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讓座 沒那麼簡單—日本人不讓座、韓國人讓老人坐、台灣人不敢坐

要不要讓座 沒那麼簡單—日本人不讓座、韓國人讓老人坐、台灣人不敢坐
Photo Credit: Tini S.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CC BY SA 3.0

我在商周的專欄中,看到柯律師的文章,主題是談讓座的。該文從法律角度出發,主張讓座不應該以法律強制,只該在道德面上鼓勵之。其觀點乍看言之成理,不過細察其文,卻隱隱存在著邏輯上的問題。

我粗略整理她的論述如下:

  1. 法律沒有規定要讓座,只規定要設博愛座。
  2. 乘客在法律位階上是平等的,不管有沒有入座。
  3. 在法律上,你沒辦法叫一個坐在博愛座的人起來,即使你在道德上有資格入座。
  4. 所以我們要以道德肯定的方式鼓勵人讓座,而非立法以法律強制人讓座。

但目前我國並沒有要求立法強制讓座的聲音,不知柯律師的訴求對向是誰。

柯律師該文所談的火車爭議實例,以及我們常看到的讓座爭議,都是「以道德原則要求對方讓座」而產生的爭議,並不是法律爭議。我推測柯律師的想法可能存在兩個誤區:

一、柯律師似乎在區分道德與法律上有點模糊。
二、她似乎認為擁有法律上的權利,就不應從道德角度來批判。

對於一,雖然過去有學者主張「法律是最嚴苛的道德」,不過現在多數倫理學界認為,法律和道德是有交集的部份,也有完全沒交集的部份,兩者自有其領域,沒有誰從屬誰,也沒有誰比較嚴苛誰比較鬆散。在讓座問題上,如果法學界認為與法無關,那就是個純道德問題。

柯律師要提出的論證,應該是證明此與法學無關後,交給倫理學來論證。倫理學對此自有是非對錯的判斷,而不只是像柯律師所說「鼓勵讓座」。倫理學除了鼓勵之外,也看重責罵、教育道德行為上有錯誤的人。

對於二,擁有合法的某些權利,還是有可能道德上被幹到飛。自由主義與社群主義的正義論爭就是在談這個,你在民法上可以合法擁有很多財產,但你在道德上仍是錯的。有學過民法的人應該也有洛克但書(「取走部份無主物後留給別人足夠且一樣好的」)的概念,雖然這個概念後來有很多歧義。不知道柯律師於此怎麼會突然跳過這個觀念。

讓座就是在資源有限下的「公平分配」問題,所以讓座也是個正義問題。幾乎所有正義理論學者都主張,要先解決正義原理問題,才能由此原理產出法律,這法律才會是正義的。所以柯律師所說的「道德的無限上綱」,其實應該是「道德於此的優位性」。我們都是用道德來看讓座問題,除非是爭到最後雙方吵、打起來互告,法律才會上陣。

那我個人怎麼看讓座問題呢?

我一直想寫本以讓座為主題的書,可惜一直沒有時間動手處理這件事。談這個問題,要從描述倫理學的角度來談。日本和韓國,都和台灣有某種程度的道德重疊,和他們對比,台灣的狀況可以說處在中間。

Photo Credit:  Ryan McBride  CC BY 2.0

Photo Credit: Ryan McBride CC BY 2.0

就我的觀察,日本基本上不太讓座。我剛去日本的時候,曾經在公車上讓座過,先是被個八九十歲的老奶奶回絕(她說馬上要下車),又被一個超級小小孩回絕(她說椅子太高,她坐反而危險,她要抱著柱子)。

我發現讓座行為造成大家的困擾:不只是這一老一小,也變成全公車乘客的困擾。一位年輕日本男生在看到我兩次讓座之後,也匆忙起身要讓座給下一站上車的老人。他一樣被謝絕了。站著的還是站著,起身要讓的也不好意思坐下。全車都很尷尬,不管老少,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最後大家落荒而逃。

日本人相當在意是否會對他人帶來困擾,你若略懂日文,就知道其語言中的精妙之處。一動不如一靜,或許就是因為這樣,在日本的讓座風氣不盛。

韓國是相反,在韓國搭車,不難看到囂張的長者。韓國是「全國學長學弟制」,出生年份差一個學年,社會地位就有差別,用語就需不同,別說是七老八十的。我在地鐵上看過有老者一上車,對著不是坐在博愛座的年輕OL吼叫一陣,該女隨即彈起讓座。但她看來倒也不在意,還是站著繼續滑手機,始終沒看那老者一眼。這種模式大概是常態,或是被普遍理解的。

因為年輕人給老人的空間大,韓國長者的在公共運輸車輛上顯得不客氣、粗魯得多。由我們的價值觀看過去,倒有幾分老屁孩成份。但不管他們情不情願,韓國人是會讓座的,至少讓給老人。

這兩國都看來有點古怪,這代表讓座在倫理現況上是相對的,牽涉到一些在地習俗與價值系統。

回到台灣。台灣的三個主要讓座爭議熱點:捷運、公車、火車,這三者的情形有點不同,但為了要快速談這個問題(前面提過,認真談要一本書的長度),我粗分為對號座(某些火車與高鐵)與非對號座(公車、捷運和部份火車與高鐵)來探討。

對號座,那個座位是當事人買的,這會讓他的讓座價值變得非常高。他並不是用搶的、提早上車才獲得這個位子,他是用買的,經由一個現有公平分配機制所取得。

而一個需要座位卻沒有買位子的弱勢者,上了對號車,就代表你接受既存分配規則,願意接受站著的事實。不然你就不要上這班,或是自己想辦法買到座位。

如果有座位者願意讓座,這會成為「超義務行為」。「超義務行為」指「不會要求你這樣做,但如果你這樣做的話,大家會稱讚你」的道德行動。

因此有座者如果願意讓給你,那可是大慈悲、大功德,被讓座者應該要好好感謝,因為我們一般講「超義務行為」都是指衝入火場救人、跳入海中救溺之類的壯舉。

那在對號車上強勢要求有座位者讓座的人呢?不管他弱不弱勢,是不是正義哥,他若提出這種要求,他在道德上會是錯的。他搞錯優位原則了,至少在台灣,多數人認為原初購買對號座票的原則,是優位於讓座給老弱婦孺原則的,因為如果讓後者優位於前者,那大家還搶個屁票,秒殺個什麼鳥,老人孕婦一上來你的座位就灰飛煙滅了。




2022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盛大登場!新世代「資蛛人」攜手產官學研,共編臺灣縝密資安網

2022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盛大登場!新世代「資蛛人」攜手產官學研,共編臺灣縝密資安網
Photo Credit: ACW SOUTH沙崙資安服務基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前2022第一屆沙崙資安新秀大賽決賽於臺灣資安館盛大舉行,跟著我們一起走入現場,掌握臺灣資安產業最新脈動,並進一步了解沙崙資安服務基地(以下簡稱:沙崙基地)為培育臺灣未來的資安新秀,注入了哪些巧思吧!

近年資通訊科技飛速發展,數位轉型在公私企業組織間早已形成浪潮,我國政府也在8月27日正式掛牌成立數位發展部,結合施行多年的「智慧國家方案」推動策略,展現落實數位轉型的十足決心。在全面發展數位基礎建設、資通訊技術時,如何應對新世代的資訊攻擊、抵擋駭客入侵也成為我們必須齊心面對的挑戰。

資安防護並非依靠單點施力就可輕鬆完成,而是需要軟硬體、產業、技術、人才的綜合支撐。就好比要鋪展一張綿密的防護網,若要保證能接下每一次的衝擊,需要依賴的不僅是排列有序、堅固牢靠的絲線,還需要專業的「資蛛人」居中操盤,運用專業的繩結與技術,強化整體防護網的韌性;倘若操作過程有任何不慎,都可能導致鬆脫,讓防護網出現漏洞、失去張力。因此無論硬體再堅固、防護技術再完備,若缺乏具備資安意識的操作人才,任何一小步的失誤仍可能讓整體資安防護功虧一簣。

2022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硬體支援、知識分享、產業嫁接,資源挹注育人才

DSC04070-2
Photo Credit: ACW SOUTH沙崙資安服務基地

面對未來全新的資安挑戰,臺灣資安人才培育搖籃「 ACW SOUTH 沙崙資安服務基地」於八月中辦理「2022第一屆沙崙資安新秀大賽」,從人才育成的角度出發,延長黑客松(Hackathon)賽制的競賽時間以強化實作環節,並緊扣沙崙基地的資安推廣使命,採智慧製造、關鍵基礎設施、智慧綠能與跨領域資安應用作為四大競賽主題,期待藉此提攜臺灣年輕世代的資安新秀、強化產業防駭能力。如此專為「人才育成」量身打造的賽制,不只是創造大專校院生投入資安專題實作的機會,也企圖為臺灣的資安產業找尋創新可能。光在短短一個月的報名期間,就有17所大專校院,79位學生報名參加,共計33支隊伍提出研究專題參加初選,競爭相當激烈。

為了進一步養成選手的資安技術力,沙崙基地義不容辭地成為選手們的輔導擔當,投入豐富多樣的培育資源:初選入圍的20組隊伍不只能免費租借沙崙基地中超高規格的硬體設施與共創空間,還能優先參加沙崙基地辦理的資安實戰課程、工作坊與主題講座;在年底的成果發表會中,還會邀請臺灣業界的資安廠商參與,讓競賽隊伍不只獲得媒體露出機會,還能與產業實務對話交流,認識產業現況,甚至媒合進入資安產業,獲得工作或合作的珍貴機會。

如此豪華的培育資源更凸顯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的特別之處,讓它從單純資安人才自我磨練、發光發熱的黑客松競賽,提升為拔擢資安新秀而舉辦的年度盛會!

資安新秀大賽現場報導:凝聚資安後起新秀,為臺灣注入產業新血

剛進入臺灣資安大會的會場,就看到滿滿的資安新秀們列席而坐,每個人皆摩拳擦掌準備決賽簡報。看著大家因為「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由臺灣北中南東齊聚一堂,為了爭取榮譽及獎勵,彼此競爭、腦力激盪的模樣,不禁令人熱血沸騰感到充滿希望,也深刻感受到沙崙基地對賽事舉辦及人才培育的用心。

DSC04474-2
Photo Credit: ACW SOUTH沙崙資安服務基地

決賽共有20組學生團隊從初賽的33支隊伍中脫穎而出,團隊分別來自大同大學、中山大學、中正大學、成功大學、宜蘭大學、南臺科大、高科大、雲科大、嘉義大學、臺東大學、臺科大等11所大專校院,他們在決賽中透過專案簡報來決定到底獎落誰家。而正式競賽開始前,評審們也再三強調,所有決賽團隊的研究主題及概念橫跨多領域且都相當完整,不只想法新穎、也十分切合當今產業的痛點,無論最終是否從決賽中脫穎而出,都希望大家能把握沙崙基地提供的輔導資源,努力實踐專案構想,並在年底的成果展中呈現最棒的結果;來自產業的評審更迫不及待地拋出橄欖枝,願意在產業實務中對同學們伸出雙手,期待未來更多的合作機會。

DSC04724-2
Photo Credit: ACW SOUTH沙崙資安服務基地

經過競爭激烈的簡報時間,當下不只驚嘆同學對於社會、產業細膩的觀察,也意識到原來資安與我們的日常其實距離這麼近,例如網頁防駭的主動偵測、通訊軟體訊息的AI辨識等,其實都是與生活密切關聯,但容易存在資安危害或漏洞的小地方。

既然是競賽,終究會決出勝負。本次「2022第一屆沙崙資安新秀大賽」最終分別由國立中山大學的「Starlight」以數獨資訊加密進行隱私保護的研究、國立宜蘭大學的「若『隱』若『線』」以AI動態無線頻譜的安全偵測系統榮獲佳作;國立臺東大學的「哩哪來臺東請你斟酌看」以AI針對資安入侵進行主動判斷並示警的研究榮獲第三名;國立臺灣科技大學的「K459」以工業物聯網之實體密罐系統的開發榮獲第二名;國立中山大學的「特洛伊獵手」以硬體木馬的設計及檢測榮獲第一名。

從得獎的組別也可以發現,今年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的議題十分多元,從高度專業的產業面到平易近人的生活面都有所著墨,其中出題觀點與解題手法也令評審大為驚豔,期待年底成果發表會時,這些資安技術有進一步的實踐,未來更對臺灣的資安產業及日常生活帶來協助或補強。

打造全民數位韌性,從自我培力做起

當數位服務深入日常角落,資訊安全與你我的距離其實比你想像的還要接近。大至水廠電廠等國家民生基礎設施、提供資訊服務的民間企業;小至日常中滑滑臉書、撥打電話的舉動,都可能成為駭客攻擊的目標,資安危機甚至還會變換型態,愈來愈難以防範。

因此,沙崙基地培育人才、強化資安能量的使命,不只是影響國家長期發展的重要因子,也是影響「全民數位韌性」能否切實落地的關鍵因素。其實資訊安全的敏銳度、應用科技的數位力,是你我可以從生活中開始培養的,而沙崙基地展示了七大實作平台,透過互動展示與簡易圖說,讓民眾可以具體了解各種資安形式與威脅,如果對於數位發展有所遲疑、或是擔心面對突如其來的資安議題手足無措,不妨找天來沙崙基地晃晃,認識當前資安最新發展,培養與資安大賽選手們一樣敏銳的觀察力與資安意識。

「數位發展部數位產業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