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給女兒當過一次壞榜樣,我才明白身教比言教重要多了

直到給女兒當過一次壞榜樣,我才明白身教比言教重要多了
Photo Credit:Lieutenant, Junior Grade CC 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老師所教出學生的數理程度也許不比上同年級的我國學生,但是我知道他們絕不會在學生的前面做出公然欺騙與說謊的事。

文:王立楨(航太工程師 、航空作家、《飛行員的故事》作者)

記得以前在台灣念書的時候,有一門課叫「公民」,所教的內容似乎著重於智、德、體三育中的德育。事隔四十多年我已不記得老師在那門課裡面教一些了,不過我想我在那堂課裡大概沒學到什麼東西,反而,老師在課堂上的一些言行卻影響了我的大半生。

公民課本裡教學生們要誠實,老師也一定在課堂裡強調誠實的重要。但是,每當督學到學校來視察時,是老師叫班長將全班的參考書收起來,藏到講台底下。我們也很合作的將書藏好,全班沒有人問老師,這種行為不是與他平時所教我們的完全相反嗎?

在老師的那種行為下,我學到了為了本身的利益,是可以說謊與作假的。我已記不起來此生說了多少謊,但是總覺得那些都是善意的謊言,沒有人因而受傷,所以我從來沒有為那些謊言感到抱歉或羞愧;直到二十年前,我的小女兒要申請大學的時候。

蕾蕾在長大的過程中,一直生活在空軍的環境下,雖然我不是空軍,但是家裡有太多的空軍文物,我也有許多空軍的朋友,那些朋友在家裡與我所聊的也都是與空軍有關的事情,所以在這種環境的影響下,她在初中時就決定高中畢業後要進入美國空軍官校,去當一名科技軍官。

在美國住過一陣子的人都知道,空軍官校並不是那麼容易進,除了功課要好,體育要棒之外,還要有相當的社區服務經歷,最後還要有當地的國會議員推薦,才能有被錄取的機會。因為蕾蕾在初中時就有了這個志願,所以她在初中畢業後,就開始為四年後進空軍官校的是做準備。

首先,她申請了一所在學區之外的高中,因為那個學校有軍官幼年生(Jr. ROTC)的課程,她想由那裏先體會一下軍隊中的嚴謹紀律。再來她參加了游泳及足球(Soccer)兩項體育活動,並且每天都花上許多時間來練習,為的就是能在其中一項參加校隊。結果他在九年級時就被選入游泳校隊,這在美國高中來說是相當不容的事。

學科成績她始終保持在3.75以上,體育這項她也取得了校隊資格,所差的就是社區服務的這項了。在當時我們所住的學區內,高中生最常做的社區服務就是到醫院去當義工,然而蕾蕾在學校及游泳訓練(當時她每天要在游泳池裡泡上四個小時!)後所剩的時間卻無法與醫院配合,所以即使她佔了雙語的優勢,卻無法取得義工的工作。

在十年級下學期時,有一天她在晚餐時問我,有一個離家裡二十多哩的醫院要徵週末的義工,我可不可以讓她自己開車去。當時因為她剛剛才拿到駕照,我有一點不放心讓她自己開車,再說我也覺得她在課業及體育的雙重壓力下,體力支出的太多,如果週末再去醫院去當義工,實在是太辛苦了。

我當時想都沒想就告訴她,實在不必那麼辛苦,我可以去找我的一位醫生朋友去替她開一張證明,說她每個星期都去那裏當義務翻譯。說完之後,我並沒覺得有什麼不對,所以就沒注意她的反應,等到我發覺她並沒有接下去說什麼時,我才抬頭看看她,當時她緊皺著眉頭,像是有什麼重大的事在困擾著她。

等到她發覺我在看她之後,她才輕輕的說:「我覺得這不太好,因為這是榮譽制度。」她的聲音不大,但我聽在耳裡卻如晴天霹靂,震的我霎那間不知說些什麼好。「以身教者從」,我這個做爸爸的給女兒做了什麼榜樣!

當下滿腹羞愧的向女兒道歉,同時也允許她開車去當義工,剛開始開車是會有風險,但是這是人生旅途中總要走的一段經歷,以她剛才的表現我相信她會很遵守交通規則的。

那天晚上小女兒給我上了寶貴的一課,後來我經常的會想那件事,也會想起初來美國念大學時,看著同班同學掙扎在一些我們在高中時就會的物理題目時,我會無知的批評美國學生的程度太差。然而,在學校所學的豈僅限於科學而已?知識教育與人格教育孰輕孰重?

在整個社會的運作上,科學發展固然重要,但人與人之間的誠信相處,那種所謂的「榮譽制度」卻也是不容忽視的。美國老師所教出學生的數理程度也許不比上同年級的我國學生,但是我知道他們絕不會在學生的前面做出公然欺騙與說謊的事。

督學來的時候將參考書藏好,看起來是極其普通的事,但是學生卻學到了什麼?無言的身教絕對勝過老師的照本宣科。

全文獲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想飛的故事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孫珞軒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