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債危機這齣八點檔演了五年,公投後能寫出什麼新劇本,還是歹戲拖棚?

希債危機這齣八點檔演了五年,公投後能寫出什麼新劇本,還是歹戲拖棚?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幾年還沒有任何一位希臘總理能像他一樣,擁有這麼高的民意支持、這麼好的機會在希臘推動實質改革。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經過上星期日的全民公投,希臘債務這齣演了五年的八點檔總算是要換上新的一幕了。

先前只要身邊有人問我對於希臘債務問題的看法,我總回答:用撙節政策、推動國內改革做為交換條件以獲得歐洲債權人紓困金的戲碼會持續上演,直到希臘人民認為經濟狀況依舊沒有改善、失業率高居不下、今年一月剛上台的極左派政黨-激進左翼聯盟(Syriza)沒有能力處理債務問題,出現抗議示威遊行甚至是要求總理下台。

或是希臘總理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因為在紓困談判中一改選前承諾(終結令經濟窒息的撙節政策、要求債權人刪減債務等),不斷對歐洲債權人讓步,導致黨內極端份子與國會反對派的勢力越來越龐大,讓債務解決過程實質停擺為止。

也就是說,我認為希臘債務問題該關注的,其實不是希臘與債權人有沒有在希臘資金告磬前達成協議、獲得挹注,而是齊普拉斯究竟能不能持續安撫國內民眾與黨員,推動協議中所答應要履行的改革。從稅收體制、勞動市場、退休年齡到退休金等,這每一項都密切關係到希臘人民的日常生活,所對面的阻力肯定非同小可。但萬萬沒想到,齊普拉斯竟然會利用全民公投來打開這即將形成的死結。

雖然許多歐盟領袖認為希臘選在談判進行時拋出、舉辦公投是個錯誤的決定,因為這個舉動不但破壞了歐盟領袖與新上任希臘政府間剛建立好的信任關係、造成歐元區會員國對立情緒加劇、還有可能會助長近幾年聲勢不斷壯大的反歐、疑歐力量。

先姑且不論結果,公投讓希臘民眾透過直接民主有表達意見的機會,特別是對如此重要、攸關國家未來幾年發展的議題上,這對飽受「民主赤字」所詬病的歐盟來說未嘗不是個正面發展。再者,公投雖然破壞了希臘與歐洲債權人先前談判時所建立起的信任關係,但不管結果是支持或是反對,有了最新民意作為催化劑,能加速整個談判的過程,讓事情瞬間明朗化。

目前可以確定的是,就算希臘無法因「Oxi」(希臘文的「不」)的投票結果獲得更多政治談判籌碼,要求債權人對改革條件讓步,但從近幾日齊普拉斯與歐盟官員之間的互動可以明顯看出,整個談判氣氛已經改變了,希臘因公投的舉行和結果而在歐盟內部找到了更多盟友、獲得了更多的支持與尊重。

儘管有了一個全新的開始、新的民意支持,但齊普拉斯依舊在與時間賽跑,而賭注或許是他的政治生涯。在7月7日的緊急歐元區領袖會議中,歐元區領袖們決議再給希臘5天的時間,也就是到本週末星期日早上之前提出新的、具體的、詳盡的改革計畫以換取紓困金。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若無法順利達成協議,則希臘政府將被迫繼續實施金融管制,齊普拉斯也將承受更大的政治壓力而可能被迫下台。7月20日或許是個分界點,這天希臘必須償還對歐洲央行35億歐元的債務。但短期內,公投高分過關的結果(61.31%的希臘民眾表示反對)就像是對齊普拉斯政府的第二次信任投票一樣,近幾年還沒有任何一位希臘總理能像他一樣,擁有這麼高的民意支持、這麼好的機會在希臘推動實質改革。

齊普拉斯一連串的政治動作,已經證明他並非一位毫無經驗的政治家新手,堅持捍衛希臘國家利益的決定、不畏懼與歐盟其他領袖對抗,為他博得許多掌聲。現在,一切就看齊普拉斯能寫出什麼新劇本,為歐洲留下一個皆大歡喜的結局了。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