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年過40才回學校唸書,如何從酒保變身會計師界的「新人王」?

他年過40才回學校唸書,如何從酒保變身會計師界的「新人王」?
Photo Credit: Hartmut Goldmann @Flickr CC BY ND 2.0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愛力獅(目標是收集一百件會計系畢業生可以發揮所長的有趣工作,改變大眾對於會計系出路為制式沉悶的刻板印象。很幸運的有一份得以周遊列國的工作,正在世界各地收集體驗所有可能。臉書部落格在此

她是那天的最後一位演講者。

來自中東國家,有著深邃五官的她在上台後露出勉腆的微笑,然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開口說道:「在我21歲那一年,我從美國頂尖大學的資工系畢業,但是我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我的志向並不是做一位電腦工程師。我得到兩家知名企業的面試,也都被錄取,於是我將所有專案管理相關的經驗和成就交給公司,並向他們表示,我想要做一個專案經理。」

「第一家公司的主管笑了,對我說,公司的升遷制度是工程師做滿十年可以升遷到部門的專案經理,十年後妳就可以拿到這個職缺了。然而第二家公司則認為,與其招聘一個不情願的工程師,不如得到一個充滿活力和動力的專案經理。於是第二家公司破例為我量身打造了初階經理的職位,而我也在這個企業發揮長才。有此機運,讓我在入行幾年內就升遷到資深經理的職位,並且總是對工作充滿熱情。」

全場先是從感動和受到啟發的安靜無聲,接著爆出久久不停的掌聲。這個演講的開場故事有著很明確的主題,但是築夢踏實並不是我這篇文章想表達的重點。

讓我接著介紹在我們公司去年的新人王。

會計師事務所每年都從各校招聘優秀的畢業生,在校成績優異只是最低門檻,每年收進來的新人不乏學生組織會長、校外志工活動領袖、已經去國外傳教兩年回來的摩門教學生等,經歷豐富又能言善道的菁英。

然而去年有一位新進員工特別脫穎而出,就連最上層的合夥人也直誇「讓他處理我就放心。」因為他處理事情快速俐落,同時也設想周全、面面俱到。

放心,我沒有要賣瓜,這個人並不是我,而是一位曾經像流浪般周遊歐洲國家、體驗人生,甚至有幾年四海為家,在遊輪上做酒保的紐約人。

在他年過40才回到校園研讀會計之前,就是在紐約的酒吧當酒保。

因為見多識廣,當受查客戶對我們查帳員發飆時,他不會像屁孩般面紅耳赤的衝回查帳室,邊抹去眼角的淚水,還邊以哽咽的聲音說「我沒事。」順道一提,這個屁孩才是我。

我同事總可以用一副「發酒瘋鬧事的醉漢我見多了,讓我去處理,」的態度,代替公司據理力爭的同時,順帶閒話家常,最後讓客戶心甘情願準備材料,最後還向我們說聲您辛苦了。

一個太年輕的經理,和一個太晚才開始職涯規劃的新進員工,共同之處為:他們的履歷表一定不是當時最亮眼最符合職缺的那一份。

英文有一句話說「You have nothing to lose」,在這裡配合文意略翻譯為「就算試了但不成功,也不會少一塊肉」。然而,對這兩個故事的主角而言,他們在背水一戰,  如果試了不成功,They will lose everything, 他們將別無選擇。

不想當電腦工程師的大學畢業生,如果不能勝任經理的職位,可能只能乖乖從頭累積年資;而已經厭倦花花世界而主修會計的紐約酒保,如果在職涯起步的時候失敗,可能將更難找到下一份工作。

因此他們比誰都努力、想證明自己,也比誰都積極、有動力將工作做好。因為他們明確的知道這份工作是他們不可動搖的最後答案,除了成功之外已經沒有別的選擇。他們都做了很多準備,讓不是最起眼的自己,能夠跟其他競爭者在同一條跑道上。但他們更深感難得的是在眾多參賽者中脫穎而出的機運。

曾經聽過一位投資銀行(Investment banking)的主管分享,如果他有一群資歷相當的求職者,他將優先錄取最需要這份工作,最孤注一擲的那一個。因為他知道,聰明優秀的人因為可以輕鬆找到別的職缺而會掉以輕心,但是最想要這份工作的那一個求職者,將會為他拼命。

我不曉得這篇文章會被多少個主管看見,但我相信,只要這個想法、這個概念被執行一次,不以履歷取人,不單純將決策取決於名校或菁英的背景經歷,而是深入了解每個求職者的動機和志向,挑選最有動力的那一個,給不被看好的小卒一個機會,也許會因此發掘英雄。

而對求職者而言,當你被問到「為什麼要來敝公司?」而你知道這是你最想得到、也最能夠發揮所長的機會時,不妨改變「貴公司的願景、提供各種福利…」這種答案,而是讓面試官知道你的決心、你的終極目標、還有你將是全公司最努力工作的員工。

畢竟,這樣的答覆,並不會讓你少一塊肉。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職場』文章 更多『愛力獅』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