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學家:你總是找得到正面佐證支持自己相信的事情,但這一切可能只是自我感覺良好

心理學家:你總是找得到正面佐證支持自己相信的事情,但這一切可能只是自我感覺良好
Photo Credit: John Ragai@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類生性厭惡空白,往往樂於在隨機事件中發現規律,只注意對自己有利的證據,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事物……

文:湯瑪斯‧吉洛維奇(Thomas Gilovich)

長期以來,我們認為一般人會相信自己想相信的事物,相關例子俯拾即是。想相信死刑能有效遏止謀殺的人,會在模稜兩可的研究中找出例子證明自己的認知,至於想相信死刑不能有效遏止謀殺的人,在相同研究中也找得出例子證明他們的認知。

1960年,某項研究探討大眾對甘迺迪與尼克森的電視辯論有何看法,結果原本支持甘迺迪的人認為甘迺迪技高一籌,原本支持尼克森的人認為尼克森表現較佳。此外,一般人往往過度看好自己所支持候選人的受歡迎程度,高估勝選機率。

多數現有研究主要探討一般人評估自身能力及解釋自身行動的方式。許多心理學研究發現一般人把自己想得太好,簡直經不起客觀檢視。我們往往認為自己優點很多,缺點很少。比方說,多數人自認聰明過人,處事公正客觀,而且駕駛技術比別人高明。這個現象太過普遍,如今稱為「烏比岡湖效應」,典故出自廣播名嘴凱勒(Garrison Keillor)虛構的一座小鎮:「鎮上的女人都很強,男人都很帥,小孩的表現也都在平均之上。」

根據某項調查一百萬名高三學生的研究,有70%的受訪學生自認領導能力高於平均,只有2%自認低於平均。在社交能力方面,所有學生自認高於平均,60%自認屬於前10%,25%自認屬於前1%!

自我感覺良好的現象可不僅限於乳臭未乾的高中生,另一項研究顯示94%的大學教授自認學術能力高於平均水準。此外,一般人傾向認為自己的人生會在許多方面比一般人美滿,例如可以住好房或賺大錢,但不容易遭逢厄運,例如面臨離婚或肺癌。近期民調指出,僅25%的美國民眾看好美國往後幾年的經濟前景,卻有54%的民眾認為自己會財源滾滾。

這種現象也反映於一般人對個人成敗的認知。諸多研究探討各式情境,指出一般人往往把成功歸諸自己,把失敗歸諸外界。同理,一般人往往自認表現優異,雖然在外人眼中並非如此。運動選手通常認為勝利是自己的功勞,卻把失敗歸咎於裁判不公或運氣不好。考好的學生通常認為考題有鑑別度,考砸的學生認為考題亂七八糟。

就連老師也不例外,許多老師認為學生考得好是因為師長教導有方,考得差則是因為學生自己沒天分或愛打混。教授面臨論文被退時,傾向認為原因出在不可控制的因素,例如審查委員不公,但碰到論文通過時,很少認為是審查委員特別賞光。

自利認知的背後機制

這類研究的結果清楚一致:我們傾向抱持於己有利或令人寬慰的認知。然而,學界對於如何解讀這個結果倒莫衷一是。許多心理學家認為自利認知可以激勵自己,滿足重要的心理需求或動機,例如維持自尊,而這就是我們抱持自利認知的理由。其他心理學家認為儘管自利認知顯然於己有利,卻只是認知機制的產物。若是如此,不受需求與動機影響的理智之人依然會抱持自利認知。

的確,我們可以輕易看出上述結果也許是源自認知機制。比方說,我們之所以認為自己的人生會比一般人美滿,也許是因為我們看見自己努力追求美好生活,但較難看見別人的努力,這樣一來,儘管我們力求客觀,卻依然自認該有美滿人生。同理,即使撇開維護自尊的動機,依然能解釋一個人為何把成功攬在身上,卻把失敗推給別人。

當一個人在某方面努力不懈,他的成功必然有部分歸功於個人努力,值得引以為傲,但失敗則違背個人努力及決心,因此往往像是外界造成的結果。換言之,成功跟努力及決心息息相關,失敗跟努力及決心卻不大相干,導致一個人即使再客觀也無法公正看待成功與失敗的原因。

此外,有些人從小自認是數學高手,如果某次考差了,該認為題目太難或題型不熟比較合理,還是認為自己突然喪失數學頭腦比較合理?

那麼自利認知到底來自何方?自利認知是受到需求與動機的影響,或者純屬認知機制的產物?是來自內心還是大腦?根據認知派學者的說法,光靠認知機制就能客觀解釋這些現象,不必搬出動機機制,比較直截了當。

關於這個議題,我有幾點想說。首先,認知解釋不見得比動機解釋直截了當,反倒牽涉同樣多的前提假設。認知機制要比較直截的先決條件在於人腦是以認知系統為運作基礎,只是有時遭動機系統干擾打亂,但其實學界目前對這一點仍未有定論。相較之下,如果動機系統才是人腦的運作基礎,動機解釋反倒比較直截。

第二,從許多方面來看,認知與動機爭議根本不值討論。我們沒什麼理由認為自利偏誤只源自認知或動機因素,更沒理由相信兩種因素可以斷然劃分。事實上,一旦仔細檢視動機偏誤的前因後果,兩種解釋倒顯得密不可分。如果認為有一具動機「引擎」造成自利偏誤與自利認知,這具引擎只怕也是以認知方式運作。即使我們傾向抱持於己有利或令人寬慰的認知,但依然會斟酌現實狀況,不是胡亂相信。動機影響認知的方式其實更加細微,涉及我們解讀相關資訊的認知過程:該考量何種事例?該參考多少事證?該檢驗到何種程度?個人偏好會影響到解讀事物的方式,認知與動機都難辭其咎。

社會心理學家康妲(Ziva Kunda)也提出相同看法,認為我們確實容易相信自己想相信的事物,但也會考量客觀佐證,以及能否「……解釋得合情合理,冷靜客觀的說服自己。唯有找到充分佐證,才會做出結論。」這句話點出一般人往往自認客觀(注:這實在是「烏比岡湖效應」的絕佳例子:一般人絕對會認為自己的客觀程度在平均水準之上),絕少認為自己的某個想法毫無根據,純屬盲信。然而,這有時只是錯覺:雖然我們以為自己的認知都有憑有據,卻多半沒想到各個例證可以有另外一套解讀方式,或還有其他例證可以考慮。誠如康妲所言:「……一般人沒想到目標會影響推論過程,沒想到自己並未徹底通盤思考,沒想到只要換個目標大概就會推導出不同結果,也沒想到只要換個情況就會得到徹底相反的結論。」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