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網路霸凌嚴重? 調查顯示仍以校園、現實生活居多

青少年網路霸凌嚴重? 調查顯示仍以校園、現實生活居多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青少年在網路上遇到霸凌的管道,以社群媒體(例如臉書、噗浪)最為普遍, 有近三分之二的受訪者表示曾在社群媒體上受到霸凌,也有近半數受訪者表示曾在玩線上遊戲時受到霸凌。

隨著網路發達、社群網站的興起,青少年族群在網路使用上的問題,如網路霸凌、網路性騷擾與網路誘騙等現象越來越受到社會重視,由政大教授張卿卿與交大教授陶振超所進行的「臺灣傳播調查」就顯示,男性青少年在網路上最常進行的負面行為是「不小心上到色情網站」及「玩暴力的線上遊戲」,女性青少年則較容易在網路上遇到性騷擾。

此外,調查也指出,網路使用時間越多,青少年網路使用技巧越高,但對於批判素養、社會結構素養等能力的養成毫無幫助。值得注意的是,台灣成人以及國高中生族群,約有一成二的使用者總是害怕錯過任何與朋友間的社交互動,甚至為此產生焦慮感,而「不得不用」臉書。

然而,持有「不得不用」動機的青少年,時常對於自身在現實生活的社交現況感到不滿,且生活中備受壓力,因此透過臉書找尋歸屬感。此外,青少年使用臉書動機較偏向「社交型使用」,而成人則多為維持現有關係及察看他人資訊的「工具型使用」。

至於在網路霸凌的部分,校園霸凌還是較網路霸凌普遍,但以國、高中 生較常成為網路霸凌的加害者。就網路霸凌而言,社群媒體及線上遊戲是霸凌溫床,並多以「對罵人、嘲笑或捉弄同學的訊息按 『讚』」的間接霸凌行為居多,而青少年在網路上遇到霸凌時, 最常見的策略則是「忽略」。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限制青少年網路使用並非良策

針對網路上各種正、負面行為,本研究發現,家長會較常以限制網路使用時間,或使用特定網站的方式介入的方式來管理青少年的網路使用。但限制使用的介入方式,對於網路素養能力養成沒有幫助,反而會減低青少年網路使用信心。

因此,父母面對青少年子女的網路使用行為,僅採取限制的策略並不是最好的方法,若能以鼓勵、溝通的方式管理青少年的網路使用,則有助於青少年在網路使用技巧、批判素養上的進步。

校園霸凌仍較網路霸凌普遍

在台灣9到17歲的在青少年中,僅5.8%曾在網路上被霸凌,但卻有14.8%的學童表示曾在現實生活中被霸凌,是網路上的2.5倍,顯示網路霸凌發生的情況仍不明顯。調查也指出,青少年在網路上霸凌他人的方式,以「對罵人、嘲笑或捉 弄同學的訊息按讚的間接霸凌行為居多」,有7%的受訪者表示曾經做過這樣的事。

至於青少年在網路上遇到霸凌的管道,以社群媒體(例如臉書、噗浪)最為普遍, 有近三分之二的受訪者表示曾在社群媒體上受到霸凌,也有近半數受訪者表示曾在玩線上遊戲時受到霸凌。此外,即時通訊軟體、網路聊天室、論壇、BBS等也是霸凌常發生的管道,大約每四人就有一人在這些管道中被霸凌。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社交壓力導致「不得不用」臉書

近年來,英美心理學者提出「害怕錯過」(Fear of missing out)的人格特質,指有些人當自己缺席任何社交活動或資訊時,害怕別人反而從中得到社交關係上的獎勵,因此會無時無刻的保持與他人及團體的互動,時常打探大家的動向,以免錯過任何資訊或事件。

根據調查結果,台灣成人以及青少年族群中,約有一成二的使用者都有「害怕錯過」的傾向。而持有不得不用動機的青少年,相較於其他青少年,整體生活滿意度及社交生活滿意度較低;也就是說,對於自身生活不滿意的青少年,較容易有「不得不用」 的動機。

因此,對於現況或是線下 不滿的青少年,更感到必須使用臉書才能追上潮流,或不至於連在線上都成為「邊緣人」。這樣的同儕環境,造成青少年感受到無形的社交壓力,而不得不用臉書參與大家的話題及活動。

儘管持有不得不用的動機,臉書仍提供使用者在社交上的滿足,並在使用者心理上形塑出一種群體的歸屬感,而臉書上較為客氣且正向的互動方式,也易讓使用者對於自我價值有更高的評量。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