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習要不要給薪資,不是一個非黑即白的議題

實習要不要給薪資,不是一個非黑即白的議題
Photo Credit :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一個說詞是「我不會但是我可以學」,我也同意資方應該有教育的責任,但柯文哲認為「如果要學就要收學費」是否合理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我真的覺得,如今台灣的輿論只要談到某些類似的議題,就一定要馬上製造出一種只有對立陣營、非黑即白的態勢。只要把每個政治人物在短短受訪時間內,突然被插入一個問題的反應拿來當成題材,再加上鄉民熱愛的配圖,就能成為網路熱議數日的養份。

然後,許多人就開始打稻草人,開始攻擊假議題,開始選邊站、然後憎恨對方;而熱潮過後,不痛不癢,沒有任何事情前進了,只留下滿版的垃圾與嘲諷。實習要不要給錢這種事,真的只能被操作成勞資對決嗎?當有人指控政治人物的發言都是站在資方考量時,那請問資方對勞方的要求與期待都是不合理的嗎?反之,勞方的義務又是什麼?

你覺得在什麼樣的情況下,你願意給實習生津貼或薪資?是因為你付得起?還是對方夠好?當柯文哲說「實習沒有收你學費就不錯了」,這聽起來合理,但請問這句話在什麼樣的狀況下是成立的呢?為什麼沒有人談清楚?

我認為在評論此事的時候應該要考量以下四個要素:

該項工作的專業門檻高低

有一個說詞是「我不會但是我可以學」,我也同意資方應該有教育的責任,但柯文哲認為「如果要學就要收學費」是否合理呢?我認為這真的要看該工作的專業程度。我就拿我們研究室的各種慣常工作來說好了,如果我需要有人幫忙照顧動物,那麼我絕對不會免費讓一個「什麼都不會」的學生進來實習,因為可能才半天就害死一堆動物。

在這種「因為都不會」的情況下,我就算收學費也不想教到你會,因為在這個過程中會損害我研究工作的進度。「我不會但是我可以學」的前提是你已經有底子了,雇主只要再教你一點就可以上手。

好比我需要有人幫忙數位化動物標本,我可以教他什麼叫後設資料,什麼是影像品質,怎麼疊圖、怎麼拍才是我需要的角度。但是如果他連數位單眼都不會用,連白平衡都不知道,連手動對焦都做不到,那他就真的應該要付我學費。

Photo Credit : Corbis/達志影像
完成該項工作所需時間的彈性

工作時間是否固定經常被視為職場環境的一部份,但是各位,這真的要看狀況啊,責任制真的不合理嗎?準時上下班就必然是對的嗎?不是這樣的吧。以我們這種科學研究與教育機構來說,作息必然由研究需求為指引,再加入你三餐吃東西所需要的時間。

我從來沒聽過我們這個領域會有人認為上山下海做研究工作,還會想要「準時上下班」的,因為我們的工作性質就是「追著自然現象跑」,然而自然現象卻並不受人的期待所控制。所以,請問從事這個領域工作的人,應該期待自己朝九晚五嗎?似乎不可能。

但是,如果這個實習工作的本質是重覆性高的,可操控性高的,必須配合其它行業上下班的,那麼朝九晚五,準時上下班就應該是一種常態,所以拜託不要一概而論。

資方對人才的態度

雇主對人才的尊重與培養當然是工作能順利完成的重要條件之一,但我們常看到一些徵人啟事,不管是徵專任助理、正職人員、計時人員、志工或是實習生,條件都非常之嚴格龜毛,囉哩巴唆一大堆,要求這個與那個,最後卻跟你說「你可以得到難忘的回憶和無價的體驗」,我認為這實在太機車了。

如果該工作的專業門檻那麼高,雇主卻只想要使用免錢的人力來遂行自己的意志,那就真的很無恥;如果這樣的徵人啟示來自政府或教育單位,那簡直就是帶頭羞辱高知識份子。

勞方對專業的敬重以及對工作的責任感

但是當多數的聲音都在指責資方的同時,我真的想問問勞方的義務是什麼?

對於這個部分,我是這樣想的,包括你對這個工作的付出和努力是為了自己的溫飽?為了工作的品質?為了團體的發展?或只是效忠老闆?

我覺得都沒關係,每一個人有自己的價值觀,但是可不可以想想,老闆為什麼要付你這個薪水?因為你真的是人才?還是你認為自己平白無故什麼都不做就應該得到基本工資呢?我們看過一些對工作很有熱情、很有天份也很投入的學生,身為老闆自然而然會想要多幫忙他一些,讓他圓夢。

但我們也看過一些本事普通,但是非常愛計較的傢伙,除了遲到早退外還非常在乎自己的權益,少一點都不行。這種人覺得自己超棒的,有不可取代性,總覺得老闆欠他,自己無法把事情做到好,只要受到一點指責就上網討拍,反正這年頭罵雇主最簡單不是嗎?

我真的認為,實習要不要給津貼不是非黑即白的問題,理想的狀況下,雇主本身要清楚什麼樣的工作可以讓實習生運作,然後準備好銀子來聘雇合適的人力,而實習人員本身的能力能讓他接受雇主的訓練並完成工作,同時也獲得經驗與一些報酬。

如果這是理想狀況,那麼當條件沒有這麼完美的時候,什麼是最可以被優先犧牲的?是不給不夠格的實習生錢,還是調整甚至降低工作需求?

相關文章:

本文獲大大養成所授權轉載,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Yen Shen-Horn』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