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八仙塵爆到主播脫序提問,顯示台灣社會有多麼藐視專業

從八仙塵爆到主播脫序提問,顯示台灣社會有多麼藐視專業
Photo Credit:自由娛樂頻道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總是太講變通,不講規則。所以我們總是不知道自己的專業在哪裡。擴大來看,這次八仙塵爆不也是缺乏專業所致?

文:陳敏莉

日劇天王木村拓哉初次來臺,本來是哈日族界的一大盛事,但接機當晚,中天主播的不恰當語言,讓這一切失了焦。

在場明明有隨行口譯,中天主播當晚還是跳過了口譯,在木村回答問題時,逕自秀起自己的日語能力—代表台灣的媒體(之一)、對第一次見面的明星、在非私人場合、沒有得到對方同意敬語豁免時,用了通常和平輩之間才會使用的語氣和句子,詢問木村「開心吧」,事後又大在自己以及公開粉絲頁表露自己是小粉絲,不但摸了木村一把,還驕傲地用「日語」和他交流提問了。

光看到當晚直播,就知道她一定會犯眾怒。

除了語言有瑕疵以外,更重要的是,她代表台灣的媒體。

各國媒體有各國做事準則,各國娛樂圈也有。

一般日本娛樂事務所中的規矩已經很多,傑尼斯事務所的更是出了名的「龜毛」。筆者曾經有幸參與某日本偶像來台時的訪談工作,見識了他們的SOP。首先,要來訪談的電視台,必須先寄來題綱,題綱雙方確認過後,修改,修改後討論,討論完後雙方定案,不再接受更改。

到了訪談當天,日本事務所也會要求記者早到,和記者談走位,以及訪談流程,雙方會再確認一次題綱。但有些台灣媒體總是喜歡到了訪談當天以後還想跟主辦方談更改,完全無視之前說好的規則。

若不肯,就是對方「耍大牌」、「不近人情」。

殊不知,這是日本事務所為了保護藝人,而採取的措施。想想看,你到了陌生的土地(在自己國內亦然),你不了解當地媒體生態,為了保護藝人不失言,你盡可能完整演練,以防出錯,把自己藝人最好的一面展現出來,到底有什麼問題?這不就是「專業」的一種表現:把小細節做好,能掌握的部分盡全力做到最好。

也許看起來迂腐了些,不知變通。但日本人不就是靠著這樣的精神,讓全世界相信了日本二字代表高品質?

再者,這樣的討論過程乃是雙方合意的結果。對另一方而言,你臨時不肯遵守可能就算毀約。如果在日本,即便是當地媒體,都可能立刻被請出去,終止訪談。

以上看起來像是限制了採訪自由,但這多數適用於娛樂線記者要求獨家訪談、宣傳活動行程等等看起來比較「公關」的訪問,以及非臨時重大事故時一般通用的準則。如果今天是某藝人醜聞,比如又爆外遇等等,那麼以上的「合意」當然不適用。記者不是公關公司的扯線木偶,自由提問當然是可以的。台灣雖然不像日本有這麼多嚴格規矩,但因為多數時候是簡單的、有明確時間通知的聯合採訪或者有流程可循,許多新聞台都用娛樂線當新人練習場。

回到木村訪台的案例。

它顯然不是個宣傳行程。這種傑尼斯藝人抵達,通常頂多在機場供媒體拍拍照。但當天能訪問,想必一定是和主辦方折衝樽俎的結果。看新聞畫面,媒體間很有默契的只讓其中四人舉麥克風牌子,明顯是說好的流程之一。而根據ETtoday的報導,當晚木村只開放接受三個提問。三個提問,現場媒體那麼多,要聽誰的問題?這應該也會是事先喬好的項目。

詢問當天在場的朋友後,了解到當天說好由主辦單位詢問,問些不痛不癢的公關題,讓各家媒體能回去交差。那麼,遊戲規則既然講好了,為什麼有人能夠自己脫序提問?這就顯然不是「日文不夠好」的問題,而是她藐視遊戲規則,無視對方專業,更狠狠打了在場所有遵守規則的其他記者一巴掌。她代表的是中天,也可能對日本事務所而言,代表的是台媒 — 那就是很大的問題了。如果台媒因此在日後訪日本藝人時被抵制,被拒絕,請問誰要負責?

看到這裡,你還覺得是小事嗎?

有些人護航認為「肯和外國人說他們的語言,已經很好了」、「又不是日文系的為什麼一定要講敬語」、「有沒有想過她可能是被新聞部長官逼去的,她本來就不熟或不會日語」,所以「哪有這麼嚴重」?

再次重申,她蔑視規則已經不專業;當天有隨行口譯,她也無視別人的專業;假如是中天硬逼一個不會講日語的記者到現場卻要她大秀日語,那就是中天的不專業。而這一連串不專業的結果,居然要全體台媒一起背黑鍋?如果有天因為記者的不得體或者脫序狀況太嚴重,而演變成外交風波怎麼辦?

筆者旅居國外,常常看到台灣人總是用「哪有這麼嚴重」來告訴自己事情做得差不多就好。但他們忘記,如果每個人都是這樣輕率的態度,那麼接觸到台灣人的那些外國友人,久而久之也就覺得台灣人可能都是這樣的。族群的名譽是自己一點一點造起來的。或許連台灣人自身都覺得自己身邊許多朋友都是「差不多先生」:凡事差不多就好,修改一下、彈性一下、草率一下,「哪有這麼嚴重」?但凡事堅持一些,累積下來,不就是專業?

過去筆者就有外國朋友和我抱怨,台灣人總是不跟SOP走,不懂什麼叫程序,總喜歡電話裡更改之前的討論項目,不提出書面申請,搞得整件事情變得很亂很雜。網路上甚至也有香港人論述了這個亂象,當時我還「暗笑他的迂」,但現在想想,才發現這不就是阻礙我們進步的一個重要原因嗎?

我們總是太講變通,不講規則。所以我們總是不知道自己的專業在哪裡。

擴大來看,這次八仙塵爆不也是缺乏專業所致?

呂忠吉為了謀利,不向國外購買專用彩粉,而自行請國內廠商代工;國內廠商也不夠專業地只用了玉米粉,並沒有加明礬等能防燃的物質進去;八仙提供場地,但也沒有仔細的審視對方的企畫書是否有潛在危險;最後主辦單位也找了一些想玩但是又不想買票的年輕孩子們,臨陣磨槍就上陣舉辦派對;工作人員也沒有確實宣導場內不能抽菸等安全事項,最後,憾事發生了,我們才只會悲天憫人,但不去想想過程中,如果有那樣一點的「專業謹慎」,不就不會發生這件事?


猜你喜歡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以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的學員案例來分析推導,說明透過系統性的分析、目標設定及投資規劃,財富自由並非遙不可及的夢想,甚至能藉此達成財富自由與志業圓滿的雙重目標。

財富自由是許多人共同夢想,如果可以擁有足夠被動收入讓生活無虞,甚至還能每月度假,相信這是許多人欣羨的生活。然而,財富自由確實是很好的理財目標,卻未必是「快樂」的終點。

36歲的心怡過去時常在各地飛來飛去長達八年,高壓工作、生活作息日夜顛倒,也為自己累積下遠高於同齡人的資產。分析心怡的資產負債現況:現金活存、股票、外幣存款、美股、債券、保險,包含名下一棟房地產,即便房子還有500多萬房貸,但總資產淨值有1300多萬。

她的夢想跟許多人相同,希望能靠著理財就不需要工作,每月有10萬元用來度假、15萬生活開銷資金和給家裡5萬的孝親費,同時維持目前每個月公益捐款的好習慣。現階段生活看似豐盛,但是距離自己設定的3億身家還有相當長一段距離,特別是盤點目前可動用初始資金只有美金3萬元,更讓心怡覺得目標難以達成。而在離開上一份工作後就因為帳面不缺錢而始終待業中,也讓心怡對未來不時感到不安。

擁有千萬身價,想要過上相對充裕、財富自由的生活是否是件難事?或許關鍵就在於資產負債組合當中的「負債」!

六月第二篇_(1)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台灣區總經理黃士豪建議心怡善用負債,打造財富自由並進而追求人生使命感。

給心怡的建議一:財富自由的關鍵在於善用「負債」。

與多數諮詢的學員相比,心怡的投資體質跟觀念都算相當完善,特別是本身資產分配方向十分多元,表現出對於投資她是有長期研究且願意嘗試的。而透過完整檢視「資產負債」「資產損益」及「投資組合」三張表格,我可以在短時間內理解學員本身屬於哪種類型投資者,目前於投資理財方面存在什麼問題通常也能一目了然。

財務問題一定是出在負債嗎?以心怡這個案例來看,反而是卡在分配最多資產於「保險」上,而能讓自己加速達成財富自由的機會,反倒是唯一且最大的負債「房貸」。

心怡的房子目前剩餘房貸已經低於房價50%,我建議她可以尋找銀行重新談30年換貸並加上使用三年房貸寬限期,這樣除了立即將每月10,000多元房貸支出減輕為幾千元,對待業中的心怡來說可減輕相當大支出負擔,還能取得一筆不小的資金將防守型資產轉為進攻型資產。如果又進一步將那些投資報酬率過低的儲蓄險贖回,將資金都投入進攻型投資項目中,能在三年寬限期內靠著投資達成每月10,000多元的被動收入,等同於用手邊資金幫自己繳未來每月房貸。

給心怡的建議二:明確財務目標,距離財富自由其實很近。

但想要財富自由真有那麼困難嗎?或許單靠心怡目前手邊資產能在60歲前達成願望。

如果以心怡目前保障型資產高達518萬、防守型資產1400多萬、進攻型資產僅有250萬,分配比例為24:64:12現況來看,如果維持投資組合現況每年約8%獲利計算,要達到3億身家需要40年9個月。

圖表_1_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如果能將保障型資產降低至6%,防守型資產降低為31%,進攻型資產提高到63%,就目前心怡於美股平均獲利為15%,只需要將獲利提高至20%,16年又8個月就能實現3億身家目標。

圖表_2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事實上3億真的是必要目標嗎?如果以心怡希望的未來生活來看,即使加上換房、換車及新房裝修等開銷,也只需要1億3千多萬資產,同樣投資組合、同樣獲利只需要13年,心怡於50歲前就能實現財富自由夢想。

給大家的財富建議:比起追求金錢,更該追求使命。

雖然心怡有相當大機會達成財富自由的夢想,但在諮詢過程中我也發現她對未來的不安感,主要原因來自缺乏「使命」。即使可以靠著理財就擁有不錯的生活,但缺乏使命可能會讓人覺得人生沒有重量感。除了追求財富自由,我常常建議學員建議一定要找到「沒有錢也會願意做」的事情,才有辦法創造更多財富,所以建議目前待業中的心怡可以趁著目前還沒有生活壓力,找到「使命」並做為主動收入來源。

我也會透過一連串問題引導學員,從這些問題的答案中找到一個方向後確實執行,無論透過創業、找到相關產業或相關職位,建立屬於自己的中長期志業規劃。在執行跟學習過程當中,也能夠找到更多元的新道路,這是每個成功者在找到財富事業前必經之路,藉由系統性的分析、規劃及目標設定,讓自己找到真正的人生快樂泉源。關鍵在於:你有找到屬於自己的「使命」了嗎?

4_mobile_banner_300x250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