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歌不再只是療傷,陳勢安〈天后〉唱的就是男人在感情中的自覺

情歌不再只是療傷,陳勢安〈天后〉唱的就是男人在感情中的自覺
Photo Credit: 華納唱片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天后〉能引起這麼多男人的共鳴絕非偶然,歌詞「被侵佔所有還要笑著接受」一語道破男人在不對等的愛當中的無辜與無奈;「我嫉妒妳的愛,氣勢如虹」寫出了男子漢的幽微妒忌心;「妳要的不是我,而是一種虛榮」是男性自省更是自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詞:彭學斌 
演唱人:陳勢安
編曲:黃賈傑
製作:陳勢安/彭學斌
收錄專輯:天后
出版時間:2010
出版公司:華納
受訪者:彭學斌
採訪撰文:王景新

「天后」一詞,最早是用來尊稱天上聖母-媽祖,由於台灣四面環海,島內於是有一座座香火鼎盛的天后宮,保庇討海人的生計能風調雨順;後來,「天后」被借代來形容在歌壇有傑出成績的女歌手,與西洋樂壇慣用的「diva」一詞,相互輝映。

2010年,馬來西亞籍創作人彭學斌創作、陳勢安演唱的〈天后〉,把備受男人們萬千愛戴卻彷彿花蝴蝶般遊戲人間的女人,形容為氣勢如虹的天后,果然引發許多男性共鳴,自動自發在KTV點唱,末段歌詞「妳在我的心中,將不再被歌頌。把妳當作天后,不會再是我」讓〈天后〉成為一首充滿男性自覺的情歌。

彭學斌說,〈天后〉背後的故事還挺曲折的,2009年他在馬來西亞製作陳勢安的EP時,手邊同時忙著其他歌手的案子,〈天后〉這首歌最初只有歌詞,原名〈我們都有錯〉,原本是由他作詞、華納版權作者譜曲,原本要收錄在張棟樑個人第四張專輯。

但後來,唱片公司覺得〈我們都有錯〉跟張棟樑的專輯調性不那麼吻合,最後沒有收錄。「那時候剛好陳勢安的EP做得差不多,還差一首主打歌。我想到〈我們都有錯〉的歌詞很適合,我就重新譜曲變成〈天后〉。」

彭學斌透露,他幾乎都用keyboard來作曲,偶而用吉他;作詞部份,誠懇是他寫詞的中心思想,百分之九十五都來自他自己生活的寫照,〈天后〉這首歌也不例外。他笑說:「我身邊剛好就有一位女生朋友外號叫『天后』,常會自稱自己像一位氣勢如虹的天后。」成為〈天后〉初初的創作靈感原形。

把〈我們都有錯〉歌名神來之筆變成〈天后〉也是彭學斌的企劃巧思。「當時陳勢安是新人,新人的歌曲名稱與主題如果太平實,效果不大。」果然,陳勢安當年以新人之姿高唱〈天后〉,引起注目。

彷彿倒吃甘蔗般,〈天后〉這歌愈來愈紅,在發行的一、兩年後才達到高峰,持續到今天在KTV仍是熱門歌曲,也足見彭學斌作品的雋永與「後座力」。彭學斌自嘲,由於他一年才來台灣一、兩次,因此,並不知道〈天后〉這歌在台灣受到熱烈歡迎;他謙虛地說:「對我來說很像是奇蹟。」

〈天后〉能引起這麼多男人的共鳴絕非偶然,歌詞「被侵佔所有還要笑著接受」一語道破男人在不對等的愛當中的無辜與無奈;「我嫉妒妳的愛,氣勢如虹」寫出了男子漢的幽微妒忌心;「妳要的不是我,而是一種虛榮」是男性自省更是自覺。

華語流行歌曲進入2000年後,情歌的功能著重的不再只是療傷,而是有更多的男性、女性自覺。一如彭學斌寫給梁詠琪「原來愛情這麼傷」或梁靜茹「愛久見人心」等,在看似灰色的情歌架構裡,其實都有總結出問題所在,「是要繼續下去,還是走出來?就看自己怎麼決定。」

提及創作生涯的貴人,除了陳耀川、李安修、丁曉雯這三位彭學斌口中的「老師」之外,他最感謝黃鶯鶯對他的提攜之情。「1997年,我那時在唱片公司當製作助理,其實對寫歌詞沒什麼信心。但鶯鶯姊覺得我可以寫,有時一打來就跟我聊一個多小時,聊她想要的歌詞方向。」

彭學斌的初登場作品,就在黃鶯鶯那年發行的《我們啊我們》專輯,而且包辦了〈思念一個陌生的人〉、〈酸甜〉等四首歌詞,幾乎半張專輯的量;隔年,黃鶯鶯發行的《為愛瘋狂》專輯,他再接再厲寫出了〈日落大街〉等三首歌詞,其中〈咫尺天涯〉更是那年黃鶯鶯出道25周年以及發行第50張個人專輯的紀念歌曲,對黃鶯鶯來說別具意義。

如今,已經晉身知名流行音樂製作人、創作人的他,一提及黃鶯鶯還是難掩感激之情,「她五月中在台北小巨蛋開演唱會,說什麼我都要專程飛過來支持。」看來,〈天后〉不只是彭學斌的代表作,「天后」更是他的貴人。

本文獲MÜST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授權轉載,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MÜST 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