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小琉球,為什麼你要辦音樂祭?

親愛的小琉球,為什麼你要辦音樂祭?
Photo Credit: a2335825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身為從小在小琉球長大的孩子,我不免想問問,到底是誰這麼有勇氣,在有綠蠵龜出現的海岸舉辦這樣的活動?是什麼讓這些交通、環保的問題,通通變成好似修修水管馬路一樣的小事?

文:Ging Hudson(東海大學學生,目前就讀中文系,從小在小琉球長大)

貢寮海洋音樂祭,是新北市每年必辦的撈錢活動,其帶來的觀光效益巨幅增加了新北市的總體收入,這份收入美妙到讓人幾乎忘記沙灘流失、垃圾汙染以及為大量的光害、噪音汙染,對於海洋生態的破壞。不過,今年新北市政府卻下達了停辦命令,詳細原因我想也不用特別解釋,但總之這次的停辦跟生態維護一點關係也沒有。(官方的新聞稿在此

然而,貢寮海洋音樂祭,其實並不是本文的主角,本文將要討論的是傳言即將要舉辦的「小琉球海洋音樂祭」(因為沒有看見確切的時間,因此不方便提出具體的資訊,然而網路上有宣傳海報流出倒是真的)。話回貢寮,每年舉辦音樂祭造成的垃圾量就將近100公噸,新北市觀光局必須出動環保局的人力層級,才能將如此大量的垃圾汙染勉強壓低;再者,因為架設舞台以及人群踩踏,造成的沙灘、海岸流失也是年復一年地增加。如今我想問,一個小小的小琉球,憑哪一點能舉辦音樂祭?

每年暑假湧現的觀光人潮,已經成為小琉球交通運輸的一大考驗。先不提大量進駐的中型巴士和車輛,造成島上原本窄小的道路更加阻塞;光交通船搭乘人數壓縮返鄉人潮的問題就搞不定了,暑假期間的船隻班次,除了最早班以外,通通塞滿觀光人潮。雖然船班對於鄉親乘船已經祭出優惠方案,然而欲返鄉的鄉親們還是要跟龐大的觀光人潮搶奪渺茫的登船機會。

或許有人會說:可以搭公營船阿!問題是公營船的船班,每天正常的班次就比民營船班足足少了9班!並每班船平均還比民營船慢上10到20分鐘,而且鄉親會坐公營船,觀光客難道不會嗎?如今問題已然不是搭船有沒有優惠,而是就算給我買一塊錢一張的船票,我一樣回不了家。如此我又想請問,這樣的交通條件,小琉球憑哪一點舉辦音樂祭?

Photo Credit: 林耀民 CC BY-ND 2.0

貢寮海洋音樂祭人潮。Photo Credit: 林耀民 CC BY-ND 2.0

說回環境,小琉球的岩層屬於典型的珊瑚礁石灰地層,雖然小弟並非地科專門,卻仍還有此類岩層屬於較軟岩質的常識。自從琉球開始決定發展觀光,並委託大鵬灣經營觀光產業的這段時間前後,屬於中澳沙灘到靈山寺、花瓶石前面一帶的堤防作業、觀光港口的興建,以及一次又一次的大型活動,已對當地的生態造成全面性的影響。

此話怎講?想像一下你將一塊巨大的水泥塊,壓在蛋殼上面,有事沒事還找一群人上去踩踩看,你就會明白這樣的建設對於海岸線的壓迫有多誇張。舉辦音樂祭需要架設舞台、燈光、音響,加上湧進的人潮隨著音樂瘋狂手舞足蹈,踩在脆弱的珊瑚岩層上面盡情狂歡,並且將手上的垃圾隨意丟進旁邊的港口,這些垃圾,搭配著精彩的燈光效果,擴音喇叭的劇烈嘶吼,想必海裡面的生物也能感受到音樂祭的熱情。

再者,或許不用我提醒大家也知道,前陣子小琉球島上的垃圾問題,嚴重到需要運到本島來解決,如果真像貢寮一樣湧進了大量的垃圾,憑著小琉球本身有辦法解決嗎?(如果失去記憶沒關係,這裡是時光機

身為從小在小琉球長大的孩子,我不免想問問,到底是誰這麼有勇氣,在有綠蠵龜出現的海岸舉辦這樣的活動?是什麼讓這些交通、環保的問題,通通變成好似修修水管馬路一樣的小事?除了龐大金錢利益之外,我實在想不到有什麼可以讓人變得這麼大膽。

近代哲學家馬克思(Karl Marx)對於20世紀以來的資本主義社會,提出了「異化」的人性觀察,他認為商品、貨幣、財富,原本是受到人類控制之下,能夠支持社會運作更加健全的元素,人類藉由勞動換取同等價值的生存元素,以這些元素具體地維繫生存條件。然而,當今社會卻將財富置於優先地位,忽略這些財富原是協助人生存,而非宰制人活動的枷鎖。當人開始凡事以金錢為導向考慮行為,甚至將其當成信仰,如此現象就叫做「異化」。

交通船原先是方便居住在琉球的鄉民,或者在外地工作的鄉親方便往來兩岸的建設,順便才開放給觀光業者給予觀光客搭乘,如今觀光發展至此,有急迫性需求的鄉民乘船的權力,卻要被觀光客僅只有玩樂的需求給擠壓,而這樣的現象反映出來的,就只有「賺錢」比「回家」重要這種病態的「異化」。

環境問題也是一樣的,小琉球的周圍海域,是全國僅存幾處唯一還有綠蠵龜存在的海域,這樣的環保資源成為了小琉球少數不具有傷害性的經濟價值,且如今還有不少鄉親倚靠著浮潛、導覽,以及簡單的漁獵,辛苦地過著日子。然而,如果官方執意要舉辦這種用膝蓋想也知道會破壞生態的活動,同時又大量引入過多的觀光人潮,這不又是一個「生存環境」比「賺錢」還賤的「異化」嗎?

Photo Credit: epSos .de CC BY 2.0

Photo Credit: epSos .de CC BY 2.0

琉球鄉民們都是一群好客又單純的良善公民,我想,不太會有鄉親像我一樣想到這些活動背後的問題,但那不代表可以恣意賤踏鄉親們對這塊島嶼的付出與愛。或許表面上看來,這一連串的異化行為並不會有太大影響,但我在此大膽假設,除了原先因為交通而犧牲掉的鄉民的權益,在這項活動上處理善後的費用,想必也要從鄉親們繳納的稅金中支出。廠商辦完活動,口袋裝滿就拍拍屁股走人,留下滿地問題還要當地人的稅金出來解決,或許真的是誇張了點──況且這些垃圾問題還嚴重到報紙會來報導,搞臭小琉球的名聲。

希望這一切都不是我多想,如果廠商在辦活動完之後願意公布帳款,讓我們看見他們有編列「環境評估」、「場地復原」等等的預算,那就是再好不過了。不過仔細想想,我不過就是個從小在琉球長大,現在在外地念大學的學生罷了,如果鄉公所等機構不小心忘記要求廠商做這樣的事情,我又憑什麼要求呢?

孔子曾說:「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如今我真的想要問問,屏東縣政府、大鵬灣管理處、琉球鄉公所,還有承辦的廠商等所有可能是這項活動的主辦、協辦、承辦、出資的單位,如果沒有足夠的準備和與鄉親交代的本錢,你們哪裡來的勇氣?又憑什麼在小琉球辦音樂祭?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士範