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要「近親通婚除罪化」幾次?我的外電新聞「柯南」之旅

Photo Credit: M M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並不是我第一次發現台灣媒體在外電報導上出問題;內容不清楚、誤植、移花接木或是把國外的假新聞網站的內容當真等等事件,在台灣媒體中層出不窮...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V太太

幾天前(2015/07/11),蘋果日報登出了一則德國近親通婚將除罪的新聞,文中指出「德國官方獨立機構倫理委員會周三(8日)以14:9通過『贊成兄妹、姊弟結婚合法化』。」

Photo Credit: 蘋果新聞截圖

看到報導當下,我忍不住一頭霧水,倒不是為了新聞本身,而是我明明記得,德國倫理委員會去年不就已經做出了同樣的建議嗎?為什麼最近又開了一個「一模一樣」的會咧?難道同樣的案子又發生了新的變動?但是蘋果日報所述內容,和我印象中去年的討論結果相去不遠啊!

出於旺盛的好奇心,我便展開了一場小小的柯南google之旅,而調查的結果發現,我的記憶力還不錯,這確實是去年九月的事情了,而不是如蘋果日報所說,「週三(7/8)」通過的決定。這整個事件揭露的,不單單只是一則新聞的錯置,更是台灣媒體在外電新聞製作上的問題。

搜尋的過程是這樣的:

我先以英文關鍵字搜尋,結果發現在7月9日時,確實有四篇相關的英文報導,其中第一個發布該則新聞的來源應該是一個名叫「Metro」的英國新聞網站,該則報導中確實提到一句,「倫理委員會於週三發布聲明」,但並未註明日期。同時,另一篇英文報導來自網站Inquister;這篇報導比較詳細,除了上述英國網站Metro的新聞外,也引述了英國電訊報(Telegraph)的報導,不過點進電訊報的報導一看就會發現,那是去年9月24日的新聞了。此外,德國之聲在同一天也有一篇相關的報導

不論是德國之聲還是電訊報,這則去年9月的報導裡頭的內容都和蘋果這篇7月11日刊出的外電報導一樣。包括德國倫理委員會之所以就近親通婚進行討論是因為男子史圖賓的案例、委員會以14:9的票數通過近親性行為與通婚應除罪的建議,以及委員會在「某個週三」發表了聲明。

所以我想我可以大膽假設,他們在說的是同樣一件事情,一件去年九月發生的事情。

謹慎起見,我造訪了德國倫理委員會(Deutscher Ethikrat)的網站,結果發現,他們最近一次的建議發佈於今年的2月24日,而他們下一次的會議將在8月27日號舉行。該委員會並沒有在今年的7月8日發布任何和亂倫除罪相關的聲明,唯一一篇聲明,是的,來自於去年的9月24日。

最有趣的恐怕是,其實蘋果日報自己就曾在去年的9月30日登出這則新聞了。

Photo Credit: 蘋果新聞截圖

我不清楚英國網站Metro為什麼會突然在今年的7月日登出一則去年的新聞,該篇報導裡也完全沒有提供任何資料來源;我也不知道蘋果的外電中心,平常都是透過哪些外媒尋找編譯素材的,而進行外電新聞編制時,又需要經過哪些查證和校訂的手續。

某方面來說,被外媒「誤導」可能也不完全是蘋果日報的錯,但如果製作新聞的記者和編輯願意花一點時間查證、確認,尋找第二個資料來源,這種狀況應該不難避免。

而在釐清了事件的正確日期後,我又發現,雖然新聞內容大致正確,蘋果日報的報導卻忽略了某些頗為重要的細節,甚至可能有誤導之嫌。

這個「近親通婚除罪」的案子的原由是德國男子史圖賓(另一件有趣的事情是,蘋果兩次報導中,男子的姓名音譯還不一樣)。他在很小的時候就住到了寄養家庭,長大之後和親生家人團聚,結果就愛上了自己親妹妹。兩個人相戀後一共生下了四名子女,其中有兩個有天生障礙(但不確定是甚麼原因造成的)。

後來社工訪視時發現兩人的關係於是通報當局,最後男方因亂倫罪被判入獄。這個案子2012年的時候曾經上訴到歐洲人權法庭,但最後敗訴,歐洲人權法庭當時認為德國政府有權罪刑化亂倫。若對兩個人的故事有興趣,可以參考德國明鏡周刊的報導

德國倫理委員會是一個獨立的機構,有些類似智庫的角色;委員會共有26名成員,成員們來自各個領域,定期會面針對重大的生命議題進行討論,在主題的選擇上,可能是自發性的,也可能是接受德國國會或政府單位委託。針對每個議題,委員會會在詳細討論後進行表決,針對相關政策提出建議。這些建議會提交給德國國會和聯邦政府。

但是這個委員會並不是立法機構,他們所提出的建議也只是建議而已。因此,蘋果在日前的報導中以「近親通婚也OK 德國將除罪化」作為標題,實在不甚正確。因為這只是委員會的建議,究竟除不除罪,還是要國會修法通過才行。

在史圖賓的案子宣判後,德國倫理委員會便以他的案子為例,討論近親性行為與通婚是否應該除罪,而最後的投票結果是14:9,大部分的委員同意亂倫罪應該被廢止,這個部份蘋果日報寫對了,但蘋果日報卻搞錯了另一件事情,委員會之所以認為亂倫應該除罪,並不是基於「相愛是人權」這樣的理由。

Photo Credit: ethikrat

翻看倫理委員會所提出的意見書就可以知道,委員會認為,「刑法並不是一個適合用來維持社會禁忌的工具。法律的功能並非強制執行道德標準,或是限制成年公民們的性行為,而是保護個人不受傷害,以及社群的秩序不受影響。」

意見書也提到,「就兩個成年手足的合意性行為來說,不論是擔心可能對家庭造成的負面後果,或是對產下的小孩的影響,都不能夠合理化以刑法處罰這樣的關係。在這樣的案例中,成年手足的性自決權力,比抽象地保護家庭權益來得重要。」

針對很多人擔心的兒少保護議題,委員會則回應,現行的德國刑法中,對兒少的性虐待和性剝削、不合意的性行為、以及各種性侵和強暴,仍然都是非法的,這些法律同樣適用於血親之間的性行為。也就是說,縱然近親間的亂倫可除罪,也僅限於雙方都成年且合意的性關係。

在此也順便補充一下,反對除罪者則是認為,亂倫罪的存在是為了保護個種家庭角色的完整性和不可取代性,因為這是成功的人格發展的重要前提。

簡言之,這場小小的查證之旅最後的結論有三:

一、「德國近親通婚將除罪」是去年的新聞;
二、 這只是一個智庫的建議,並不表示一定會除罪;
三、與愛無關,委員會是認為刑法不應該被用來當成維持某些社會禁忌的工具。

這並不是我第一次發現台灣媒體在外電報導上出問題;內容不清楚、誤植、移花接木或是把國外的假新聞網站的內容當真等等事件,在台灣媒體中層出不窮。而長久下來,我也幾乎養成了看到台灣的外電報導後,隨手google英文新聞的習慣。

然而,並非每一個讀者和我一樣有空,而就算少數的個人再怎麼致力於「匡正視聽」,也比不上主流媒體一整個團隊的速度。

作為使用者,與其每小時被那些無意義的「即時新聞」轟炸,我著實希望,某些主流媒體們能夠把資源和心力投入製作詳細、正確、有內容的深度報導,否則不只木村拓哉要臭臉、陳澄波要緊張,我們恐怕也要名正言順的,成為一座不問世事的孤島了。

本文獲queerology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queerology』文章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