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子軍治國?39歲義大利總理倫齊推「百日維新」搶救歐洲病夫

童子軍治國?39歲義大利總理倫齊推「百日維新」搶救歐洲病夫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文:鄭傑憶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CC BY SA 2.0

左派民主黨主席倫齊(Matteo Renzi)打破義大利老人當權的慣例,年僅39歲的他,將從佛羅倫斯市長一躍成為共和體制成立以來的最年輕總理。然而,他未經選舉、沒有最新民意支持,即使登上總理寶座,仍面對同樣的政治僵局,他要如何在舊體制的侷限下推動改革?他的成敗不僅攸關歐元第三大經濟體,也關係歐盟發展,尤其是下半年義大利將擔任輪值主席。

除了金融市場和企業家的支持,關鍵在於,他擬定了直接民主的路線,透過新興的網路工具與傳統的走透透,直接與公民社會連結,善用思變的民心與民氣改變義大利。倫齊發揮過去擔任童子軍的熱忱和充沛活力,迫不及待要挽救岌岌可危的祖國。他說,「左派總想要改變義大利人,但我想要的是改變義大利。」

他奪權不擇手段、野心勃勃為飽受經濟危機之苦的祖國規劃了震盪療法,僵固的勞動市場、顢頇的行政體系和沈重的稅制都是他要下猛藥的沈痾。此外,他還準備修改憲法與選舉法規,改變義大利猶如走馬燈的政府輪替。

義大利有不少年紀輕輕就退下工作崗位的「退休寶寶」,不過,精力旺盛的政客經常年紀一把仍牢牢掌握大權。三次出任總理的貝魯斯柯尼(Silvio Berlusconi)現年78歲還是生龍活虎,縱橫政壇六十年的「王者」總統納波里塔諾(Giorgio Napolitano)更是已經高齡89歲。倫齊34歲當上佛羅倫斯市長、去年底奪下民主黨主席,如今他將出任義大利共和建立以來最年輕的總理,扶搖直上是政壇的異數。

倫齊的中學同學在他的名字「馬泰歐」(Matteo)上做文章,戲稱他是「馬理論」(Mat-teoria),因為他能言善道,講得一嘴大道理,最後卻都是別人要動手落實。據說「馬理論」是在天主教的童軍團裡練就了口若懸河的口才,他明白,說服人的關鍵在於修辭優美的雄辯術,而不是講話的內容。

Photo Credit: Wikipedia Commons CC BY SA 3.0

「馬理論」的口才讓他在政壇平步青雲,托斯卡尼的獨特腔調,搭上生動幾乎誘惑人的手勢,舞台上的他不是聲嘶力竭的政客,而是洞悉人心的心靈大師,聽眾隨著他的言論起舞如癡如醉。2012年他角逐民主黨內的總理初選時,一輛「胖卡」走遍義大利,用他最擅長的雄辯術說服選民,雖然最後敗給老將貝沙尼(Pier Luigi Bersani),但已經打下全國群眾基礎並成為媒體寵兒,每天都有他的新聞。

倫齊異軍突起還因為他善用現代的網路科技,利用社交網絡直接與選民搏感情。他不發新聞稿給記者,而是在Twitter上發言和宣布最新動態。簡單、即時、生動的言語吸引了超過80萬的跟隨者。擔任佛羅倫斯市長時,他捨棄傳統的政府新聞室,而是外包給公關公司負責與媒體的互動和民眾的溝通。

倫齊日前利用民主黨大會向同黨的前總理雷塔(Enrico Letta)逼宮,以經濟改革步調太過緩慢,迫使他交出寶座,倫齊以「接棒」的方式接位,避開沒有把握獲勝的選戰。不過,他缺少中央政府的經驗,沒當過國會議員,到了眾議院還問「從哪進去?」外界不禁質疑這位「童子軍」的治國能力。

被總統任命為總理並擔起組織新內閣的任務後,他馬上發表了「百日維新」計畫,要在前三個月就讓大家耳目一新,每月推動至少一項改革,二月是憲改和選舉法,三月是勞動市場,四月是行政體系,五月是稅制。要在三個月裡挑戰義大利在過去三十年都無法撼動的舊體制。

矛盾的是,未經選舉的他,接手的是同樣缺少穩定多數的國會,仰賴一樣脆弱的多數組成聯合內閣。舊體制沒有崩壞,他的政府不是用舊制度的殘垣斷瓦拼湊而成,根本是要在既有的老屋架構下推動改革。

為了撼動舊體制,他試圖採取直接民主,繞過原本的中介代表,捨棄主管企業的商業局,直接與企業主對話;跳過勢力龐大的工會,和勞工面對面溝通。他還加強與最具實權、和市民息息相關的市長聯繫,看似加強地方權力,但也讓權力更集中在他的手中,削弱大區和省等疊床架屋的中間行政層級。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CC BY SA 3.0

倫齊被稱為義大利「布萊爾」(Tony Blair),與這位英國前首相一樣,大幅修正傳統的左派路線,毫不掩飾他與企業界的友好關係。風靡美、日的義大利美食城Eataly創辦人法林內蒂(Oscar Farinetti)、知名眼鏡公司Luxottica執行長蓋拉(Andrea Guerra)、避險基金Algebris創辦人賽拉(David Serra)都是他的支持者。

倫齊也和影響國際輿論的經濟學人、金融時報專欄作家建立友好關係;在義大利金融家的協助下,他也向歐盟和德國領袖拜過碼頭。他奪權、被任命為總理以來,金融市場都樂觀其成,顯示他在社會資本正轉化為政治資本。

不過,左派倫齊向中間靠攏的走向,很可能讓他與右派舊勢力結合,左右義大利政壇20年的貝魯斯柯尼領導的「義大利前進黨」(Forza Italia)雖不打算加入內閣,但有意支持倫齊在選舉法、勞動法、行政體系和稅制的改革,「因為這些像是右派的提案,反倒是左派不會同意。」一名與貝魯斯柯尼同黨的參議員這麼說。

「如果不是受到內部持續的分裂折磨,它可能取得的成就將是異常偉大的」,這是馬基維利當年對文藝復興重鎮佛羅倫斯的慨嘆。開啟現代政治理論先河的他寫下《君王論》,寄望祖國統一強大,他撇開道德觀,直言「人性窳劣,他們並不對你(君主)守信,你也無須對他們守信,一位機敏的君主總是有辦法讓他的背信顯得冠冕堂皇。」

只要倫齊讓「歐洲病夫」早日康復恢復活力,人們很快就會忘了「篡位」過程,不過,他必須像隻狐狸般懂得識別陷阱,也是頭可以震懾豺狼的獅子,他的同鄉馬基維利早在五百年前就已經提醒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