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想要不一樣的下一代,其實我們也需要不一樣的上一代

大人想要不一樣的下一代,其實我們也需要不一樣的上一代
Photo Credit: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因為從小到大,他們都不被允許輕易嘗試『大人沒說可以』的事情,儘管有了小嘗試,總也不被給予認真的肯定。於是,他們想著,或許是自己做不到吧?不如放棄吧...」

我真心為認識B與C而感到驕傲。我曾經看過他們困頓挫折的模樣,可是我也看見了他們逐漸找到人生方向並且努力探索、實踐的模樣。那模樣,差很多很多。現在的他們,自信得很美。想起這兩名大學生,再想起前輩們的話語。

「台灣大學生到底怎麼了?低智商真的是普遍的情況嗎?」 在我看來,台灣的年輕人很少人答得出來「人生意義是三小」的問題。(從我每次去演講,每個人都問我,你是怎麼知道你的人生意義是什麼,這種現象就反映了……從學生時期到進入社會,大家都在找答案)

因為教育過程並不真正重視年輕人的方向感與成就感,於是他們常常面對自己並不認同或喜歡的課業,與其盯著這些無聊課業發呆,不如把時間投注在能短期快速獲得快樂的事物上──比如消費、玩樂。除此之外,這群年輕人也有嘗試過要往自己喜歡的事物邁進。

但是,那些事物似乎離他們好遙遠,因為從小到大,他們都不被允許輕易嘗試「大人沒說可以」的事情,儘管有了小嘗試,總也不被給予認真的肯定。於是,他們想著,或許是自己做不到吧?不如放棄吧。

最後,他們又回到消費和玩樂,那些最簡單能感到短暫快樂的事物上。

Photo Credit: Steven Guzzardi @Flickr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Steven Guzzardi @Flickr CC BY SA 2.0

像B或C這樣,能夠重新找回人生方向,都是因為他們在生命中,遇見了願意重新陪伴他們的人們,他們在許多小小的實踐當中,重新找到了他們的價值與成就感。他們不一定成績很好、不一定是名校,但是他們開始喜歡自己,開始願意為了喜歡的事物而努力面對不夠好的自己。

所以批評這些年輕人的大人們,你們罵得好。因為那是事實,但是同時間,我們若繼續不停地罵而無行動,他們也只是會更加逃離,逃離不敢面對自己茫然且缺乏動力成長的事實。

他們會回罵,你們大人不懂啦,然後心虛地回到自己最擅長的領域,玩樂享受小確幸生活的日子。然後有一天,在他不得不走入社會的時候,一個人跌跌撞撞地成長,然後等他非常辛苦地爬上管理階層的時候,再得意地笑著那些跟他曾經有些相似的年輕人真是爛透了,而這時候,他也不想再為這群「自己不爭氣」的年輕人做什麼了。

前輩你們問我,台灣大學生怎麼了?我的答案是這樣:

「台灣的大學生的確很爛,因為這些年輕人沒有辦法完全靠自己找到人生熱情之所在,沒辦法在長久缺乏多元成就感的環境中堅持夢想,更沒辦法在大人告訴他們很沒有用的情況下,變成很有用的人。

所以大人們,可不可以『動手』為台灣年輕人多做一點點?給他們一些陪伴、聆聽和嘗試的機會,因為只要有行動出現了,改變遲早會跟著出現。想要不一樣的下一代,我們就會需要不一樣的上一代。」

本文獲MBAtics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Photo Credit: @Flickr CC BY 2.0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