「一知半解的國際觀才是最可怕的」

我是個台灣長大的孩子,我有28年的人生是在台北度過的,然而某天我的人生開始了大轉彎,搬到了科羅拉多泉,然後到了西雅圖,然後又到了米蘭。

我從來不知道甚麼叫國際觀,我是個很local、很天龍的小孩,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常有人說台灣沒有國際觀,然而這幾年的經歷真的讓我想了很多。

台灣不是沒有國際觀,大部分的台灣人是有著「一知半解的國際觀」,而我要說,這比「沒有國際觀」要來的嚴重多了。因為無知讓人謙虛,然而一知半解讓人模糊了想像和現實。

台灣的媒體充斥著「國外」這種字眼,我真的很好奇,世界其實沒有那麼大,為什麼不把國家的名字直接打出來而要打「國外」?這個「國外」到底是真實存在,還是只是天堂的一個代用詞?

最近讓我氣到想發文的原因是台灣正在崩毀的醫病關係,有學妹在北榮做放射師,因為沒辦法幫病人加號結果被公然羞辱,對方人身攻擊就算了,甚至提到行賄,態度更是囂張,音量一次比一次大。我很想跟他說,你知道這在傳說中的「國外」會怎麼處理嗎?

我跟你說說我在西雅圖的例子。

某次我進了急診,狀況被要求要留院觀察,但是醫院喬不出病房,所以我被扔在急診小病房等了將近十小時,想當然爾我非常火大。

我按鈴找了護理師三次,每次都姍姍來遲又沒有答案,最後我發飆了,我按著電鈴不放,護理師警告馬上暫停,我反嗆他:「你不幫我找到病床我就不停,怎樣?看誰比較會撐呀!」

下一秒七個彪形大漢近來把我壓在病床上,我被五花大綁限制行動,還被打了一針鎮定劑。幾個小時候我受不了向護理師道歉才得到鬆綁,我的雙手腕都被束縛帶綁出了瘀青,半邊身體因為姿勢不良都是麻的。

你說我怎麼不告他?你想多了,因為在法律面前錯在我身上,朋友說醫院沒告我算我幸運。

這就是所謂「國外」高級的醫療環境。

我聽過很多詭異的都市傳說,印象最深的是在台灣時有人跟我說,美國醫院外都是律師,會問每個出院的人要不要打醫療官司,我不知道全美國,但是至少在我待過的西雅圖和科羅拉多泉並沒有這種事。

我想說的是「國外」和你的想像並不一樣。

以美國而言,法律至上。我知道台灣的司法不公讓人失望,但一個法律至上的地方並非烏托邦。

很多住在美國的人都經歷過一樣的狀況,就是申請任何證件都非常得花時間,工作人員非常挑剔,這個文件不行那個簽名不符,哪怕是雞毛蒜皮的小地方,也沒有所謂「凹一下就可以了」這種事。因為法律至上,法律是死的,你的條件和法律沒有「完全」相同,你就是得乖乖摸著鼻子走人,更別提辦事人員的態度,法律並沒有規定他們要和顏悅色。

很多人會說:「可是電視劇上都…」,我想這就是一知半解的由來,電視劇加上媒體讓「國外」成了荒謬又美麗的天堂。

看了《白色巨塔》裡醫師拿病人的生命作權力鬥爭,以為自己一進醫院就是犧牲品;看到《六人行》裡瑞秋買不到機票想塞錢給航空公司通融,以為美國辦事系統很好搖擺;看了《慾望城市》以為女人進酒吧就有人搭訕,以為紐約處處一夜情;看了ㄈㄈ尺的新聞以為洋人都愛黃種女人;看了美容雜誌以為法國女人整天塗著紅唇吃小蛋糕;看了時裝周的介紹以為米蘭每個人都穿得像時尚部落客;看了好萊塢電影以為美國人開口閉口fxck…

可是電視劇上的東西是因為它有故事性、有賣點,也因此他很可能不是事實。網路上的東西可能是為了行銷、為了利益,因此只呈現片面。

Photo Credit: Prayitno / Thank you for (7 millions +) views @Flickr CC BY SA 2.0
而我再要說的是:「世界和你想像的並不一樣。」

在不同的文化,某些事情被連再一起,形成了每個文化獨有的刻版印象。因此當我們聽到幾個畫面,便會根據自己的經驗擴大想像,卻忘了在別的文化這些事情毫無關聯。

例如:如果今天看到一個剃著半邊光頭、雙臂都是刺青、身上到處穿環、皮背心、鉚釘皮靴的肌肉壯漢,你會覺得這是甚麼人?這個人是我在柏林動物園碰到,帶著小女兒去看北極熊的爸爸,他是個大學教授。

一個穿著黑色高跟鞋、緊身小洋裝、肩背LV包包、畫著精緻的黑色眼線和紅唇的女人,你會覺得他要去哪上班?這是在米蘭,我住的大樓的清潔婦。

放下成見去真正的了解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國家、不同的食物、不同的人。真正出去走一走,用自己的眼睛看一看,放下沒有事實根據的假說,也不要以偏概全,花時間去感受和體驗,一個路人的行為不代表一個國家的行為,而每個行為在不同的文化國情下意義也不同。

這是一句老話,可是真的,要用心去感受世界。

我覺得很多台灣人愛給旅行戴大帽子,其實旅行真的沒那麼了不起,你不會因為到了一個新的地方就變成一個新的人,你當然可能對人生有了新的認識,但那也要在開放的心態下。

相關文章:放下你手上的明信片吧,旅行其實沒這麼偉大

尤其我看到對好多台灣人而言,世界只是一個大型的購物中心和攝影棚,到哪裡「必買」什麼,到哪裡「必拍」什麼,我認識很多人對歐洲地理或文化沒有概念,卻很清楚每個國家有哪個名牌包可以買,我覺得這是相當可惜的事情。

如果我跟你說「必買」其實也是一個台灣(其實中國人也好愛買)特有的文化,我很多歐美朋友出國旅行空手而回,你會不會很驚訝?

何不試試,如果今天什麼也不能買,什麼也不能拍,只是單純的旅行,你會體驗到什麼?你又會看到什麼?

相關文章:

Photo Credit: epSos .de @Flickr CC BY 2.0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