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是畢業就進台積電的「人生勝利組」,失明後一無所有的他,為何拒絕Google的工作邀約?

曾經是畢業就進台積電的「人生勝利組」,失明後一無所有的他,為何拒絕Google的工作邀約?
Photo Credit: CMoney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每個人命中都會有專屬於他自己的困境要去突破,這或許就是每個人的必修學分吧。

甘仲維,國中就到美國留學,研究所回台唸交大資管,畢業就進台積電。3年後轉進他最愛的網路業,在台灣Yahoo擔任要職。身旁還有一位交往10年論及婚嫁的女友。

如果這不是「人生勝利組」,那誰敢說是呢?

沒想到就在這一年後,工作沒了,朋友沒人敢聯絡他,女友也離開了。他自己更是多次想自殺…

到底是什麼事情,讓他原本美滿的人生,瞬間風雲色變?幾度想了斷自己的生命的他,卻因為認識了一位「特別的貴人」拉了他一把。現在的他,竟過得比之前更富足、開懷…

(以下照片由墨鏡哥粉絲專頁提供,CMoney小編Lele採訪,甘仲維親自口述)

我在台灣出生,從國小開始,因為爸媽工作的關係,便在香港、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地,過著舉家遷移的生活。

也因為從小就過著不同於一般小孩的生活,所以在同儕間,較難建立情感,造就了我渴望交朋友、適應力強的特質。但也因為這樣的經歷,讓我的個性過度獨立,有時候特別愛逞強。

國中獨自到美國求學,剛好搭上網路熱潮
大學決定主修資訊工程

在高中的時候,正好網路開始起飛,那時還是數據機撥接的年代,雖然連上網路需要半小時,但是對我來說只花30分鐘,就可以看到半個地球外,台灣的即時資訊,是一件很神奇的事。也因此對資訊埋下了很深的興趣,在大學時便主修資訊工程學系。

大學畢業之後,決定回到台灣繼續念研究所

剛好有個機會可以讓我申請亞洲的學校,家人很鼓勵我回台灣。想想自己20幾年缺席台灣的生活,或許可以回來試試看,於是申請上交大資管所後,便回到台灣展開新生活。

圖為交大的小木屋鬆餅

資管所畢業之後,順利進入台積電工作
但3年後我選擇轉換跑道-Yahoo首頁製作

跟大多數同學一樣,我進了台積電工作,主要工作是在做系統自動化與分析,因此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對著電腦。工作第2年,當時的教授很鼓勵我回去,於是我重返校園邊工作、邊攻讀博士。

這時我也遇到一個瓶頸,在台積電待了快3年,那些年我一直不斷的思考,問自己「這真的是我要的嗎?」我覺得這份工作跟自己的個性太背道而馳,我喜歡更人性化、更與人接觸的工作,於是便離開公司,到Yahoo奇摩設計首頁網頁。

新工作讓我沉浸在喜悅與成就感中
但這天突然眼前一黑,我的眼睛竟然從此…

這份新工作需要跟客戶溝通,3年來我樂此不疲的持續工作著,直到某一天…

還記得那天,從一早進公司開始,頭部便隱隱作痛,但因為工作忙碌,一開始並沒有放在心上。直到下午開完一個會,瞬間眼前一黑,伸手到眼前晃動也看不到任何東西,直到那時我才開始慌張。

一到醫院,才知道我得的是急性青光眼,因為眼壓太高,醫生說要趕快開刀。一開始信心滿滿的我,以為自己一定能恢復視力,心裡還想著要回去工作。

然而,我留職停薪的兩年內,一共開了11次刀,在第7刀的時候,醫生宣告我失明了。從一開始的期待、失望,到絕望…

後來補的那幾刀,只是為了讓眼壓高到會頭暈嘔吐的我,好受一點罷了。

宣告失明之後,事業、學業、感情生活全部停擺
家庭也陷入危機

媽媽放棄了海外事業回來照顧我,交往10年的女友也離開了我,想想過去是我牽著她的手逛街,但現在她卻要引導我去每個再平常不過的地方。其實回想起來,我還是很謝謝她曾經陪伴我的生活,直到她也無法再承受的最後一刻。

當我從一個非障礙者變成障礙者的時候,朋友間沒有一個人敢來探視我,大家不知道該如何與我互動。我無法撥電話、無法上網,整個人就像是人間蒸發一樣。

那段時間我每天都想著要結束自己的生命
但我發現,家人並沒有棄我於不顧

每次邪惡的念頭計畫好之後,卻因為看不見,連執行都做不到!被發現的我,就是跟家人一陣扭打與拉扯,時間久了,這種悲觀的念頭便慢慢淡了。因為我發現,家人並沒有放棄我,他們認為我還是我,並沒有甚麼不同。

也因為這個意外,從小感情特別好的弟弟原本在香港工作,在知道我的狀況後,很怕沒有人陪我,便把工作辭了回來台灣。原本媽媽叫他不要放棄工作,但是弟弟說:「他是我哥,我不幫他誰幫他?」

其實弟弟回來也沒有特別做甚麼,就真的是陪伴,陪吃飯、聊天、告訴我電影演些甚麼。也因為家人陪伴,讓情緒起伏很大的我好過很多。

採訪當天,仲維的弟弟(右)陪伴在哥哥身邊,靜靜的在一旁協助採訪工作

在我自暴自棄時,遇到生命中的貴人-淑琪姐

前女友在離開之前,竭盡所能的幫我尋找可利用的資源,也上網找到了一個徹底改變我的貴人-淑琪姐,也是一位中途失明者,意外發生時,她的老公就此消失了,從此一個人獨自扶養小孩長大。

剛認識她時,因為對自己的人生感到絕望,我總是蓬頭垢面、邋裡邋遢,心不甘情不願的被家人拖進她的咖啡店裡。

剛開始,我對她總是愛理不理,覺得她的人生不關我的事,但她卻很願意將自己的經驗,分享給像我這種中途失明的朋友。時間久了,我慢慢對她卸下心防。

我問她:「為什麼要穿得漂漂亮亮?又看不到。」
她說:「因為我自己高興啊!」

沒錯,她就是一個這麼酷的人,而且常常在店裡蹦蹦跳跳,靈活到讓我常常忘記她也是位視障者。

那時我身上有很多保險糾紛,其實都是她為我挺身而出
她告訴我,我有回饋社會的潛能,只是自己沒有發現

讓我最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是,有一個理賠拖了好久,當保險公司宣判不理賠的那瞬間,淑琪姐哭了。她對著保險公司說:「你們不差這點錢,但這筆錢對這個年輕人而言,是他重新站起來的機會啊!」

老實說當時為了救我的眼睛,把工作那幾年賺的錢都花光了,不論是中醫、西醫、神醫、密醫甚麼都看過,全家人幾乎是散盡家產的在救我,甚至每個人的棺材本都沒了,所以那時家裡經濟狀況是真的很不好。

淑琪姐在我心目中,是一個很堅強的人,總是正向思考,認識她以來 我從沒聽過她哭,但是為了我這個陌生人,她哭了。我才發現,她為了我真的很努力。

她告訴我:「仲維,我今天幫你,是因為希望你以後也可以幫別人,我相信我不會看走眼,你只是一時半刻不知道自己的能耐。之後的你絕對會很獨特,要記得這個信念,要一直傳承下去,即使我不在了也一樣。」

在淑琪姐的鼓勵下
我決定重返校園完成博班學業

只是交大從來沒有全盲的學生,我帶著專用的電腦、器材到學校會議上。幸運的是,我的指導教授非常挺我,後來通過了教授們發一篇國際期刊的考驗,便回去繼續進行博士論文,完成學業。

對我而言,淑琪姐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支撐,但這段開心的日子並沒有持續太久。

淑琪姐告訴我,她要去旅行
沒想到再次見面卻是在她的告別式上

有一天,她告訴我要去美國一段時間。一切來得很突然,但我還是很熱情的跟她分享我在美國的種種。雖然看不到她,但我可以感覺到她的精神不像以前那樣旺盛,為什麼出去了還這麼悶悶不樂呢?這一點都不像她。

為了讓她打起精神,我告訴她:「淑琪姐,我博士快畢業了,等畢業之後,要帶你去吃好吃的大餐!」後來的日子,我打電話給她卻始終沒人接聽,沒想到我們再見面,是在她的告別式上。

她得癌症過世了,卻一直隱瞞著我。

還記得那天下著毛毛雨,我搭著計程車來到教堂,手裡緊握著的,是被我死命捲成一卷的口試給分單。

一切來得很快,我才又再次感受到世事的無常。認識淑琪姐不到一年的時間,她改變了我那麼多,即使到最後一刻還是這麼貼心,還騙我說要從美國帶禮物回來給我。

但她不知道的是,對我而言,其實她就是最棒的禮物。

畢業之後我打起精神
想運用所學來幫助其他視障者,無奈卻四處碰壁

我談過多家企業想繼續進入職場,但多數的公司只願意約聘並支付最低薪資,無法累積年資,先前的工作經驗一點幫助都沒有。我心想:既然台灣行不通,就試試看國外吧。

於是我開始上網找美國的工作,包括Google(谷歌)、Amazon(亞馬遜)很多美國的知名企業都邀請我去面試。而我每次一接通電話就會先表明自己是視障者,他們都會回我:I know,so what?(我知道啊,那又怎樣?)

態度與台灣的企業截然不同,讓我深深感受到,台灣對身障人士的不友善,根深蒂固。

最後我拒絕了Google的邀請,決定留在台灣尋找機會

最印象深刻的是在電話面試時,有一個Google的女主管問我:「你口口聲聲說想為身障人士做這麼多,這些好想法,為什麼不在台灣做?」

她的一番話引起我的省思,後來在回覆期限的最後一天,我拒絕掉了Google的offer與工作邀請。最後,我在網路上找到了資策會。

溝通過後,資策會十分認同「關懷科技」的理念
於是便著手開始開發一款App,解決視障朋友的困難

這項計畫稱為i-AIM App計劃,從發想、設計、提案、使用者測試、使用者體驗全部一手打包,因為我不僅是開發者,也是使用者。

自己在成為障礙者之後,認識了輪椅族、聽障朋友,才知道大家在面對生活時, 都有很多困難。他們渴望不同的就業機會,而不是只能賣彩券或口香糖。

i-AIM App,工作人員只要看得到,便可以在家工作、解放工作障礙。視覺障礙的人得到幫助,非視覺障礙的人得到工作,就能夠達到雙贏的效果。

雖然這款App現在還在募資
但這是我唯一能回饋社會的方式

一直到現在夜深人靜時,我還是常常會想起淑琪姐對我的鼓勵:「我今天幫你,是因為希望你以後也可以幫別人。你是很有能力的人,一定要盡你所能回饋這個社會。」

回過頭才發現,自己在做的事情,都是當初從未設想過的,而似乎這一切又像是一種冥冥注定。未來的事,雖然我還不知道,但是我會帶著淑琪姐對我說過的每字每句,繼續為這個社會創造更大的價值。

儘管過程辛苦、一路上會有很多挫折,但或許這就是人生最迷人的風景,「每個人命中都會有專屬於他自己的困境要去突破,這或許就是每個人的必修學分吧。」

後記

第一次聽到仲維的故事,覺得很不敢置信,這意外竟然發生在他這種「人生勝利組」的身上。

但也因為這些經歷,以及這條路上遇見了生命中的貴人,才漸漸開始改變想法、改變對這個世界的態度。那就是:遇到這樣的困境,他最後不僅沒有放棄自己,居然還能發願要把「希望的光芒」帶給千千萬萬受困的人。

看到這我才了解,原來,這才是「人生勝利組的」真正定義。

墨鏡哥,謝謝你用自己的故事,讓我們了解這一點。這世界有你真好。加油,祝你成功!

最後讓我們為這位勇敢面對人生,並向全新世界挑戰的大男孩甘仲維,用力地按個讚吧!

本文經CMoney團隊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