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創,多少罪惡假汝之名以行?王小棣:這兩字已讓我對很多人失去敬意

文創,多少罪惡假汝之名以行?王小棣:這兩字已讓我對很多人失去敬意
Photo Credit:稻田工作室 / CITYZINE城市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文創」二字演化迄今儼然已帶有貶義,用來嘲諷或表達反感之意,甚至成為某種罵人形容詞。是否有一天當人們不再把這個詞掛在嘴邊,或逕自給既存事物畫蛇添足地戴上這頂花帽,台灣的文化產出才能免於遭受各種外力拉扯蹂躪,而能自在生長?

文:吳靖

電影名導侯孝賢以《聶隱娘》抱回今年坎城影展「最佳導演」,台灣社會一片讚好,搭這股順風車潮的國發會副主委黃萬翔加入恭賀陣容,卻喟嘆該片未能結合文創產業,發展週邊商機。此話一出,引來藝文界罵聲不斷,連張大春都在臉書上狠批:「去你個卵蛋的國發會!」而在導演王小棣看來,這個名目已經帶來太多迷思,「就不需要再講文創了。」

去你個卵蛋的國發會!你去找白癡媒體報導的《攝隱娘》結合吧,肯定生得出一百個賣鹽酥雞的文創園區來!真是天下奇觀!怎麼這個踏馬的政府的每一個部會的每一個官員所說的每一句話所表達的每一個意見所提出的每一個政策主張都那麼低能荒唐呀?(請自行斷句)

Posted by 張大春 on 2015年5月27日

儘管影視項目被列為文化創意產業,政府財團卻不知如何賺這些錢;目光短淺,卻又在看到鮮肉時一窩蜂湧上來吸血。「其實我一直想不出,為什麼台灣會出現『文化創意產業』?台灣根本就不重視文化,若是政治創意產業的話還比較可行。」王小棣指出,台灣社會長期以來輕視文化,缺乏真正了解,對於這產業毫無謙虛學習之意,也缺乏想像力和方法;相關工作者大都處於報酬比例不均、被壓榨剝削的狀態;政策空泛虛假,不是一味地喊口號,便是粗糙蠻幹,導致產業運作出現斷層、一片混亂。就算花了大筆經費,結果也沒帶來多大效益。

官員眼見鄰近的韓國遊戲數位產業態勢如火如荼,以為能夠有為者亦若是,卻沒看到南韓政府為了鼓勵產業發展,電玩高手可獲兵役減免;電影扶植方面也提出國策執行,脈絡清晰明確。反觀台灣,連國營事業閒置空間外租給藝文團體,都還在賺錢執念上打轉。「這個國家在用房地產的概念折算文創。」王小棣道。

電視是大眾文化的一環,曾幾何時,台灣黃金八九點檔為韓劇、陸劇攻佔,政府卻沒有提出任何政策,動員觀眾對文化的關心或培養其欣賞能力。不是急功好利、見風轉舵,就是不斷鼓吹大陸市場商機。王小棣直言不諱:「所謂的『旗艦計畫』聲稱要增加國際合作機會,這國際就是大陸,國際政策就是大陸政策;官員聞到錢的味道,又看到國內效果不彰,就更深信我們這些人不會做,所以趕快叫我們把東西外銷。」

「一味自慚台灣市場太小,完全不去思考如何輔助台灣影視技術提升、鼓勵業界發揮台灣文化個性與特色,只會催促大家把作品擠進大陸市場。」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侯孝賢導演,今年5月於坎城影展頒獎典禮。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文化部前身的文建會,在制定文創產業輔導策略之際,標明民間創投決定投資的影片,國發基金才按比例共同投資,比例從1:1到1:3不等。這樣的「遊戲規則」讓王小棣直搖頭:「文建會媒合創投廠商跟文創業者,廠商投什麼片,文建會就投資一半。這邏輯通嗎?創投的基本原則就是幫客戶賺錢,如果創投投什麼項目,你就投什麼項目,那台灣拍偶像劇就好,有何文化建設可言呢?」

她話鋒一轉,指出基於文化建設目的,應該是選出十個案源,五部由政府跟著民間出資,另外五部由民間跟著政府出資。「當時很多爭取投資的廠商,不少是工廠設在大陸的電子業大老闆,那邏輯根本不通。如果今天要拍在對岸比較有爭議性的敏感議題,大老闆們有可能支持嗎?」

「鬼島」上多少罪惡假「文創」之名而行?王小棣不禁說了重話:「文創讓我對很多人、尤其是有政治財經地位的人士失去敬意。對國家的運作也產生很大的質疑。內在邏輯的混亂、作法的粗糙、對事情本身沒有想像力和尊重……喊了半天,做不出一件像樣的事,主事者完全不會不好意思。」

「文創」二字演化迄今儼然已帶有貶義,用來嘲諷或表達反感之意,甚至成為某種罵人形容詞,例如:你這很「文創」。是否有一天當人們不再把這個詞掛在嘴邊,或逕自給既存事物畫蛇添足地戴上這頂花帽,台灣的文化產出才能免於遭受各種外力拉扯蹂躪,而能自在生長?

本文由CITYZINE城市誌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