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仙塵爆》政府該做的是制定制度並執行,而不是期待大家要有良心

八仙塵爆》政府該做的是制定制度並執行,而不是期待大家要有良心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很多事情原本就是政府的職責,請問一般參與者自己可以做安檢嗎?請問我們自己可以做醫療資源分配嗎?我們今天繳稅給政府,而政府沒有把這些事情做好,我難道沒有立場去追究政府責任嗎?

咖啡廳來了三個女生,在角落的位子已經聊了一整個下午。

「最近八仙塵爆的事情,讓我覺得我們政府整個瘋了。」A女說。

「是啊,從一開始的醫療費用免費,現在衍生問題就是一旦免費,人性的惡在這個時候就表露無遺。有醫院志工就表示,看到有的家屬無限制的取用醫療資源,制止還會被說『那是你們要想辦法』。」C女回應。

「我問你,單純就家屬無限制取用資源不珍惜這件事情,你覺得是誰的問題?」B女問。

「恩…當然家屬本身心態不對。可是如果一開始政府的作法是視狀況做定額補助,然後規劃上是將經費用在『醫療資源的分配』,因為治療燒燙傷,其實他不同階段有很多不同的事情要做。前期是先救助傷患,後期則是復健還有心理輔導治療。」

「如果今天募到的經費,是用在怎麼把這樣的一個機制建立起來,然後讓日後家屬需要協助的時候,可以找的到窗口一次取得這些資訊,讓他們知道他們可以去哪裡找到協助,並保持在也許有部份補助,但超出補助還是需要自費的前提下,家屬至少就不會有『免費的不用白不用』的心態產生。我不敢說這樣就不會有恐龍家長,但至少不會對這種不用白不用的心態產生推波助瀾的效果。」

C女說完,喝了一口花茶後,又繼續說道。

「而很不幸的,這次並沒有看到政府有這樣做。當護理人員去抗議人力不足的問題時,行政院的回應我覺得真的很糟糕,他居然說『救人第一』,卻還是繼續無視醫護人員不足的人力缺口。醫護人員不夠,要如何作到『救人第一』呢?難道要用醫護人員的過勞死,去換取燒傷患者的存活嗎?」

A聽完點點頭。「所以你看喔,人性其實包含了善念,也包含了惡念。而很多時候,我們會選擇為善,還是為惡,其實只在一念之間。好的制度設計,可以讓人比較偏向往善的方向做選擇,但壞的制度設計,卻也會引導人往惡的方向去做選擇。人當然可以做出『選擇』,但一味的把做出這個『選擇』,單純去歸因到只是個人,而無視制度扮演的角色,就會無法去檢討系統性的問題。」

「沒有錯,我前幾天看到一篇文章,感觸很深。寫文章的是一個在美國開賣小吃餐飲店的台灣人,他說啊那時候為了開店,在美國是要申請執照才能開業。而執照下來的前提是必須要通過安全檢測,之前檢查過好幾次,但是總有無法通過的部份。」

Photo Credit: Nuclear Regulatory Commission @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 Nuclear Regulatory Commission @Flickr CC BY 2.0

「在耶誕節前夕,這個安檢人員來檢查,大部分的都過了,結果最後在檢查炸雞排油鍋的抽油煙機時,安檢人員看了看煙,跟那個作者說:『這煙不是順時針往上抽,不能通過喔。』」C女說。

「哇靠,這麼硬?不是抽得上去就好了?」B女露出吃驚的表情。

「他說那個安檢阿伯很認真的跟他解釋煙霧為什麼要順時針往上抽的理由,雖然文章裡面沒有寫到細節,但你從這點其實就可以看出他們檢測人員的堅持。作者當時都快哭了,就跟那個安檢阿伯說如果耶誕節前夕無法通過,下次檢測等假期後,就要明年才能營運,這樣他會損失好多。」

「然後那個阿伯說,放假前會再來幫他檢查最後一次,但是他也告訴那個作者:『我現在如果讓你通過,哪一天發生危險,你可能會破產、可能會被控告,甚至再也沒辦法在美國開店做生意。我是在幫你,讓你的店面安全有保障,我不是你的敵人』」

B女若有所思。「我不是你的敵人….那個阿伯這樣說其實沒有錯耶。在台灣,有多少時候,面對這種檢查,我們都是抱持著『這有什麼關係呢?』或『你在找我麻煩』的態度。」

「從這個事情來看台灣的狀況,我的感嘆是,在台灣這種『有關係就沒關係,沒關係就有關係』的政商文化下,很多時候台灣不是沒有相關的法規,但是政府自己有沒有去遵守這些法規?行政單位有沒有去嚴格執行這些法規?我們的法治總是只有提到人民要守法,但是在民主國家其實更強調的是政府要守法。」

「像這次的粉塵派對活動,在活動報備的時候,行政單位有沒有去嚴格要求相關的安檢?如果在事先安檢都有通過,而發生意外,那自然就有道理再去細追是哪一個環節出了問題。如果所謂安檢本身根本就沒仔細做,那新北市政府當然難辭其咎。」

「很多人在說,你們都在怪政府,都不怪自己的無知。但我想說的是,很多事情原本就是政府的職責,請問一般參與者自己可以做安檢嗎?請問我們自己可以做醫療資源分配嗎?我們今天繳稅給政府,而政府沒有把這些事情做好,我難道沒有立場去追究政府責任嗎?」C女嘆了口氣。

A女聽完搖了搖頭。「老實說,我現在很厭倦政府老是說「廠商要有良心」的說法。不是說這句話是錯,而是政府的責任就是在於制定並且執行制度,透過制度去抑制人性惡的那一面,而不是老是只期望廠商可以自動往善的那一面去走。這樣的期望,其實本身就是在規避政府自己應該有的責任啊!」

參考資料: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