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淡如:我放下「執著」的方法,是「山不轉,我轉」

吳淡如:我放下「執著」的方法,是「山不轉,我轉」
Photo Credit: 吳淡如FB個人專頁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情場,職場,甚至是金融市場,都不能死守,都得找方向。不要當守四行倉庫的八百壯士,這不是戰爭。

文:吳淡如

我放下「執著」的方法,是「山不轉,我轉」。

在轉動中,有時反而會看到一線生機。

有時,那個讓你覺得很痛苦的改變,其實是一道光。指引你改變的光。

忙了好些天,某天早上,孩子上學後,終於可以補眠一小時,悲劇就發生了:砰、砰、砰,有人在拆牆壁!

感覺就是我床頭的那堵牆!

原來,隔牆人家又換了鄰居。

真是幸運啊。我嘲笑了自己一下,認分地起床。

震耳欲聾的響聲,我的耳朵一直屬於「超級敏銳」型,到中年耳朵還是挺行,這麼大的噪音,確實讓我難以忍受。

看來,我等待了好久,好不容易可以享受大半天的「宅女計劃」(安安靜靜待在家裡做自己安排的事),就這樣泡湯了。

可是……可是我答應小孩,今天要做和風漢堡排的啊……我的材料早已安置在冰箱等我……這天晚上,我還得進攝影棚錄兩集節目,等我回來,就來不及了。

還是得現在做……

我是一個不喜歡食言的人,更是一個說話算數的媽媽呀。

忍耐著簡直是來自地獄的噪音,我開始動手。和風漢堡排其實有點麻煩,要把牛肉、豬肉及洋蔥薑等細末混勻,還要為了讓它結實點努力摔它;足足花了三個小時,我做了二十四個胖胖的漢堡排。然後,出門上工。

雖然難以忍受,但是,當我專注做著漢堡排,這些敲打的噪音,在我專心一致時威脅變小,甚至被遺忘了。而且,在我小心翼翼(提防被油濺到)把它們煎熟時,回想起來,噪音變得幾乎聽不見了……

因為,我很專心地在做漢堡,一心想在限定的時間內將它做完。

說起來,這只是生活中不值得一提的小事。

我想「介紹」的是一個神祕的乾坤大挪移心法,這個方法,看來很簡單,但幫我很大的忙。

那就是,當一件事讓我痛苦又驅逐不散,必須面對時,那麼,最好的方式,並不是一直被它困擾,而是把自己的注意力先轉移到其他有趣的、讓你可以專心的事情上面。

當然,某些讓人生痛苦的噪音還是先逃為妙,但是當你一時逃不走或它無法去除時,我必須想辦法讓自己不膠著於此。不要整個腦裡都是它,不要只是消極地被它控制、被它困擾。

不管走到什麼樣的困境,總是可以找到出路,只要有心。

首先,先放下你的腦。

人在痛苦中,若還是用我們被痛苦束縛的腦想,恐怕看不到痛苦之外的天空。

有一位女性友人,面臨到和她交往七年的男友分手。

他們這一對,我是同時認識的,剛開始真的以為他們是一對夫妻。他們是共同創業的夥伴。我還曾開玩笑說:哇,真不容易,公事和私事都混在一起。

某天夜裡,她(我們喚她小慧好了)傳簡訊來,說自己好痛苦。交往七年,走不下去了。

我才意會到,原來他們只是一對很固定的男女朋友。

「這一個月,我只見過他幾次面,他連我們的家都不回來了。」

小慧說:「我和他交往這麼多年,一直是我在忍耐,安慰自己要寬宏大量。他總是有很多人要照顧,朋友的事就是他的事,前女友和前前女友永遠關他的事,連前女友的家人有事,他也可以因此對我失約。我漸漸明白,他這種博愛,或許永遠不會改。」

這個月,是有事發生了。他為了幫某位友人選公會理事長,忙到徹夜不歸,有人跟小慧說,他是在幫忙競選沒錯,但旁邊有個亮麗女子。

她是誰?

他答道,是理事長候選人的祕書,這選舉怕有黑幫介入,這女子需要他的保護。

小慧說,她本來想信任他,但還是查了一下這女子的來歷。才發現他騙了自己,這名女子根本和理事長沒關係,不認識。

身為事業女強人的小慧,做事還是有打破砂鍋問到底的魄力。查到他的行程,當面對質。

他身邊的亮麗女子勃然大怒,罵小慧瘋女人,甚至動手拉扯小慧,他雖然勸架了,但很明顯的,小慧看在眼裡,知道他站在新人那邊。

她說自己哀莫大於心死。

這個男人還在一夕之間換了電話。

他,怎麼這麼狠?那麼兇悍的女人,為什麼他如獲至寶?

我跟小慧說,感情起落讓人難受,但是,如果明白了,自己再爭也還是失落,爭回來了,也可能是個留不得的。那就得忍受失落,雖然,在別人的感情中,非當事人的我們,真的無法說些什麼。

她在沉重的沮喪和傷痛中,說什麼,怕也聽不進去。

我只是站在保護她的立場,請她不要再在這個感情事件中去爭什麼公平正義。

你或許是對的,他或許談這段新感情是如同跟鬼拿藥單,但是……「請記得,不要跟鬼打架,也不要自己鬼擋牆。」

跟鬼打架,意謂著從事傷害自己的無謂爭鬥。越想贏,會越掉進復仇的狂熱中,終至看不清楚事情的本質。

不要鬼擋牆,是別讓自己一再地在傷痛中回想,那麼,會越來越出不去。像被放進迷宮的老鼠一樣,撞牆撞得滿頭傷。

痛苦有時會挾持我們的腦,使我們用盡全腦力去做一些其實沒有用的事。

年少的我當然也有這樣的經驗,想要揮去傷痛,想要快意恩仇,想要還以顏色,越做越錯。

被傷害,傷痕是會漸漸復原的。只要願意靜下來,找另外一件事,專心地做,甚至,換另外一個地方生活也行。總之是為了要變好。

後來自己為了想扳回一城所做的傻事,副作用可就比失戀本身大得多。

現在想想,是告訴自己:是啊,我談錯戀愛,我血本無歸,我看錯人,是我照子沒放亮……那就算了……

反正用掉的青春要不回來,是經濟學上的「沉沒成本」。

呵,就算沒念過經濟學,沉沒成本也要學。也就是說,那些投資,要不回來了,不管怎麼加碼,都要不回來了。

反正再走下去也沒有好結果。

我們不必要執著於那一股恨意。

縱然不能忘,也要將自己的注意力,努力移開。

痛苦,會越想越讓人扭曲。

是的,忘掉那個痛苦的噪音,若暫時無法逃離,也最好另找事做。

不只是感情。

我相信,有時再愛一件工作,我們經年累月地做,都會感到厭煩,火氣上升,感覺前頭的路被堵住。

這種感覺在我的人生中出現了無限多次。

有時會厭煩生活本身,有時會將怒氣莫名其妙遷往最常在你身邊的人,有時會因小小的事對人性絕望。

我會在自己咬牙切齒或疲憊不堪想要下一個悲觀感嘆之前,深吸一口氣,站起來,去做別的事。

無關的事,或許如煮一道新菜,跑步,或許去一家新的咖啡店考察……有時報名參加某一個以前沒有時間上的課程之類……或旅行。

再繞回來時,往往覺得「並沒有原來想得那麼糟」,沒那麼嚴重呀。有時候想想,也不是別人的錯,是自己強詞奪理嘛。

我放下「執著」的方法,是「山不轉,我轉」。

在轉動中,有時反而會看到一線生機。

有時,那個讓你覺得很痛苦的改變,其實是一道光。指引你改變的光。

所以,不能自己一直鬼擋牆,在痛苦的地方兜著,不忍離去。

呵,別追究了!

山不轉,自己轉!

這是我的困境乾坤大挪移心法。很多地方都有用,情場,職場,甚至是金融市場。

都不能死守,都得找方向。

我不要當守四行倉庫的八百壯士,這不是戰爭。

書籍介紹

《從此,不再勉強自己》,時報出版
作者:吳淡如

每個人都可以活得更像自己,行至中年,吳淡如對「真我」的誠摯思考。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