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稱「共產」的史達林和毛澤東兩人,如何背叛馬克思主義?

自稱「共產」的史達林和毛澤東兩人,如何背叛馬克思主義?
Photo Credit: 破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上個世紀裡的確出現如史達林、毛澤東、金日成等角色,大言不慚的以馬克思主義的名義建立了這段讓人民不堪回首的過去。

文:楊進(紐約大學政治系碩士生,前三民主義信徒,後來改過向上,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成員。)

在現代人的印象中,「共產主義」不免令人聯想到極權統治、民不聊生、個人崇拜、黨國政治的變態社會。在上個世紀裡的確出現如史達林、毛澤東、金日成等角色,大言不慚的以馬克思主義的名義建立了這段讓人民不堪回首的過去。

但是,這些政權的形成和最終滅亡,真能夠證明馬克思主義是錯誤的嗎?筆者將在今天這篇文章中將介紹史達林主義和毛澤東思想如何在理論和實踐層面上,忽略或篡改馬克斯的社會學分析,進而導致革命的腐化和最終失敗。

墮落工人國家:托洛茨基對史達林現象的重要觀察

首先,筆者要向讀者們推薦一本重要的著作:托洛茨基的《被背叛的革命》,這本書及托洛茨基其他眾多的著作提出了對分析史達林、毛澤東這類人物在全世界崛起的現象之重要概念-勞動波拿巴主義。

托洛茨基是與列寧共同領導俄國工人推翻殘暴沙皇的革命家,也是位馬克思主義發展的關鍵性理論家。 托洛茨基從一開始就與史達林在理念上有嚴重衝突,而列寧死後則不敵以史達林為首的官僚制度,被史達林及其走狗驅逐出蘇聯,日後史達林又因畏懼托洛茨基對世界各地社會主義者的高度影響力,而在1940年將其殺害。

托洛茨基解釋了世界歷史上第一次成功的勞動階級革命,在俄國是如何轉變成歷史上第一個墮落工人國家,這個腐化過程叫做「勞動波拿巴主義」。

托洛茨基所闡述的勞動波拿巴主義,意即描述無產階級革命時段後,國家機構並沒持續由贏得革命的工人們直接控制,而是被少數黨員和官僚霸佔,這種以官僚來計畫全國經濟的政府就稱為「墮落工人國家」。

原本應該在勞動階級領導下,漸漸因革命在全世界的擴散因而消亡的國家機構,卻被新的少數領導階層建立的官僚體制日益壯大,變得更加極權獨裁,強人政治在這樣的情況下變得越來越明顯(註1)。這些政權雖然有可能推動(有限的)財產重分和禁止私產等等看似社會主義的政策,其實最終都是利用自己壟斷的政軍權力中飽私囊。

真正的社會主義勞動政府,應該是由全國勞動人民先從工廠或工作單位基層組織小組投票表決選舉代表,然後由這些代表依據小組投票結果來參與城鄉、地區性和全國性的政治策劃。

這些代表,不論在小組或全國議會層面上,隨時都可以罷免,收入也不能高於技術勞工所領的薪資。所以,一個真正的社會主義政府應該是最仰賴和保護民主機制的政體,絕對不是像史達林蘇聯和中共這樣由上往下控制、指派的專制和國家恐怖。

但是,史達林現象的成形不是任何一個人設計出來的。從馬克思主義觀點來看,當時俄國自身與全世界的物質條件,都造就了墮落工人國家在俄國的建立。在1917年俄國革命成功時,全世界的社會主義者都認為勞動革命也會在高度發展的歐洲爆發,尤其是馬克思的故鄉,也是當時世界上最大規模的社會主義政黨所在地德國。

Karl Marx

馬克思。Photo Credit:Public Domain

然而1918年德國革命的失敗,在經濟上孤立了既落後又斷壁殘垣的戰後俄國(俄國此時已經歷了一戰和內戰)。這時的俄國勞動階級民眾缺乏了計劃經濟必要的資源,如時間(革命後減少為資本家上班的工時)、基本教育、公共設施(道路、交通、電力)、及基本資源(食糧、衣物、住宿等)。

被孤立的俄國當時嚴重缺乏這些資源,導致霸道派的前布爾什維克黨員們(列寧領導的革命政黨)奪下政經兩權,並推舉能維護他們利益的史達林為領袖。

托洛茨基的「勞動波拿巴主義」概念,其實是從一個宏觀的角度描述史達林和毛澤東這樣政權的崛起(當然每個案例不完全相同,但是還是相當相似的)。史、毛兩人自己又分別在理論和實踐上,因一己之私嚴重的曲解了馬克思主義,造成了無數歷史悲劇和對世界左派巨大的打擊。

我們先來看被毛澤東崇拜的史達林的主要錯誤,再來看看毛澤東思想的病態和對世界的遺毒:

史達林主義的主要理論錯誤

史達林對於馬克思主義在理論的最大傷害,莫過於他提出的「一國社會主義論」。史達林認為在建立一個社會主義世界前,必須要先在一個成功革命過後的國家裡加強社會主義制度,才去幫助別的國家實現革命。

這個論點有幾個嚴重缺陷:首先,馬克斯早就了解了隔離性社會主義的不可能性,成功的社會主義只有在世界革命之後才有辦法生存,因為被革命推翻的統治階級會逃到別的國家再以資本的力量回來反攻。

再者,每個國家都有不同的物質條件,完全自給自足的經濟在世界大多數國家都是不可能的。因此,唯有擴大社會主義權的合作領域,才能夠將物資平均的分散在每個人手中。這就表示,侷限在一個國家裡的勞動政府社會主義,經濟終究會被自身物質條件的限制而逐漸衰弱。

在這個情況下,這個國家要不是最後被統治階級重新征服,就是被勞動波拿巴主義挾持。這就是為什麼馬克思從一開始就強調社會主義,如同今日以世界市場在全世界散佈的資本主義,一定要是國際性的。

Mao,_Bulganin,_Stalin,_Ulbricht_Tsedenbal

毛澤東與史達林。Photo Credit:Public Domain

史達林在實踐上的罪行

俄國革命的孤立,讓史達林派的官僚為了維護自身利益而與馬克思主義越行越遠,史達林所有的「理論」都是為了辯護他的所作所為而撰寫的。「一國社會主義」其實是史達林欺騙再次被壓迫的俄國勞動階級的謊言,以防他們發動再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