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NFL啦啦隊員到好萊塢實習生的覺醒:雇主的剝削無法承諾你一個「更美好的未來」

從NFL啦啦隊員到好萊塢實習生的覺醒:雇主的剝削無法承諾你一個「更美好的未來」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越來越多人認知到,即使你做的工作再有價值,或者不管你有多麼熱愛你的工作,都不代表雇主有權以低於最低薪資的代價聘用你。

但現在再也不是了,好萊塢中包括索尼、福斯、華納兄弟等各大製片公司,都開始照法定薪資支付給實習員工,這些案件的影響力正漸漸向外傳播,而不僅只侷限於特定產業或城市。這些案子的成功,也鼓舞了其他行業中受到不平等待遇的員工,在可預期的將來,必然會有更多人站出來爭取自己應得的權利。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台灣,這類的情形恐怕不亞於美國,甚至有可能更為嚴重。我們似乎已經習於接受低於水準的薪資和不成比例的工作量,去換取所謂的「資歷」或是替履歷「鍍金」,以及一個「更美好的未來」。你有多常聽到人們描述一份工作是「出去之後下一份工作會很順利」,因而願意犧牲大量個人時間甚至於身體健康?我們總是被期許做的比被要求的更多來證明自己的價值,而另一方面,控管薪資則永遠是資方的萬靈丹,兩者交互影響下,造就了台灣惡質的工作環境。

也許該是時候停下來反思這一切是否合理,並試著去作出改變,為自己,也為同儕或後進爭取更正確的待遇。台灣可能沒有像美國那樣成熟的勞工法條規定,無法透過司法的途徑尋求突破,但拒絕被剝削應該是共通的普世價值,不應隨人事物地的不同而有差別。透過內部的柔性力量,循序漸進去推動改變也是一種可能,又或者有一天當我們轉換了立場時,能挺身而出去做那個推動改變的關鍵人物。而這一切,都要從根本觀念的覺醒開始。

要告訴自己,正確評價自己工作內容的價值也是一種能力,除非你認為自己的付出的努力是沒有價值的,否則,你理應得到對等的報酬,而不只是畫在空中的大餅而已。當這樣的想法逐漸成為社會上的共識後,改變成真的時刻才會來臨,而台灣也將能因而擁有更健全的職場環境。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