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像我們「選飲料」一樣,別一直讓別人幫我們做選擇

人生就像我們「選飲料」一樣,別一直讓別人幫我們做選擇
Photo Credit: Roca Chang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生,不應該是像點飲料般?只有在自己選完了,嘗試了,才知道什麼是自己的喜歡與不喜歡,才知道以後可以選擇什麼,也才知道當選到自己不喜歡時,該如何是好。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四月底,送走DC最後一個小雪,剛迎來的夏天,是美國的畢業季。

店的附近有兩間公立高中,整個五月,看著這群可以開車,卻不能喝酒的小大人們,把這裡藍藍綠綠的飲料當成調酒,興奮熱烈的討論他們選擇的未來,有的人即將離家,到他們口中很遠很遠的西岸,有的人選擇離家五百公尺的大學,有的人開始找工作;有的人興奮、有的人擔憂、有的人茫然。

讓我想到,當時衝動跑來美國的時候,每一個決定都是困難重重的選擇。

該開什麼樣的店?該賣多少食物?到底虧到什麼地步就要收手?超級稀疏的預算、大美國嚴苛的法律、房東的特殊要求,這些因素都限縮了很多可以選擇的範圍,能做的就是在有限的圈圈內,想辦法將自己的小店價值創造到最大。

不過,這個夏天,我注意到的是一群更小的客人,年紀分佈大約為5~12歲,正在我的店裡,執行著的可能是他們人生中的第一次選擇。基本上,這些小客人可以分為三種類型。

第一種小客人會直接站在我的面前,非常能控制住櫃檯前的場面,絲毫不扭捏。冰沙、奶茶、純茶或是調味茶;大杯、小杯、超大杯;加不加珍珠、加不加椰果,小鬼們有絕對的自主權與主張。即使偶爾緊張的回頭望向父母,通常爸媽的反應都是,「你自己決定啊!」,或是告訴他,「我不喜歡水蜜桃喔,不過你可以試試」。

也有的會稍微分析一下,「我喝過的裡面,荔枝還不錯,芒果有點甜。」不過,他們最常提醒小孩的是,「嘿,寶貝,講話要看著別人的眼睛噢。」「你可以在旁邊想一想,先讓別人點餐。」

第二類型的,是父母通常先問小孩,然後再幫小孩點餐,附上一點自己的意見。或是好言勸退,要小孩試著接受自己的意見。

「寶貝,你要什麼?」一個爸爸回頭望著小孩。

「草莓冰沙」小孩回答著。

「我可以來一杯草莓冰沙嗎?打稀一點,果醬少加一點,不要太甜。」這個爸爸這樣轉頭跟我說。

或是

「想要喝什麼?」一個媽媽對著小男孩說。

「我想要特大杯的青蘋果冰沙。」小男孩回答著。

「特大杯太大了,你喝不完,你上次就喝不完啊!青蘋果酸酸的噢,換一種好不好。那個太酸了,你不喜歡吃酸的啊!」媽媽開始跳針的闡述著青蘋果彷彿有一種比喝醋還驚嚇的酸。

有的小孩會妥協、有的小孩會白眼。不過總歸來說,這類小孩最後得到的,即使沒有命中紅心,還是可以達到離內心標靶非常靠近中心點的地方。

最經典的範例,型三。

「不要喝奶茶,太甜了,他要一杯綠茶,小杯就好。也不要珍珠,珍珠吃多了會太胖」一位媽媽急匆匆的跟我說著。我其實不太確定她講得這一大串,是在跟我說,我吃太多珍珠,所以太胖了嗎?!

我看著小孩的臉,緊緊的躲在媽媽身後。

「你喜歡綠茶嗎?我們綠茶很好喝噢!」我親切的問他。

「綠茶有咖啡因,他不能喝太多。」媽媽補了一句。

「……..」小孩的眼神讓我分心,他今天來這裡買飲料似乎不夠開心。

如果你問我,哪一個族群分屬於哪一類,我只能說,無論白人、黑人還是亞裔或拉丁裔,每一個類別的父母都有,無關乎種族,只有比例的多寡。

但點完飲料之後的結果,卻是出乎我的意料。

第一個族群,他擁有了絕對的決定權,但當他自己點到地雷飲料時,非常多小孩其實會在那裡「番」,會跟父母爭辯,甚至想要重買。照我家媽媽的說法就是「皮在癢」。

第二類的小鬼,偶爾會抱怨,「都是你點少糖拉,就是這樣才不好喝。」然後把所有踩到地雷的原因歸咎於剛剛父母加入的意見。第三群的小孩,也許一開始就不是點到真正自己想喝的,所以我幾乎沒看過這類小孩想要換飲料或是重買,也就是完全不同於前兩類「潑猴」。頂多就是喝了一口後,默默地說,我不想喝了。

Photo Credit: See-ming Lee @Flickr CC BY SA 2.0

看著他們的我常常想, 選飲料、選食物、選學校、選科系、選工作、選伴侶,人的這一生有無數的選擇,但其實沒有人能夠代替你決定你心中真正的想法。

經濟學的第一課就教我們選擇,人類的內心有兩條線,一條是資源、預算有限的限制線,一條是心中爽度的效用曲線,所有最棒的選擇,就是在這兩條線相切均衡的時候。用人類圈的術語就是,「在你手中籌碼有限的情況下,你選到了一個你心裡爽度最高的人、事、物,那你就高潮了。齁,不,是均衡了。」

我計算過無數種各式各樣的均衡點,在課堂上,在試卷裡。可是,人生不是拿著一支筆,就能找到心裡的那個完美點。怎麼判斷自己手上的資源有多麼貧脊,如何知道代表自己爽度那條線長得什麼模樣,又該如何選擇,達到那個所謂的均衡。

人生,不應該是像點飲料般?只有在自己選完了,嘗試了,才知道什麼是自己的喜歡與不喜歡,才知道以後可以選擇什麼,也才知道當選到自己不喜歡時,該如何是好。在一次又一次的選擇下,在一次又一次的後悔後,慢慢修正,慢慢的趨向妥協的完美。

如果每一次都由別人代替選擇,如何期待往後的決定都能精準無比,如何知道什麼是自己心裡真正的喜好。

又如果失去了每一次做了後悔決定後,該如何「繼續」的機會,又如何期待往後更巨大的錯誤決策時,能夠從容帥氣兼顧優雅的持續再戰。而即使每一次的選擇都後悔了,人生並不像試卷,打個叉叉就結束。選錯了,人生也不會就此毀滅了,只要在錯誤後知道如何勇於承擔,如何繼續,就能再次邁向下一個均衡。

只有自己真的選擇了,嘗試了,體驗了,才能真正的感受與體會。在開店的路上,我也是在無數失誤的決定下,修正、修正、再修正。偶爾想哭,偶爾耍賴,偶爾無助,然後向前。

在店裡,飲料選錯了,小鬼們可以想辦法跟姐姐我「盧」一杯免費奶茶、或是說服爸媽再重新買一杯新的冰沙、或是坐在地板上假裝哭泣吵鬧,甚至是仔細想想後,決定下次想要嘗試的選項。

在人生路上,選錯了,可以爭辯、可以耍賴、可以認輸、更可以講出連篇大道理說服別人,或是仔細思考下一次的決定。

人生,是一連串學習選擇,並在選擇後學會承擔的過程。我喜歡我的客人曾經告訴我關於「選擇」的一句話:

Follow your heart, and be fearless. ~Hawaii。擇你所愛,勇往無懼。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