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欠保費、公積金 優衣庫中國代工廠罷工頻傳

拖欠保費、公積金 優衣庫中國代工廠罷工頻傳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全國自主勞工聯盟表示,慶盛過去就從未替員工提撥保險金,根本不可能合法;遷至新廠的說法更是荒謬,為何未事先告知工人,要偷偷摸摸搬移設備。

整理:鄭博名

全球知名成衣品牌優衣庫(Uniqlo)爆出中國代工廠無預警關廠,導致工人集體罷工的事件。由於日前該事件主角慶盛公司就傳出未替員工投保社保基金,從2014年開始已發生3次停工;此次資方擅自變更勞動關係,將舊廠員工勞動合約轉移到新廠利華公司麾下,被員工指控違反「勞動合同法」,希望能與廠方進行集體談判。

苦勞網報導,然而資方卻在21日發佈最後通牒,要求工人們在23日傍晚6點前,到協商平台與公司辦理相關手續,否則將被依「勞動法以及公司規章制度」進行處理。

根據中國《社會保險法》規定,用人單位應依法繳納社會保險費,以確保公民享有基本養老保險金、基本醫療保險、工傷保險、失業保險、生育保險以及住房公積金的「五險一金」。

《羊城晚報》報導,慶盛工人向記者表示,廠裏大部分工人的工齡長達十年以上,公司卻未交足社保、住房公積金,從2014年12月至今已經發生3場停工。儘管第一次停工後,慶盛工廠在今年1月份補繳了工人從2010年12月至2014年12月的住房公積金,但2015年6月9日,慶盛卻突然公告指出,工廠將搬遷到5.3公里以外的利華成衣廠(慶盛母公司)內,且未提及賠償事宜。工人隨後開始新一輪停工。為了防止工廠偷偷搬走機器,工人們徹夜把守工廠不讓機器搬走。

《惟工新聞》報導,慶盛長年拖欠社會保險及住房公積金,違反《勞動合同法》和《工會法》,員工因此罷工要求與資方談判。有資深女工表示,自己年屆退休年齡才發現有可能領不到退休金;發起罷工抗議後,不但未獲廠方正面回應,還被以開除作為要脅,直到12日大批公安進廠鎮壓才告一段落。

目前進行罷工的3百多名員工,根據資方公告已有278名員工辦理離職手續,然而有工人表示,希望能在最後關頭集結剩餘未簽署協商同意的70多人,向資方爭取最後剩餘的空間。

7月17日上午在台北,則有全國自主勞工聯盟、台北市產業總工會等勞團所組成約20名抗議者,到優衣庫台北明曜旗艦店,聲援自6月起開始罷工的慶盛公司工人,並呼籲資方優衣庫應拿出具體作為,停止將物美價廉的商品建立在血汗與剝削之上。

《自由時報》報導,優衣庫母公司「迅銷集團」(Fast Retailing)在香港團體15日抗議後,隨即發佈聲明並公佈慶盛母公司利華成衣的回應。迅銷在聲明中強調,已行文要求利華成衣了解慶盛狀況;利華則在回應中表示,該公司社會保險、加班費給付一切合法,且並沒有要關閉廠房,更沒有要開除任何員工的意思,關廠僅是為了將廠房移至新行政區。

然而全國自主勞工聯盟表示,慶盛過去就從未替員工提撥保險金,根本不可能合法;遷至新廠的說法更是荒謬,倘若如此,為何未事先告知工人,要偷偷摸摸搬移設備;更甚者,利華口中的新廠事實上早已營運,根本無法容納舊場員工。

目前已經有超過70個來自全球各地的團體,連署要求優衣庫落實其企業社會責任的承諾。連署書寫道,優衣庫貴為全球發展速度最快的時尚品牌之一,竟任由其生產商打壓勞工權益,拖欠工人遣散費、社保及苛扣工人福利。6月29日,108名工人前往廣東省信訪廳上訪,卻被深圳公安強行押回深圳,其中罷工工人之一的吳偉花,自6月起已被拘留超過一個月,最近更被公安部門以「妨礙公務」罪名逮補。

連署書中提出3項訴求:

  1. 盡快促成工廠與工人代表進行平等的集體談判
  2. 馬上責成工廠依法賠償遣散費及拖欠工人的社會保險金
  3. 協助工人吳偉花無罪釋放。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2015年1月,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SACOM)組織在東京的記者會上出示成衣廠中的工人照片。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被控剝削勞工,優衣庫已非第一次

由SACOM在2014年7月至11月份,對優衣庫在中國供應商所做的調查顯示,高風險勞動環境與基本勞動權利在供應商中均未被落實,有違優衣庫「讓世界朝向更好的方向發展」之承諾。

報告中針對兩家優衣庫供應商「互太紡織控股」與「聯泰控股」進行調查指出,基本工資低廉與超長工時在工廠中早已非新鮮事。聯泰工人平均一天工作超過14小時,日燙600至700件襯衫,一件工資卻僅有0.29元人民幣;由於單價低廉,工人往往得靠加班糊口,互太工人平均每月加班134小時,聯泰則為112小時。更誇張的是,互太甚至要求工人簽署「自願加班申請表」,明定加班時數為119.5小時,明顯違反《中國勞動法》第41條「工人每月不得加班超過36小時」的規定。

其次,兩間工廠均存在著高危險工作環境。例如廠房溫度長期高達攝氏38至42度、通風系統低劣導致空氣中佈滿塵埃與刺鼻氣味,且由於高溫環境,工人不得不赤身將顏料倒進沸騰卻無防護欄的染色槽中,風險相當高。

報告中甚至指出,兩廠以極度嚴苛的規則來進行品管。互太紡織的58項規則中,有41項涉及罰款,且低透明度與不同的高額罰款,讓工人有如待宰羔羊。例如若織物有瑕疵或針織機有污漬,工人當天的獎金約50元至100元人民幣就會全被取消;另外有聯泰工人表示,自己因為被發現一次燙兩個袖子,而非一次燙一個袖子,當天的工資全數充公。

對此,迅銷集團發表聲明,由負責企業社會責任的資深副總裁新田幸弘親上火線,表示集團已強烈要求兩家公司迅速改善,並與第三方監察機構及NGO合作,希望能一同檢視改善進度,同時期望能與SACOM展開對話,尋求意見之交換。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闕士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