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實習」無法學習、「打工」又沒合理薪資,我們是否以實習之名複製白領奴工?

當「實習」無法學習、「打工」又沒合理薪資,我們是否以實習之名複製白領奴工?
Photo Credit: Alan Rampton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若一位老闆認真傳授專業或技術上的知識,即使沒有給薪水,實習生會認為這樣的企業值得期待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新聞整理:李牧宜

暑假來了,不少學校安排學生到相關企業實習,增加學生實務經驗;也有學生自行應徵實習工作,為畢業後的工作鋪路、做準備。面對這樣的時間點,實習是否該支薪的議題再度被民眾拿出來評論,贊成與反對兩派在網路上你來我往,僵持不下。

本月初,台北市長柯文哲在「公民咖啡館」和大學生交流,問起暑期實習無薪問題時,柯文哲回答:「你來我們這實習,我還花時間教你,我沒跟你收學費就不錯了,還給你薪資?」

對此,社民黨台北市立委參選人苗博雅說,目前絕大部分的「實習」都是「假教學,真免費勞工」,連勞健保都沒有,工作發生意外完全沒有保障。她認為柯文哲的言論,反映台灣政治人物太習慣站在資方角度看世界,不理解台灣勞工的真實處境,引發許多網友表示贊同。

【慣老闆思維是政壇流行病】從吳敦義的「無薪假可得諾貝爾獎」、蔡英文的「台灣勞工假太多」、王金平主張「提高加班上限」,到柯文哲隨口說出「你來我們這實習,我還花時間教你,我沒跟你收學費就不錯了,還給你薪資?這可以討論啦」的無薪實習思維,可看…

Posted by 苗博雅 MiaoPoya on 2015年7月10日

學校:希望學生用「學到的東西」當作報酬

苦勞網2014年的「無薪實習」專題報導,台北藝術大學藝術行政與管理研究所助理教授于國華認為,有些學生到了實習單位,才發現實習內容與想像有落差。理想上所方應與實習單位先溝通,但藝文產業的正職員工大多「一人多工」,若為學生量身打造實習課程,恐怕將造成實習單位的負擔。

因此校方仍希望學生盡量「以學到的東西當作報酬」,在工作過程中學習,認為工資並非實習過程最重要的東西。

于國華表示,藝文產業的整體狀況是「經濟拮据、入不敷出」,因此,勞動條件很難達到理想狀況,他認為學生進入職場前,就應有適當的了解跟準備。

實習單位:邊學邊做,工作或學習難二分

實習單位又是如何看待「實習」?金馬影展宣傳統籌呂彤暄接受採訪時表示,實習中所有接觸到的大小事物(包括打逐字稿、跑腿、影展驗票等),都是「深入學習」。他強調對實習單位和實習生來說,此過程是一種「雙贏」。

記者詢問:「實習究竟是學習還是工作?若可能兼具勞務與學習性質,討論工資是否有正當性?」呂彤暄回應:「很難二分無從區分」。

學校與企業對實習的想像,其實卡在「學習」與「工作」之間。

Photo Credit: Flazingo Photos @Flickr CC BY SA 2.0
「學習」與「工作」之界定依據為何?勞動部:個案認定

苦勞網報導,勞動部勞動條件及就業平等司專門委員黃維琛坦言,學生在實習現場「做中學、學中做」,工作與學習確實有混合不清的情況。

黃維琛舉例,同一計畫案,若由正職及實習生「各別」執行,中間對照兩案執行的差異,讓實習生從中學習,此過程沒有構成「勞務受領」,即「實習」。

相反地,如果實習生跟正職各自分配不同的案子做,並且最後都有結案,結果又歸單位所有,就不是單純的實習,而是「工作」。

黃維琛表示,也有難以分辨學習或工作的案例。以美髮業實習生為例,設計師讓實習生剪客人頭髮,剪到一半發現剪得不好,設計師為了「拯救」這個剪不好的髮型,必須付出比原本自己剪要更多的心力。

那麼,實習生的剪髮過程,是「學習」或者「勞動」?如何切割?此時出現了模糊地帶,因此他強調也因此需要以個案來認定。

教育部回應:學生非勞工、實習非打工

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等團體於去年5/5至教育部前抗議無薪實習問題,主張實習生雖具學生身分,但實習時既有提供勞務的事實,就應受《勞基法》包括最低工資與勞健保等保障。工會指出:許多學生整年在外實習,已無使用學校資源,卻仍須繳納全額學雜費,形同雙重剝削。

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專門委員梁學政出面重申教育部立場,表示有跟勞動部討論過,雙方認定實習非「打工」,凡工作場域中的實習即教育課程的一部分,因此不可能受《勞基法》保障。經過高教工會辦公室主任陳書涵質問「究竟是哪一條法規可作此解釋?」,他又改口「這是勞動部的業務範圍,非教育部權責」。

以政府的立場,支薪與否建立在對「打工」與「實習」的認知之上。

律師呂秋遠:做到「師徒制」10大特色,歡迎不支薪!

呂秋遠在臉書表示,實習要不要給薪水,首先要問問師徒制度是什麼?如果沒有古代的師徒關係存在,到公司實習,除了呼吸不用錢以外,什麼不需要錢?他贊成實習不用給任何薪水,但是,如同「師傅」的資方必須能夠做到以下10大點:

古時候,我們就有虐待學徒的習慣,據說幾十年前我們的學徒,不管是各行各業,都沒有薪水。BUT,這種制度的特色是:供餐、供宿、供技術、供保障、供未來,這種像家人一般的師徒制度,不知道現在是否存在?我的意思是,要討論實習要不要給薪水,首先就要…

Posted by 呂秋遠 on 2015年7月10日

究竟「傳統學徒制」、「打工」和「實習」有什麼不同:

 相關文章:

很明顯的,實習不如柯文哲所說…

由現實面我們看出,部分學校明文規定實習為門「必修」課程,但卻放任學生自行選擇實習企業;另外,企業也因為人力不足,無法安排專業人員指導學生,甚至讓學生做「打雜」的工作,還美其名是「基本工作項目之一」。

雖然有學生因此累積了很多經驗,也找到畢業後的出路,但另一部分的學生付出體力後得不到「知識」或「金錢」的補償,當然會有所不滿。站在學生、企業、學校及政府的立場,實習的「價值」似乎才是最難衡量的。

如果實習無法學習、形同打工又沒有合理薪資,當我們忽略了最基本的「價值」,實習制度對勞資方還是個「雙贏」嗎?我們的社會是否走向一個以實習之名複製白領奴工的時代?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