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失敗的賽局玩法給英國脫歐的最大教訓─威脅只會敗事

希臘失敗的賽局玩法給英國脫歐的最大教訓─威脅只會敗事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政治人物建議,英國應該舉行兩次公投,第一次對歐盟說不,然後英國再跟歐盟重返談判桌,要求更好的條件後,第二次說Yes。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Daniel Finkelstein 《泰晤士報
翻譯:觀念座標

當我知道希臘任命了一位賽局理論專家作財政部長,我就知道麻煩大了。但我認為,這樣也好,也許英國可以從中學習,幫助我們跟歐盟的協商。結果證明我一語成讖。

賽局理論(game theory)是 1928 年由約翰‧馮‧諾伊曼(John Von Neumann,1903-1957)發明,以作為撲克遊戲的方法論,但他本人卻不擅長玩牌,這本身就充滿了反諷的意味。

但反諷歸反諷,卻沒有什麼好驚訝的。賽局理論的主旨是,在其他人可能跟你目標不同、也正在形成自己的策略的情況下,發展出你自己的最佳的行動策略。這在理論上已經十分複雜,在應用上更是困難重重。

所以,賽局理論的難題要找到乾淨、單純的解決之道,往往要經過大幅的簡化,而且只能應用於學術上。而且,即使最佳的解決方案,通常導致每個人都去坐牢,或者互相殘殺死亡。在賽局理論之中,賽局最令人滿意的結局,乃是讓它達到穩定的平衡,所以,也可以在每個參與者都死亡時達成。

因此,馮‧諾伊曼生前主張最力者,乃是美國對蘇聯先發制人,進行防範性的戰爭。他主張,在蘇聯發展出自己的核子彈之前,美國應該先丟一顆在蘇聯本土。他表示,他可以用數學算式來顯示這是一個很棒的主意:「如果你說,為什麼不明天轟炸他們?我就會說,為什麼不今天就攻擊?如果你說今天五點,我就會說,為什麼不一點就去炸?」

所以,(希臘前財政部長)瓦魯法克斯(Yanis Varoufakis)是一位古典賽局理論教科書的作者,在我看來,似乎保證著,弄到最後,一定會有人痛哭流涕。

瓦魯法克斯相信,他的協商對手—德國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歐盟執委會—如果認為他這個人做事瘋瘋顛顛、不顧後果,他們就會明白,他可能會搞砸希臘經濟,也順帶把歐元搞垮。讓你的對手以為你發瘋了,這是古典賽局理論的招數。尼克森就曾試圖用在越南上。

但是後來發生的事—也是應該顯而易見的—就是德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歐盟執委會覺得:假如瓦魯法克斯瘋狂了,做事不計後果了,那麼他們不應該把錢借給他。也許他已經瘋到借了就不還了。

任命一個專門研究破產科系的騙術學教授來作財政部長,結果證明是一大災難,希臘本來在協商一開始可以用比較好的條件借到錢,卻在最後不得不屈服於嚴苛的條件。

公投後竟迎來更嚴苛的紓困協議 希臘國會含淚通過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這件事給英國帶來的教訓是什麼?許多人常常建議:卡麥隆應該告訴歐盟,假如他無法為英國爭取到更好的條件,他就要帶領英國離開歐盟。如果他不做出那樣的威脅,歐盟怎麼可能會讓步?唯有如此,歐盟各國才會知道他是認真的。

然而希臘的經驗顯示上述的論證有誤。

賽局理論家的模型是,每個擁有不同利益的個人在單一遭遇時,對於兩邊的人來說,唯一合理的路線就是欺騙對方。

問題是,如果賽局一再重覆,上述路線就不再有效。在重覆的賽局中,最佳的策略往往是推己及人、互相幫助。信任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一方展現出一言九鼎、寬大仁慈的樣子,對方也會改變自己的行為,以信任跟慷慨作回饋。

心理學家亞當‧葛蘭特(Adam Grant)在他最近的新書《給予:華頓商學院最啟發人心的一堂課》(Give and Take)中,他注意到,當一個「給予」者,比當「拿取」者,往往有出人意外的好處。請對方提供建議,講話時少用肯定句,改用商量的語氣,試圖用別人的觀點來看事件,對於升官、加薪、推銷產品都很有幫助。

葛蘭特並不是說我們都要變成沒有主見、逆來順受的人。沒錯,「拿取者」通常會佔「給予者」的便宜。但他認為,更多的情形是,因為別人吃虧,我們通常也會讓步,而信任是強有力的工具。

卡麥隆一直拒絕以英國會離開歐盟作要脅,這本身無損於他的立場。畢竟,其他人都知道,假如英國沒有得到一個滿意的方案,舉行公投時,卡梅隆可能會遭到選民唾棄。所以,他不必講明,大家都知道危險性何在。

而不講明的好處所在多有。希臘危機顯示歐盟對於成員國是否離開的焦慮感是很大的,也想要盡可能挽留大家。但是,若是失去互信,歐盟也可能會改變心意。

所以卡麥隆的最佳談判策略,乃是維持歐盟對他的信任,並且保持歐洲夥伴的精神。這不代表歐盟最後的承諾與讓步,乃是卡麥隆或者英國人民願意接受的。然而這無損於他說不,或者英國人民在公投中說不的權利。但是在和衷共濟的氣氛之下說不,總是比危機四伏、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緊張氣氛裡拒絕,好上許多。

有政治人物建議,英國應該舉行兩次公投,第一次對歐盟說不,然後英國再跟歐盟重返談判桌,要求更好的條件後,第二次說Yes。

然而歐盟的協商者都只是人而已。他們也有自尊與驕傲。他們也有自己的選民要滿足。他們也有自己的國家利益要顧全。他們也有媒體要發言,社論編輯要說服。了解這些,對於英國能否獲得歐盟的讓步,至關重大。

他們對於英國故意使用兩次公投來取得更好的條件,會作何感想?假如他們不再信任我們,覺得我們需索無度,那麼兩次公投可能就會讓我們賠了夫人又折兵。

有些人認為卡麥隆跟歐盟再怎麼談,也是徒勞一場。但有更多人希望他拿英國離開歐盟作為要脅,來取得歐盟的優惠。我認為第二種方法只會帶來失敗。對於希望卡麥隆跟歐盟協商成功的人,不應該一直要他仿效瓦魯法克斯的賽局玩法。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原文:As Greece shows, threats will get you nowhere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觀念座標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