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藍儂也有的「母親病」…...你的許多心理問題,可能都來自與母親的關係

約翰藍儂也有的「母親病」…...你的許多心理問題,可能都來自與母親的關係
Photo Credit:Eduardo Merille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母親,究竟是什麼?年輕人的危險心靈,可能來自於世上唯一不變的母親……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岡田尊司

母親病這種病

寂寞、焦慮、憂鬱、飲食障礙、酗酒、藥物上癮、自殘、繭居、虐待、離婚、完美主義……真正的原因都很有可能來自於你與母親的關係。

有母親病的人,會對父母的愛懷有執著心。無論是因為幼年時期獲得的愛不足夠,所以持續渴望,或是因幾乎快被過於沉重的愛壓垮,都會繼續這個十字架。

孩提時代不為雙親疼愛,內心沒有獲得滿足的人,越是希望得到父母的愛,越想獲得認同,會一直對父母愛懷抱執著心。而越是被父母過度疼愛,身為人的自主性,就越長不大,也越無法脫離母親的懷抱。

牽絆的型態有千百種。如果是因為想被愛、想獲認同,而以過度的行為來表現,那麼有時候反而會變成在折磨父母。也有人因為被父母當洋娃娃疼愛,從小在父母的支配下長大,結果什麼都不會,只得仰賴雙親,但同時憤怒與不滿卻一直悶在心裡。

得不到父母認同的人會覺得自己是廢人,不知不覺中為自我否定所困。為了懲罰這樣的自己,有些人會沉溺於自殘的行為中,也有人會想要報復自己的雙親。這些報復行為,有的是直接攻擊父母讓他們受創,也有人是用毀掉自己的方式讓父母心痛,間接讓父母嘗到痛苦的滋味。

也有人去否定不認同自己的雙親,將他們從自己人生切割出去,才勉強保住自己的人。只是,即使和母親保持距離、盡量不見面,也並不表示就能保有內心的平靜。

雖然不是直接受到脅迫,但是不被母親認可、不被愛的想法,會一直盤據在心中一隅,對任何事情都無法積極面對,或是很容易被負面思考所困。那一直盤據在心中的母親,永遠對你的所作所為,不停地低聲耳語「所以我說你不行嘛」。

也有人明明已經離開了父母,卻一直渴求一個能替代父母的人,持續沉溺於補償性的行為。然而,為了能得到代替父母的人,而努力做出許多令人感動、落淚的事時,更多時候得到的不會是回報,而是更大的失望與背叛。即使如此,孩子仍無法放棄,依然會持續追求那個幻影。

渴望母親的心情就是如此深切,這就是人的本質。

符合下面幾點,你很可能就患有「母親病」……

1. 容易產生自我否定的想法

不同的人會描繪出不同的人生軌跡,但是有母親病的人會有幾個共同的徵兆。例如,容易產生自我否定的想法。不被父母所愛,不被認同的受傷心情,在不知不覺當中轉變為自我否定,這樣的烙印持續威嚇著當事人。他的各種人生樣貌在某種意義上,便是不斷地想方設法從這個自我否定中脫離,企圖克服的軌跡。

有些人會拚命努力做一些受人肯定的工作,並提出成果。也有些人自我偽裝得很堅強,不讓人看見弱點,藉以取得平衡。不過,有些烙印太深刻、傷痛太殘酷,會像詛咒般緊緊跟隨著,持續對人生造成傷害。

就算憑著努力取得成功,確立堅強自我、磨練自己的人,也不一定能夠完全克服這個根深柢固的傷。很多時候即使表面偽裝得很好,內心深處還是會殘留空虛與不安。

當失去重要的東西或者碰到困難的時候,一旦無法妥善偽裝,那麼好不容易維持的平衡就會開始一片片瓦解。

2. 通常扮演「乖寶寶」的角色

最為人熟知,也最被廣泛認定為母親病的,就是扮演「乖寶寶」的角色。這並不僅適用於孩提時代,即使長大成人了也依然會如此。

看對方臉色,行事不由得會想要去討好對方。有時為了配合對方,甚至會損害自己的利益或影響生活。不僅是太在意他人,就連對父母也過度揣測他們的心意。這都是從幼年時期的經驗中,深印在心裡的行為模式。

無論被什麼樣的父母所生,孩子都想要被愛。更何況是不受父母寵愛的孩子,為了想要被愛,會不斷地觀察父母的反應,而在不知不覺當中學會了「乖寶寶」的行為舉止。

這樣的想法,在一直遭到父母否定的「壞孩子」身上也是如此。很多人即使在外為非作歹,回家也無法忤逆母親。否定父母、離開父母的支配也伴隨著苦痛,但如果做得到,也許傷痛還會小一點。

很多案例是,即使一直想脫離父母的束縛獲得自由,但又對離開父母這件事感到不安,於是便維持任由父母擺布的關係。雖然感受到父母給自己的重擔,可是一旦面對面,還是會看父母的臉色、態度和反應。

會不由得扮演起「乖寶寶」,就代表受到父母的支配。所謂支配,並不僅限於暴力或強制的型態;也會有那種外表看起來更美、更冠冕堂皇的控制。

3. 不斷地追求完美

有母親病的人廣泛的共同特徵之一,就是有追求完美的傾向。

想著自己如果不夠完美,一切都將徒勞無功;如果自己的責任和理想不能完美實現,就覺得自己沒有價值。於是為了獲得認同會不顧一切努力。

追求完美,是因為只有無可挑剔的「好孩子」才能獲得母親的認同。只要有那麼一點不好,母親就會不滿意,因為母親只挑不好的地方講。只能藉由完美來緩和自己內在自我否定的想法。

像這樣在孩提時代累積而來的經驗,便產生了不完美就沒有價值的信念,彷彿認定自己也是這樣期望自己。其實那都是母親的期望。

追求完美雖然也是一種通往成功的驅動力,但並不一定會一路順遂,也會發生過度勉強自己的情形。更痛苦的是,明明已經那麼努力付出了,一旦發生困難時,卻無法向人求助,也沒辦法找人訴苦。只讓人看到自己的優點,把缺點偷偷藏起來。這也是為了讓人覺得自己是「好孩子」所呈現的「完美自己」。

然而,壓抑自己配合他人,最終會產生不良的影響,有時會藉由按照自己的想法控制他人的行為來取得平衡。然而,那樣的關係並不對等,無論對方是伴侶還是小孩,很快就會覺得喘不過氣而想要逃走。

4. 想要獲得肯定拚命努力

與追求完美的心情連結在一起的,就是過分努力。為了盡義務、責任,或者為了達成目標,明明已經盡最大努力,還是會再強迫自己再加把勁。因為如果不這樣做的話,就會覺得自己沒有價值。認為只有這麼做才能獲得身邊人的認同。然而這麼做是把極大的負擔強加在自己身上。

一直努力再努力,非但不滿足,還會將目光焦點放在覺得自己還不夠的地方,結果就是努力過頭。以致於把自己的身體搞壞,或者精神上出現問題。

5. 永遠都缺乏安全感

患有母親病的人,常常沒有安全基地,換言之也就是缺乏安全感。一點點小事就容易覺得受傷、容易感覺到強烈不安。

安全感,並不單單只是覺得安心、安穩的感覺,而是跟自我存在有更根本的連結。缺乏安全感的人,只要有一點被拒絕、否定的感覺,就會認為自己根本是一個沒有價值的人。

一個人的心裡具備的安全感,稱為「基本安全感」。在被愛、被肯定環境中長大的人,都有這份基本的安全感牢牢地支持著他們。所以無論任何時候,都可以感覺到「自己沒問題」、「總會有辦法」。

這種覺得自己沒問題的安全感,不只是因為對自己的能力有自信,也是來自於在困難的時候,身邊一定有人會前來幫助自己的信賴感。相信身邊一定有人會幫助自己的感覺,稱為「基本的信賴感」。比起是否真的會有人來幫助自己,真正保護著這個人的是那份信任感。

然而,如果原本應該是最珍惜自己的母親卻沒有珍惜自己,那麼就無法培養出基本的安全感與信賴感。

「反正你做不到」、「果然不行」、「你老是讓我講同樣的話」、「這種孩子,不是我們家的孩子」、「不要讓我再傷腦筋」……。

媽媽不經意中使用的否定語或嚴厲的話語,也會破壞孩子的基本安全感與信賴感。會因為怕又被說些什麼,所以不敢說出真心話,或表現出自己脆弱的一面。有時候也會因為母親容易受傷,或情緒不穩定,而不敢說出真心話。

因為不說真心話,才能求得心理平衡,在形成坦誠相對的關係時,就容易變得情緒不安。原本是把自己的弱點藏起來才得以保全的自我,變得必須攤在陽光下時,就會突然變得搖擺不定。因為知道會有這樣的反應,所以有時反而會刻意避免親密關係。

因為覺得他人並不是能幫助自己的人,是會傷害、貶抑自己。而自己是看別人臉色、支持別人的角色,因此很難為了求助人而讓自己的弱點表現出來。

這個基本的安心感與信賴感,來自於出生至一、兩歲為止的經驗。一個不能相信他人的人,幼年時期從他人身上經驗到的不愉快和被傷害的感覺,多於愉快、良好的感覺。即使不一定都是母親的錯,但最應該陪在孩子身邊的母親,所扮演的仍是重要且關鍵的角色。

6. 容易受傷產生負面思考

有母親病的人,無法獲得安全或安心、沒有受到保護的感覺,還跟一種特徵有關。那就是容易受傷,容易產生負面的過度反應。一點點小事就覺得受傷,甚至對支持自己或最珍惜自己的人,總是做出過度反應而深深傷害對方。覺得被傷害、被迫犧牲的總是自己,因為這樣的想法太過強烈之故,不由得就會變得過度反應。

容易受傷這件事,一方面是因情緒低落,另一方面是被憤怒的情緒占據。實際上,有母親病的人,不僅容易被憤怒情緒占據,也不懂得如何管理憤怒的情緒。

憤怒是一種負面的情感,表現出憤怒通常不被認為是好事,但是光是壓抑也並不是對憤怒情緒的良好管理。如何表達憤怒,可以說是重要的情緒管理。

憤怒可分為兩種。一種是藉由憤怒的表現,來促進問題的解決,深化人際關係的建設性憤怒;另一種憤怒是無法藉著憤怒解決問題,還惹來不必要的紛爭,造成人際關係裂痕的破壞性憤怒。

忍到不能再忍,最後才爆發,變成無可挽回的局面;或是流於情緒性發言,沒有善加運用憤怒情緒的表達。與母親關係穩定的人,比較容易發展為建設性的憤怒;而關係不融洽或是冷淡的人,就容易變成破壞性憤怒。

與母親的不穩定關係,就像彼此在互相衝撞,不難想像也會陸續累及其他的人際關係。

7. 會有想死的衝動

我們再回到一開始談到的重要特徵。看到這裡為止,我想應該能更理解,有母親病的人是在內心深處養育著自我否定的想法。

被否定、得不到無條件愛的人,容易低估自己。即使擁有超越一般人的容貌與能力,還是會認定自己是個一無可取的人。顯然的自己在許多地方都表現優秀,卻老是覺得自己到處都是缺點。這樣的認定,會導致一個人做出「廉價出售」自己的行為。

表面上雖然表現得很強勢的樣子,但內心深處其實缺乏自信,這樣的人相當多。而追求完美、裝出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也是缺乏自信者的另一面呈現。這樣的偽裝或自我防衛一旦破滅,剩下的只有自我否定而已。

當無法保護自己免於自我否定的時候,真正的危機就會降臨。甚至連活下去這件事,都會變成一件不確定的事。

在被愛中成長的人,會珍惜自己,覺得活下去是理所當然的事。可是一直被否定、不被這個世界需要的人,經常會懷疑自己是否有活下去的價值。因為就連活下去這件事,對他們來說也並非理所當然。

否定話語或父母的聲音,會在不知不覺間控制了他。

8. 具備普世的愛與創造的能力

到目前為止,我們都以母親病負面的觀點來看,不過,幸好母親病絕不是只有負面的影響。事情的好和壞,往往都是相對的關係。有痛苦或試煉,也有從中產生的正面果實。正因為懷有痛苦與困難,才能被磨練出開花結果的能力。

有許多知名的藝術家、作家或是宗教家、改革者,都是有母親病的人,這正顯現出其正面的影響。

在母親的愛中成長的人,理所當然地會愛這個世界、也能相信這個世界。這樣的人即使不特別努力,也能安樂地享受幸福的人生。因此他們沒有必要把自己的人生賭在艱苦的創造上,也不會因為反抗或責難而產生覺悟,或者犧牲自己奉獻於社會或信仰。

因為他們若不這麼做的話,就無法保全自己,也會失去生存的意義。會這麼認為,是因為他們不曾得到那些理所當然的東西。那是令人感到傷心,也是痛苦的試煉,但也正因為想要超越這個宿命,才會驅使他們去做出超越自己的愛或創造的行為。

這樣的例子多得不勝枚舉,雖然無法在此列舉,但我們還是舉出一個偉大的藝術家為例供參考。

約翰藍儂的母親病

約翰藍儂也是一個有母親病的人。

他的母親茱莉亞,生長在一個中產階級的小康家庭裡,或許因為是最小女兒的關係備受寵愛,和個性堅強的姊姊相較之下,是一個隨性生活、性格奔放的女性。

而茱莉亞挑選的結婚對象艾佛瑞,有很多的問題,是一個大家都不認為適合結婚的人。艾佛瑞在九歲時失去了父母,在孤兒院長大,並在一艘客船上擔任服務員。他不但花心,做事也沒有什麼計劃,實在不能稱得上是一個品行端正的人。

然而茱莉亞聽不進任何人的意見,兩人很快地便在一起了。果然婚姻生活從一開始就很不穩定,即使兒子誕生了,也是四處玩樂,直到錢都花光為止。

茱莉亞不是個會乖乖在家裡等待丈夫回家的女人。她和一個年輕的陸軍軍官外遇,懷了孩子。在得知懷孕的時候,軍官已出發前往下一個勤務地點。當時約翰四歲,他不記得那個嬰兒的事情。因為他一生下來,就被送到挪威當養子了。

即使發生這樣的事情,茱莉亞依然我行我素。她再次和一個名叫約翰戴金斯的飯店服務生關係親密,開始一起生活。

像這樣不穩定的家庭,對年幼的約翰造成了影響,被認為有情緒不穩定的問題。茱莉亞的姊姊咪咪覺得這樣的情況不能再放著不管,於是介入了約翰的教養。

咪咪提出了領養約翰的請求。然而在這個時候父親艾佛瑞卻想要回自己的孩子。這對年幼的約翰來說,這場混亂的展開像要撕裂他的胸口似的。最後約翰由咪咪夫婦帶走,但約翰所受的心靈創傷卻久久無法消散。

不過被阿姨領養,對約翰來說也許是不幸中的大幸。不論留在母親身邊,或是跟著父親一起生活,約翰可能都會變成一個性格不穩定的人。阿姨給極度混亂約翰帶來了生活秩序與安心感,年幼的約翰漸漸穩定了下來。

因為阿姨夫婦自己沒有孩子,所以對約翰百般疼愛,但是對教養也毫不懈怠。約翰並不特別用功念書,但他成績優秀,特別在美術表現優異。進入頗具盛名的文法學校(Grammar School,英國的公立明星中學,是完全中學),除了本身的才華外,穩定的家庭環境,也占了很重要的因素。

然而就在約翰剛進文法學校的時候,他與母親茱莉亞再度頻繁接觸,開始每個星期的固定會面。在那之前,雖然他偶爾也會到母親處玩,但後來次數明顯增加了。與此同時,約翰的生活態度和成績明顯發生變化。他開始反抗老師,成績也急遽下降,並吸菸、偷東西。不久之後學會喝酒,還屢次喝得酩酊大醉。

開始脫離優等生軌道的約翰,比起被中產階級古板價值觀束縛的阿姨,活得自由奔放的母親更吸引他。他將一直隱忍在心中渴望母親的心情,全化為行動。

母親彈著班卓琴(又稱三弦琴),教約翰初步的和絃。可以跟母親一起分享音樂的喜好撫慰了約翰。對於母親他表示說:「說她是母親,不如說她更像是朋友。」

十六歲的約翰遇見了貓王艾維斯普里斯萊,完全被搖滾樂所俘虜。瞞著阿姨買了一把便宜的吉他,在母親家裡開始練習。約翰和朋友們一起站上位於利物浦的一個小舞台,開始在觀眾面前演出,阿姨迫於無奈,只好買一把更好的吉他給他,但是還是希望他能從事穩定的工作。約翰不做功課、光彈吉他,阿姨對此感到擔心。

學業一落千丈的約翰進了利物浦美術大學,可是,在那裡了解到學習美術的極限之後,約翰轉而尋求音樂的發展。對這樣的約翰來說,母親成為重要的支柱。就在這時,不幸的事情降臨,母親因為交通意外身亡。事情發生在與母親的關係正透過音樂日漸加深的時候。約翰永遠失去了找回母親感情的機會,留下的只有對音樂的想法,那無疑是唯一能更加接近母親的道路。

許多與約翰熟識的人都異口同聲地表示,如果在音樂之路沒有獲得成功的話,或許約翰藍儂的人生將以一個失敗的酒鬼謝幕。

也許那是對一個從小就被母親病糾纏的人來說,最容易發生的人生故事。但是,約翰藍儂的音樂與精神,與他從小嘗過的悲傷、恐懼,以及憤怒的心情,關係十分密切。如果沒有那些體驗,也不會產生他的音樂吧!他那容易受傷的纖細靈魂,正是因為他母親病下才有的產物。

儘管如此,我們更能深刻體會,即使對於像約翰藍儂這樣才華洋溢的人,母親這種病帶給他心裡的痛與控制,和他人並沒有什麼不同。

幼小的孩子只能依附著身旁大人的愛生存。他渴望被父母所愛。受阿姨和姨父的疼愛,小學生時代被認為是「優等生」的約翰,在十幾歲的時候,也是因為和母親的重逢,理解到拋棄自己的母親,對自己人生仍是有意義的,因而想要重建新關係。

無論是哪一個面向的約翰,都是噙著淚水、看著身邊大人的臉色,配合著他們。那也是因為想被父母所愛。即使是捨棄自己的人,也會去接受、原諒,希望跟他們有良好的關係。為了不曾養育自己的母親寫歌,藉著奉獻來克服悲傷與怨懟。

然而母親一方,也許對孩子的純粹心願並沒有想得太深入,或許只是趁機利用孩子的純粹,做出煞有其事的模樣而已。一點也沒有注意到孩子是那麼拚命地在準備、安排。

John Lennon – 《Mother》

書籍介紹

《母親這種病:現代人的心靈問題,可能都來自於母親?》,時報出版

作者:岡田尊司,精神科醫師、作家、醫學博士。

責任編輯:鄒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