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八仙塵爆到主播脫序提問,顯示台灣社會有多麼藐視專業

從八仙塵爆到主播脫序提問,顯示台灣社會有多麼藐視專業
Photo Credit:自由娛樂頻道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總是太講變通,不講規則。所以我們總是不知道自己的專業在哪裡。擴大來看,這次八仙塵爆不也是缺乏專業所致?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陳敏莉

日劇天王木村拓哉初次來臺,本來是哈日族界的一大盛事,但接機當晚,中天主播的不恰當語言,讓這一切失了焦。

在場明明有隨行口譯,中天主播當晚還是跳過了口譯,在木村回答問題時,逕自秀起自己的日語能力—代表台灣的媒體(之一)、對第一次見面的明星、在非私人場合、沒有得到對方同意敬語豁免時,用了通常和平輩之間才會使用的語氣和句子,詢問木村「開心吧」,事後又大在自己以及公開粉絲頁表露自己是小粉絲,不但摸了木村一把,還驕傲地用「日語」和他交流提問了。

光看到當晚直播,就知道她一定會犯眾怒。

除了語言有瑕疵以外,更重要的是,她代表台灣的媒體。

各國媒體有各國做事準則,各國娛樂圈也有。

一般日本娛樂事務所中的規矩已經很多,傑尼斯事務所的更是出了名的「龜毛」。筆者曾經有幸參與某日本偶像來台時的訪談工作,見識了他們的SOP。首先,要來訪談的電視台,必須先寄來題綱,題綱雙方確認過後,修改,修改後討論,討論完後雙方定案,不再接受更改。

到了訪談當天,日本事務所也會要求記者早到,和記者談走位,以及訪談流程,雙方會再確認一次題綱。但有些台灣媒體總是喜歡到了訪談當天以後還想跟主辦方談更改,完全無視之前說好的規則。

若不肯,就是對方「耍大牌」、「不近人情」。

殊不知,這是日本事務所為了保護藝人,而採取的措施。想想看,你到了陌生的土地(在自己國內亦然),你不了解當地媒體生態,為了保護藝人不失言,你盡可能完整演練,以防出錯,把自己藝人最好的一面展現出來,到底有什麼問題?這不就是「專業」的一種表現:把小細節做好,能掌握的部分盡全力做到最好。

也許看起來迂腐了些,不知變通。但日本人不就是靠著這樣的精神,讓全世界相信了日本二字代表高品質?

再者,這樣的討論過程乃是雙方合意的結果。對另一方而言,你臨時不肯遵守可能就算毀約。如果在日本,即便是當地媒體,都可能立刻被請出去,終止訪談。

以上看起來像是限制了採訪自由,但這多數適用於娛樂線記者要求獨家訪談、宣傳活動行程等等看起來比較「公關」的訪問,以及非臨時重大事故時一般通用的準則。如果今天是某藝人醜聞,比如又爆外遇等等,那麼以上的「合意」當然不適用。記者不是公關公司的扯線木偶,自由提問當然是可以的。台灣雖然不像日本有這麼多嚴格規矩,但因為多數時候是簡單的、有明確時間通知的聯合採訪或者有流程可循,許多新聞台都用娛樂線當新人練習場。

回到木村訪台的案例。

它顯然不是個宣傳行程。這種傑尼斯藝人抵達,通常頂多在機場供媒體拍拍照。但當天能訪問,想必一定是和主辦方折衝樽俎的結果。看新聞畫面,媒體間很有默契的只讓其中四人舉麥克風牌子,明顯是說好的流程之一。而根據ETtoday的報導,當晚木村只開放接受三個提問。三個提問,現場媒體那麼多,要聽誰的問題?這應該也會是事先喬好的項目。

詢問當天在場的朋友後,了解到當天說好由主辦單位詢問,問些不痛不癢的公關題,讓各家媒體能回去交差。那麼,遊戲規則既然講好了,為什麼有人能夠自己脫序提問?這就顯然不是「日文不夠好」的問題,而是她藐視遊戲規則,無視對方專業,更狠狠打了在場所有遵守規則的其他記者一巴掌。她代表的是中天,也可能對日本事務所而言,代表的是台媒 — 那就是很大的問題了。如果台媒因此在日後訪日本藝人時被抵制,被拒絕,請問誰要負責?

看到這裡,你還覺得是小事嗎?

有些人護航認為「肯和外國人說他們的語言,已經很好了」、「又不是日文系的為什麼一定要講敬語」、「有沒有想過她可能是被新聞部長官逼去的,她本來就不熟或不會日語」,所以「哪有這麼嚴重」?

再次重申,她蔑視規則已經不專業;當天有隨行口譯,她也無視別人的專業;假如是中天硬逼一個不會講日語的記者到現場卻要她大秀日語,那就是中天的不專業。而這一連串不專業的結果,居然要全體台媒一起背黑鍋?如果有天因為記者的不得體或者脫序狀況太嚴重,而演變成外交風波怎麼辦?

筆者旅居國外,常常看到台灣人總是用「哪有這麼嚴重」來告訴自己事情做得差不多就好。但他們忘記,如果每個人都是這樣輕率的態度,那麼接觸到台灣人的那些外國友人,久而久之也就覺得台灣人可能都是這樣的。族群的名譽是自己一點一點造起來的。或許連台灣人自身都覺得自己身邊許多朋友都是「差不多先生」:凡事差不多就好,修改一下、彈性一下、草率一下,「哪有這麼嚴重」?但凡事堅持一些,累積下來,不就是專業?

過去筆者就有外國朋友和我抱怨,台灣人總是不跟SOP走,不懂什麼叫程序,總喜歡電話裡更改之前的討論項目,不提出書面申請,搞得整件事情變得很亂很雜。網路上甚至也有香港人論述了這個亂象,當時我還「暗笑他的迂」,但現在想想,才發現這不就是阻礙我們進步的一個重要原因嗎?

我們總是太講變通,不講規則。所以我們總是不知道自己的專業在哪裡。

擴大來看,這次八仙塵爆不也是缺乏專業所致?

呂忠吉為了謀利,不向國外購買專用彩粉,而自行請國內廠商代工;國內廠商也不夠專業地只用了玉米粉,並沒有加明礬等能防燃的物質進去;八仙提供場地,但也沒有仔細的審視對方的企畫書是否有潛在危險;最後主辦單位也找了一些想玩但是又不想買票的年輕孩子們,臨陣磨槍就上陣舉辦派對;工作人員也沒有確實宣導場內不能抽菸等安全事項,最後,憾事發生了,我們才只會悲天憫人,但不去想想過程中,如果有那樣一點的「專業謹慎」,不就不會發生這件事?

類似的例子太多了,如果我們還是這樣蔑視專業,不夠謹慎,這樣的憾事不會是最後一次;主播鬧出的笑話,也不會是絕響。

如此看來,你還覺得這個事件只是日語不夠好的小事嗎?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翁世航

素人參政的困境:在沒選上之前,你根本「什麼都不是」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