枉死的食材:最慘死法,莫過於在垃圾場裡面對生命的盡頭

枉死的食材:最慘死法,莫過於在垃圾場裡面對生命的盡頭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全球每年約有十億噸應人類需求而生產的食物遭到浪費,而僅僅需要這個數字的1/4,就可以解決全世界營養不足人口的問題。

文:Food Makes Me Happy

在外用餐時鄰桌媽媽與小孩間互動引起我的關注,

小孩:(盯著手上平板電腦)媽~我不要吃了。
母親:不要一直玩遊戲,先吃飯。
小孩:我不要吃!就是不要吃!

類似對話重複數回。

不只我,別桌也開始 「關心」這家人的飲食狀況。

母親下了最後通碟:「怎麼可以這麼浪費,至少把肉吃掉,再不吃平板沒收!」

莫約三十分後母子離席。

撇頭看過去,除了主菜及部份配料被湯匙翻挖的痕跡,整份定食套餐幾乎完好如初,媽媽碗中則剩下不少米飯。「好浪費啊…」心想著。

其實自已也不過是簡單外出覓食,沒料到別人家用餐狀況竟讓我心煩好一陣子。看著服務生清理桌面,端著一大盤沒吃完的食物往餐廳後頭走去,飯菜最終大概也是落得全數被扔進垃圾桶的下場。

這是比較誇張的情形,但平時東剩一口西剩一口的狀況並不稀奇。究竟每人、每餐、每天、經年累月下來有多少食物就這樣硬生生被糟踏?

這還是前頭看得到的部份,把場景搬到後方廚房,是否有食材因碰撞、蟲食、用不到等因素直接被丟棄?在顧客眼前精雕細琢的佳餚,像是大小一致的菜葉片、整齊方正的豬肉塊、僅使用蛋白製做的甜品,其它沒使用到的部份是否加以保存利用?還是因作業時間有限而直接作廢?

幾年前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FAO) 提出數據統計,全球每年約有十億噸應人類需求而生產的食物遭到浪費,這是何其大的數字,我甚至連後頭有幾個零都搞不清楚了。

其中未開發國家食物浪費通常起因於運輸及保存等基礎建設問題;而已開發或是平均所得達到中高程度國家,原因大多在於農夫與買家間協議問題、食物外型不合需求、最佳賞味期限後之丟棄及消費者無關緊要的態度。

單提數字可能感受還不夠深,想像一下,只要將被浪費食物的1/4,僅僅1/4就可以解決全世界營養不足人口的問題。

Photo Credit: Les fruits et légumes moches粉絲專頁

2014年法國第三大連鎖超市Intermarché為響應改善食物浪費,發表Les Fruits & Légumes Moches(中:醜陋的蔬果)宣傳及活動。Photo Credit: Les fruits et légumes moches粉絲專頁

不少大型企業及自營店家致力改善食材食物浪費問題,與其將當日無法銷售的食物作廢,反之選擇與當地非營利性機構合作,回饋社會幫助無力負擔的弱勢團體。加拿大也有超市開始折價販售賣相不佳的食材、餐廳業者可讓廚師運用剩餘材料製作員工餐點。

正確觀念也得從小做起,指導孩童不浪費的原則。此時阿基師在過去擔任烹飪比賽評審時的畫面於腦海浮現,他當時嚴厲斥責參賽學生不可因時間受限而隨意丟棄不會使用於料理中的食材,指導惜福的重要性。這是身為廚師,不,其實是每個人都應保有的基本觀念。

消費者本身也可盡到督促自已的責任,外出用餐時量力而為、不輕易浪費。特別是選擇吃到飽的餐廳時,絕對不要為了一時貪念造成浪費,對店家也是種困擾。家中料理也可運用巧思減少不必要的耗損。像是花椰菜莖,可將粗硬的外皮剝去後切小丁使用於炒飯料理中。吃不完的食材可考慮以冷凍、曬乾、醃製等方法延長保存期限,剩下的魚肉碎邊或是骨頭可熬製高湯。其實花點心思,或是多些惜福心情,讓不浪費最終變成一種習慣。

設身處地站在食材立場發言,生命的盡頭註定要被吃掉也認了。但倘若我是顆花椰菜,你硬生生把我花蕊削去根莖則棄之不用;又或許我是頭豬好了,好不容易把自已吃的油胖Q彈,屠宰後被料理成一道道佳餚,最終發現原來身上好幾塊肉卻因飲食浪費而白白犧牲,那才真是死的好冤枉、好不值。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一個巴西女孩喝著她在垃圾堆中找到的罐裝牛奶。想像一下,全球每年約有十億噸應人類需求而生產的食物遭到浪費,而僅僅需要這個數字的1/4,就可以解決全世界營養不足人口的問題。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此文章由部落客《Food Makes Me Happy》提供,原文請看《枉死的食材

想看更多精選飲食好文及餐廳推薦,請到 《NOM Magazine》或加入《Facebook 粉絲頁

責任編輯:鄒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