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苗栗「昌鴻之亂」,除了打口水戰,我們還應該做這三件事

面對苗栗「昌鴻之亂」,除了打口水戰,我們還應該做這三件事
Photo Credit: 393公民行動平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苗栗債務危機,一再凸顯台灣地方自治根本沒有真正落實,城鄉差距…等因素使得地方政府連財政都無法獨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pEGGy CHeN

近日鬧得沸沸揚揚的不只希臘債務問題,幾日前苗栗縣長徐耀昌表示7月份公務員薪水又要發不出來,再度向中央告急,爭取一百多億的補助,並且於媒體上隔空批鬥前任縣長劉政鴻 ── 昌鴻颱風剛過,隨之發生苗栗縣新舊任縣長的「昌鴻之亂」,頗令人啼笑皆非。

相關報導:

苗栗「昌鴻之亂」亂出台灣的財政問題

苗栗財政的問題重點其實不在於這段恩怨情仇,393公民平台於2014上半年發布「縣市財政昏迷指數」起,便點出苗栗縣腦死的財政狀況,亦不斷呼籲大眾重視縣市財政紀律不彰的弊端,講到口水都乾了。(嘆氣)

縣市財政改革

第一要看首長的決心,但縣市財政問題並非僅僅縣市首長的問題,而是整個制度形成了一種共犯結構。

看著新舊兩任縣長互相批鬥,接任的同黨縣長徐耀昌難道完全不知前任過往的作為?又若無財政處長的「輔佐」,前縣長真有辦法每年想方設法虛列歲入與歲出,憑一己之力創造如此龐大規模的赤字與債務?而應負起監督之責的民意機關,何嘗不是監督不力,同樣成為共犯之一?又即使明知苗栗財務沉痾已久,監察審計部門於劉政鴻連任八年乃至下台後,仍未就苗栗債務問題調查出個結果。

更不用說實際走訪苗栗,會發現這些弊端莫不是人民縱容的惡果,缺乏民主監督意識、不認為政府的債務是真正的債務的選民,即使知道劉政鴻政府不停增加苗栗縣的支出,還傻傻相信透支財政是為了發展經濟,卻不知道政府對於苗栗的發展規劃根本是紙上談兵,而那些福利選票,也不過是為了討好民眾,苗栗債務越來越多,越來越窮,光是應付債務利息就是沉重的負擔,耗盡的更是苗栗縣每一個人的未來,沒有未來,談何發展?

Photo Credit:徐耀昌個人臉書
從苗栗縣財政問題看穿台灣民主發展的停滯不前

台灣解除戒嚴以來,歷經總統普選、政黨輪替等政治民主化的里程碑,我們都以為台灣已經是亞洲相對民主許多的國家了,但苗栗縣的財政問題(其實同樣發生在台灣本島的其他縣市身上,只是尚不到苗栗嚴重的程度),就像之前所講到的,反映的是地方政府中「行政機關獨大、民意機關效能不彰、選民民主素養不足」等問題。

灣對於地方政府一直沒有合理的財務評估,銀行認為政府不會倒閉,所以政府想要借錢就借錢,造成放貸氾濫。而地方政府一旦調不出頭寸了,就只好像徐耀昌縣長一樣表態「撐不下去」,接連向中央政府打出「伸手牌」,以「發不出公務員薪水」的名號向中央哭窮,再由中央勉為其難地倒貼補助,度過難關後又周而復始,惡性循環越演越烈,也一再凸顯台灣地方自治根本沒有真正落實,城鄉差距等因素使得地方政府連財政都無法獨立。

筆者認為徐耀昌縣長肯定也很想像前任縣長劉政鴻一樣「有能、撐下去」,但是請銀行幫忙換單、請中央幫忙補助,三次、五次都還可以,要是債務龐大到捅破了天,可以調度的現金就是那麼少,泥菩薩過江的中央政府又怎麼有力氣一直養著這些地方縣市呢?

八仙塵爆是否國賠都引發了許多輿論討論,苗栗政府欠下的幾百億債務,難道要由全民埋單?更不要說,苗栗的債務問題不是意外,是因為一直以來制度缺陷造成的人禍。

除了不停打口水戰,我們還能做什麼?

有人說要調查劉政鴻貪汙不法,但就像前面說到,台灣各縣市的財政根本不是獨立自主的,許多縣市仍嚴重仰賴中央政府的補助,而我們的地方自治、權力分立等等民主的要件都未落實,所以選民輕易就會被說得動聽的「經濟發展政見」、「福利政見」所收買,卻忘了評估那背後伴隨的代價是什麼。

與其說劉政鴻貪污不法,不如說是在沒有規範的制度漏洞前,他選擇了不好的作為,卻可能還稱不上是違法的作為。其實有時候錯誤的政策決定比貪汙更可怕,然而在他任期屆滿、不再連任的此時,我們又該如何拿「下台」這件事要求他負起政治責任? 

Photo Credit:Barcex CC BY SA 3.0

有人拿希臘類比苗栗或台灣,同樣龐大的債務、同樣高額的公職退休金,其實還是有不同的發展脈絡,希臘欠的錢是歐盟的,所以被歐盟強力要求進行一系列的財政緊縮政策,台灣或苗栗欠的債卻是台灣人自己的,現在我們最該做的是: 

若是縣市政府做不到,中央必須停止援助,讓它倒閉後進行債務協商,就像美國底特律一樣,縣市的人民如果因此吃苦了,表示縣市選民選出的政府做不好,政府和選民都必須負起責任。否則共犯結構中的人,都只要出一張嘴罵來罵去,互踢皮球,再裝事不關己,問題永遠沒辦法解決,我們可能只會看到更多的債務、更多的縣市步上苗栗後塵。 

相關閱讀: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