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議狀況講「SOP」,恐怕是小看了「新聞自由」所面對的複雜性

抗議狀況講「SOP」,恐怕是小看了「新聞自由」所面對的複雜性
Photo Credit:中岑 范姜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北市府盡可能照其頒定的SOP,希望與媒體保持良好的互動、維護媒體記者的安全,但試問的是每場抗議行動的標準真能統一規格、等量齊觀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整理:劉祥裕

日前,反課綱的學生與民眾半夜衝進教育部以示抗議,警方隨後依無故侵入建築物、毀損等罪嫌逮捕,其中包括三名採訪記者。此舉引發各界譁然,台灣新聞記者協會於7月24日發布聲明稿譴責,認為警方限制記者採訪、阻撓記者紀錄真相,早已嚴重侵害新聞自由。

(相關新聞:逮捕記者柯文哲道歉,並對抗爭學生說: 「孩子們,你們勇氣可嘉,辛苦了,請保重!」

甚麼是新聞自由?

在我國大法官釋字689號解釋文中,大法官曾表示對新聞自由的看法,「為確保新聞媒體能提供具新聞價值之多元資訊,促進資訊充分流通,滿足人民知的權利,形成公共意見與達成公共監督,以維持民主多元社會正常發展,新聞自由乃不可或缺之機制,應受憲法第十一條所保障。」

大法官爾後進一步表示,採訪行為也是新聞自由所保障的範圍,理由在於採訪行為能提供新聞報導內容所不可或缺之資訊蒐集、查證行為。

此外,此號解釋文中大法官對於新聞自由的對象範圍從寬認定,不再侷限新聞機構之新聞記者,若是「一般人」為提供「具新聞價值的資訊」於公眾,或是為了「促進公共事務討論」以「監督政府」,所從事的新聞採訪行為,也同樣在新聞自由的保障範圍。

不過另一方面,大法官退一步認為新聞自由並非絕對,國家在不違反憲法比例原則的前提下,得以法律或法律授權的命令限制之。

很淺白的談完新聞自由之後,接著來看看這起爭議中,警方執法的SOP是什麼呢?

柯市長口中的SOP是甚麼?

柯市長針對這起逮捕爭議,表示警方確實並未依照SOP進行,那什麼是警方的SOP?

柯市長口中的SOP,全名是《台北市警察局執行集會遊行與媒體協調之工作守則》,於今年元旦正式公告,歷經多次與媒體記者團體的協商進而達成共識。不過,最初SOP公告時,曾鬧得風風雨雨,除了台灣記者協會發表聲明強調新聞自由,公庫以及獨立媒體協會等都發表不同意見之聲明,甚至有將近600名記者發動連署反對。

現行北市府的SOP,主要包括在爭議現場設置「媒體聯絡員」等特定窗口協助記者完成工作以及警方須穿著編號背心,至於備受爭議的採訪區設置,在事後多方質疑下,暫緩實施

北市府盡可能照其頒定的SOP,希望與媒體保持良好的互動、維護媒體記者的安全,但問題是每場抗議行動的標準真能統一規格、等量齊觀嗎?

爭議一:當抗議現場非集會遊行性質,SOP派不上用場

拿這次的教育部逮捕行動為例,媒體記者隨著抗議者進到教育部內,開始記錄整起抗議行動。在那個時空背景下的採訪行為,不僅盯著抗議行動者的行為,也同時檢視執行公權力的警方的舉措。

不過,隨後三名記者被依刑事現行犯逮捕,根據副局長受訪表示,當時認定為刑事犯罪現場,非集遊法所適用的場域,因此無須適用SOP,並表示「基於偵查不公開,不宜透過手機通聯、現場錄影把犯罪現場直播。」

鏡頭那端記錄的是一場抗議行動,也許有人認為是刑事犯罪行為而不宜現場直播公開,但更進一步從報導的新聞價值來看,行動背後訴求的是國家教育綱領,且議題引發國人高度的注目,很難說沒有報導價值。

這次SOP失靈,隱約映照SOP的程序單一性,每一次衝突背後涉及的價值與利益都會隨著場景、事件、議題而改變,非一道SOP程序可以蔽之;同時映照出,能不能適用SOP,似乎會依循警察是否正在值勤集會遊行的職務,而有所改變,意謂著對新聞自由的保障隨著抗議場合的屬性而略有差異。

(相關新聞:還原那一夜…檢察官主動致電分局長:以現行犯逮捕 不得縱放

爭議二:違憲的記者背心與記者證?

至於SOP中,市長柯文哲常提的「發放記者背心」或「記者證」等建議,雖然不失為便捷且易於警方辨別出不同身分的好方法,不過記協對此表示,此舉有意無意中握有分配的權力,決定誰是記者身分,況且在前述大法官解釋文的脈絡底下,不隸屬於新聞機構的獨立記者或公民記者原亦享有新聞自由,但在「辨別記者身分」的政策決定中極有可能被排除在外,如此做法跟大法官的看法背道而馳。

爭議三:SOP實際運作下,新聞聯絡員宛如人型立牌

為了悼念反課綱發言人林冠華同學,抗議群眾在他生日當天(7/30)重回教育部前,繼續訴求退回課綱。

當晚,北市警派駐兩名新聞聯絡員,身穿粉紫色背心,印有「媒體聯絡 MEDIA LIAISON」,作為對媒體的窗口。不過,當時在記者的追問與請教下,新聞連絡員對自己的工作內容並未完全掌握,被批為如同人型立牌,同時突顯出新聞聯絡員設置的弔詭情況。

當急迫的新聞現場正在教育部內發生,記者秉持著新聞自由理應位於第一線採訪,但新聞聯絡員作為溝通協調的橋樑,此時是要聯繫記者與「誰」之間呢?記者應該衝到前線即時記錄事件的始末,還是等待溝通協調之後的結果再行動呢?倘若協調的結果是不利於媒體採訪呢?

相關新聞:

Photo Credit:中岑 范姜 CC BY 2.0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TNL 編輯』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