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大幅退步的長照「新」政見─「十年長照2.0」,財源哪裡來?

蔡英文大幅退步的長照「新」政見─「十年長照2.0」,財源哪裡來?
Photo Credit: Elvert Barnes @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世界各國的長照財源,有稅收與長照保險兩途,鄰近的日韓都採用後者,因有現成的健保制度當成骨幹,只要在其上疊加長照保險即可。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日前在全球高齡論壇提出「十年長照2.0」方案,做為該黨的長照政策主軸。「十年長照」是民進黨執政時期的政策,將在2017年到期,蔡英文打算做2.0版再撐十年,問題是到了2025年,台灣老年人口跨過兩成門檻,邁入超高齡社會,光靠「十年長照2.0」根本無法照顧所有失智失能老人家。

「十年長照」不管是1.0、2.0版,都只是階段性政策,不是長遠之計。這類「練兵式」作法乃模仿日本,但人家在2000年,老年人口比例達一成六時,就已開辦長照保險,建構全面、永續的長照體系,而依照蔡英文提出的版本,台灣到了每五人就有一人的銀髮時代,還在倚靠「十年長照」。

Photo Credit: 沈政男臉書

蔡英文說,「未來將修長照服務法來籌措長照財源」,也就是透過提高遺產稅等增稅方式來挹注長照財源,問題是此舉只能籌措每年三到五百億的長照基金,而且受制於稅基變動,財源並不穩定。

失智失能程度有輕有重,若以中度障礙當作平均值來估計,這樣的老人家最需要的是日間照顧,費用每天至少七百元,一年下來要二十萬元,再乘以四、五十萬需長照人口數,全台每年約需一千億的長照基金。

另一個算法是從日本經驗可知,長照支出約為醫療支出的五分之一,而台灣每年健保費收入約五千億,依此比例換算,也要一千億的長照支出。

再由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國家的長照公共支出來看,2006—2010年的平均值是GDP的0.8%,而台灣的GDP約五千億美金,等於一年需要四十億美金的長照支出,也相當於一千億左右的新台幣。

台灣要穩定籌措每年一千億的長照基金,最可靠的方法是施行長照保險,但蔡英文要以增稅來籌措「十年長照2.0」財源,當然不認同一千億這樣的數目。蔡英文在論壇中舉宜蘭的日間托老為例,說老人家早上來參加活動,中午吃飯後各自回家,「這模式值得推廣」,問題是下午呢?晚上與半夜呢?誰來照顧老人家?

送餐或日間托老只是長照服務的一小部分,更有許多老人家有嚴重躁動與失眠問題,光一個半夜遊走不睡覺,家屬就會累癱。凡此種種照顧問題,需要投入龐大的長照軟硬體與人力才能處理,不是「十年長照2.0」這樣的方案所能支撐。

十年又十年,到底什麼時候民進黨才要許台灣老人家一個可長可久的長照制度?國民黨提出的長照保險,蔡英文曾在2011年競選時納入考慮,為什麼到了2015年卻又改成「十年長照2.0」?

其實蔡英文也不敢公開反對長照保險,或許她認為,「十年長照2.0」做完,2027年再施行長照保險也不遲。問題是台灣的失智失能老人家能等嗎?到了2027年,台灣需長照人口將超過八十萬,這時才要規劃長照保險來得及嗎?

世界各國的長照財源,有稅收與長照保險兩途,鄰近的日韓都採用後者,因有現成的健保制度當成骨幹,只要在其上疊加長照保險即可。台灣長照財源該採長照保險,理由就在於可以將其視為健保的附加險,不管是徵收保費或給付服務都方便。

蔡英文在2011年提出的長照政見,是「十年長照」與長照保險一起規劃,十年過渡期以稅收做長照練兵,之後由長照保險銜接,而且是分別發展居家、社區、機構照護三大照顧領域。

然而到了2015年,長照保險不見了,機構照護也不見了,只剩下「十年長照2.0」與修長照服務法,以增稅方式找財源。

「十年長照2.0」只能做出殘缺不全、短期救急的長照,不是長遠之計。幾年之間,顯然蔡英文的長照政見大幅退步了。

相關評論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沈政男臉書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沈政男』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