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播的提問錯在哪裡?其實文化就像愛情,不用硬性翻譯

女主播的提問錯在哪裡?其實文化就像愛情,不用硬性翻譯
Photo Credit: 自由影音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很多時候文法沒錯,說法沒錯,但就是沒有人這麼用。自己以為是禮貌、以為是客氣,對方卻絲毫沒有接收到善意的電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Euphie Chen(在台灣完成了所有可以完成的學歷。大學主修是國際企業,研究所、博士班的主修是能源。然後來到諾貝爾獎得主最多的芝加哥大學進行研究。最後卻不務正業的在華盛頓DC開起一家賣著台灣小吃與珍珠奶茶的CAFE館。)

行銷學課本告訴我,一間小店一定要有一個超級驚人的特色,才有存活的機會。

開店前,我用了壹周刊最厲害的優勝劣敗表將我們的小店與隔壁的星巴克進行分析:飲料價格,因為不是大宗採買原物料,星巴克勝;店面大小,因為資金不足,只夠租1700平方呎的小店面,星巴克再勝;知名度,不解釋,星巴克都勝到天邊去了。剩下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服務上想辦法一搏了。

在大美國人的心裡,一間尚無名氣且賣著境外美食的小店,是不太可能像台灣人以超開放的態度接受日本名店到台灣開分店,還能直接用日文說「いらっしゃいませ」(歡迎光臨)。

因此,我從Google的第一頁搜尋到第300頁,想把「歡迎光臨,慢慢挑選喔」翻成英文,讓這裡的客人有個美好的一開始。講了幾次「Welcome,take your time」,卻總覺得他們看我的眼神帶著一絲不解。難不成還不夠誠意,我心裡想著,莫非該學鼎王,給完珍奶後還要來個九十度鞠躬的目送。

有一回,我告訴店裡面的打工妹妹,當客人說謝謝的時候,一定要記得回句不客氣、沒關係。你們英文都比我好,請張開你們的金口大聲回答。

當天,我就聽到有個客人接過做好的冰沙後,大聲的說著「Thank you, Sweety.」

「That’s alright!」強國來的小妹果真開金口了。

等客人走後,我問她,「不客氣你確定可以用That’s alright?以我走訪附近所有店家的經驗,老美在Thank you後,總是接著嗯哼、No Problem或是很有禮貌的You are welcome、You are very welcome,你真的確定有That’s alright?」

強國小妹馬上翻出手機裡的中英詞典說「這不是沒關係的意思嗎?總比你每次都說No problem客氣吧?」她露出一副我托福90分耶,拜託你也幫幫忙的表情。

不服輸的我,立馬傳了簡訊問土生土長的美國朋友。他說,是沒錯啊,只是這不是一個常見的回應。

那時,我才察覺到語言是一種習慣的約定俗成,字典、網路的確都是說明可以這樣使用,就跟當中文說「謝謝」時,習慣的回應通常是「不客氣」,當你說「沒事」,也不算錯,就只是不習慣。

而我的「歡迎光臨」跟小妹的「That’s alright」有著相同的效果,對東岸的老美來說有著不習慣的感覺。

自己從小學英文的壞習慣,就是喜歡字字句句翻譯,用中文的邏輯去想英文,一個字沒翻譯過去就在心底鬧彆扭,幾近瘋狂的偏執。

有了店面後,更需要與客人聊天,才發覺語言的使用是一種場合、時機、以及整個情境的展現 。很多時候文法沒錯,說法沒錯,但就是沒有人這麼用。自己以為是禮貌、以為是客氣,對方卻絲毫沒有接收到善意的電波。

我們總是很習慣用自己的文化與習慣去翻譯成另外一種語言。

就像木村拓哉來了台灣,以台灣人的邏輯很習慣地問別人,來這邊開心嗎?

我雖然不懂日語,也無從評論起到底該主播的日文對不對,但引起這麼大的討論風波,無疑就是這個問法在這個情境下,不是個通俗的問句。

問了幾位朋友,一般日本人下飛機的訪問,大部分都是先說「辛苦你了,可以對粉絲們說幾句話嗎?」

日本人不習慣在一下飛機時回答,你來這邊開心嗎;就像這裡的美國人也不習慣在一進店裡面時聽到歡迎光臨,大部份的店家是不會對著客人喊Welcome。

「Hello,然後親切的微笑, 接著輕輕柔柔地說How are you!」這是美國人見面時再平常不過的打招呼文化,我的熟客美國人Hawaii先生卻告訴我這是讓他一進門就融化的標準SOP。

文化跟愛情一樣,不用硬性翻譯。

相關報導:從八仙塵爆到主播脫序提問,顯示台灣社會有多麼藐視專業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