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國文老師每年前兩堂課要教「白目」的韓愈

為什麼國文老師每年前兩堂課要教「白目」的韓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社會上永遠有一群人貪得無厭,再用氾濫的權利掩蓋著真相,卻也永遠有一群人總不顧一切去揭露這一切,甚至不惜賭上自己的青春、未來、生命。

每年暑期都會迎來一批高一新生,頭兩堂課我都給學生講韓愈

大概有人會想,拜託,韓愈這個人從文章到生平,整個超級無聊的好嗎?高中第一堂課就講韓愈,是要學生多討厭國文課。

可是就整個高中教材的編排上來看,我卻覺得先搞定最無聊也最核心的部分,實在是個一勞永逸的辦法。

更何況我覺得韓愈一點都不無聊。

今天課堂上,我繼續講韓愈排佛的故事,然後講解著傳統的四民結構。每次講到這,我總會問學生:「『士』這個階級,沒有直接生產什麼,憑什麼可以存在這個社會上?」

Photo Credit:wikipedia

韓愈。Photo Credit:wikipedia

我要跟學生解釋的是,沒有一個職業可以平白無故得到報酬的。士農工商是一個古老的社會理想結構,他代表的是標準的「勞心/勞力」區隔的社會運作模式,勞力者生產生活所需,勞心者去解決複雜的種種問題。

問題來了,如果一個勞心者存心不良會怎麼樣呢?

我問學生,學生搖搖頭,說這樣問題很大。我接著說,這就是問題所在,當知識擁有者抹去良心,對於社會的衝擊遠比直接的一兩起犯罪事件來得可怕。

或許吧,韓愈這人老愛說教,搞得大家很煩,可是他所憂心的那些,背後的龐大問題,大家有看見嗎?

有學生說,那我自己賺錢總行了吧,不要做壞事就好了。

於是我問他:「炒地皮是壞事嗎?你自己賺一堆錢,卻搞到有人買不起房子,你開心嗎?」這話中的因果很簡單,學生卻一時答不上來。

我很害怕的是,當這個社會持續用「努不努力」當藉口,將人們在知識領域上的表現用來分等級,合理化許多的不公不義。糟糕的是,既得利益者往往也是話語權的擁有者,是價值的決定者,他可以透過種種方式,去說著所謂「成功者」的語言,塑造成功人士的種種形象。

然後我們會認為這些上層的菁英們,都是靠自己的努力得來的,如果有人做不到,就是因為「不夠努力」或是「方法不對」。

這股氛圍慢慢形成,社會上就永遠有人可以不勞而獲,有人一輩子努力卻翻不了身。

學生說韓愈一直說教一定會惹人討厭,我跟他說,他這叫白目,而且他也被貶了。但是啊,講好聽的話媚俗的話人人都會,可是這個世界真的會更好嗎?你們現在看到的,這些留下文章來的人們,有幾個沒被貶過官?他們難道不知道自己說真話會得罪人嗎?

這個社會上永遠有一群人貪得無厭,透過種種方式享有自己的利益,再用氾濫的權利掩蓋著真相。卻也永遠有一群人總不顧一切去揭露這一切,甚至不惜賭上自己的青春、未來、生命。

你說這些人是笨蛋嗎?可是他們偏偏又擁有著超越一般人的眼光,穿透一層層的謊言、表象,直探最核心的問題。

犯顏直諫、抗顏為師。韓愈這人確實無聊,還喜歡給自己找麻煩。可是,我想跟孩子們說的是,我只是希望有一天當他們書讀得多了,開始有身分、有地位了,不要以為這些都只是靠自己努力來的。

爬上了高處,責任才真正開始不是嗎?沒有人應該只為自己活著。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請見:地表最強國文課沒有之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